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ABO)双链螺旋(1)

答应了亲友们的周叶小料,赶了一星期总算看到了曙光_(:з」∠)_

全文2W+,医院PARO,ABO设定,慎入!><



【周叶】(ABO)双链螺旋


21:40PM

周泽楷换好一身墨绿色洗手服,关上衣柜门,穿过医务通道,爬上楼梯,转了个弯来到手术室的前台。

值晚班的小护士正低头玩着三消游戏,看到麻醉科的周主任来了,连忙把手机一把塞进兜里,露出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眼光瞬也不瞬地盯着周泽楷的俊颜,脸颊有些发红,殷勤地打着招呼,“今晚的夜班是您啊,辛苦了!”

周泽楷微笑着点了点头,在签到表上勾了签名,又把墙上麻醉师栏江波涛的名牌取了下来,换上自己的那块,然后翻阅起手术室的使用记录。

“6号间,还在用?”周泽楷皱起眉,盯着最新的一行字。通常到了晚上这个点儿,除了急诊,其他的常规手术早就停了。

“是啊,颅脑外的那位大神还在呢!”小姑娘努了努嘴,露出调皮的调侃表情,“叶神他们可辛苦啦,急诊推上来一个车祸病人,伤得还挺重的,他们从早上开始就和普外一起上联合台,傍晚的时候普外那群人撤了,他们还在努力呢,得有十一、二个小时了吧!”

荣耀医院全体上下都知道,麻醉科的院草周副主任和颅脑外第一刀的叶副主任是一对儿。

两人一个是Alpha,一个是Omega,从身高到长相到能力,这搭配都完美极了。

唯一的让人费解的是,明明两人感情好得不得了,彼此相爱的浓烈氛围从不避人,日常互动中连眉梢眼角都透着让死死团想要烧了又烧的甜蜜,但偏偏周泽楷到现在都还没有标记叶修,两人一直都保持着单身状态的信息素味道,这着实有些违反常识。

就算是公认郎才郎貌登对得很的一对儿,对外情侣一般的闪瞎人眼相处模式,可是信息素的味道无法骗人,事实证明他们还是互相之间毫无实质联系的独身者。

彼此之间无论是不愿标记,还是不能标记,都令他们两人的关系成为了院里经久不衰的八卦之一,也让一些默默还觊觎着他们中任何一个的潜在情敌,暗暗留了一丝庆幸和希望。

就在小护士脑补着周叶两位的各种传言,并且以此展开丰富联想的时候,周泽楷已经把记录放回到前台,径直走到洗手区,挤了消毒泡沫,一丝不苟地搓起手来。

夜班的麻醉师通常只有一个人,要负责当班时段的手术的麻醉监护,他准备去接替江波涛的活儿,顺便也正好去看看叶修他们到底进展得如何了——毕竟这手术台上一站十几个小时的滋味绝对够呛,说不心疼恋人那是假的,周泽楷觉得,就算彼此分工不同,自己没法替他站在主刀位置上,但能在旁边陪着,看看他灵巧的十指和掩在帽缝下带着笑意的双眼,也是件好事情。

 

21:55PM

周泽楷走进灯火通明的6号手术间,坐在心电监护前的江波涛闻声抬起头,即使在口罩的遮掩下,眼角的笑意仍然很明显。他向着自家上级点了点头,拿起病历和麻醉记录,站起身上前两步,跟周泽楷交班。

“快结束了,叶神刚说了,大概还有个把小时吧。”江波涛凑到自家副主任面前,低声说道,“一小时前追了药,目前心率血压血氧一切正常,液体通道开了两条外周和一条深静脉,前后一共输过6个单位的浓缩红和400ml的血浆,现在挂着一袋500ml的右旋糖苷和500ml的糖盐。”

周泽楷接过麻醉记录仔细看了,又仔细检查了各个仪器的参数和输液架上挂着的滴瓶,确认一切没有问题之后,点了点头,正式完成了交接。

“那之后就交给你了,祝好运。”江波涛取下口罩,两手塞进胸前洗手衣的前袋里,用肩膀撞了撞周泽楷的上臂,笑着出门去了。

周泽楷低低地“嗯”了一声,夹着麻醉记录在心电监护前坐下,抬眼看了看手术台,正好对上叶修投过来的目光。

手术帽严严实实地包住叶修有些挡眼的长刘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毫无遮掩的眉眼笑得弯弯的,白口罩的正面忽然顶起一个小弧度,又很快平复了下去,周泽楷立刻脑补到恋人是对他做了个努嘴的表情,连忙想要回给他一个微笑,但叶修已经立刻将视线移开,继续集中精力投入到未完的手术中去了。

跟平日散漫慵懒的眼神不同,工作中的叶修,非常认真。

周泽楷坐在心电监护仪旁边的小转椅上,一脚撑着地,一脚别扭地搭在椅脚的横杠上,就着对他这一百八十公分出头的身高来说太过低矮的小推车,龙飞凤舞地写着麻醉接班记录,一边写一边抽空瞄了两眼站在主刀位上的叶修。

无影灯下那人的额角挂着细密的汗珠,在不同角度投射过来的白光下,闪着一层柔润的银光,身后的巡回护士适时地从旁边探出手,递上来一条叠好的毛巾,叶修侧头在毛巾上左右蹭了蹭,印掉额上的汗珠,又埋头继续干他手里的活儿。

认真、严谨、专注,还有灵巧到令人心折的手指。

 

周泽楷想起第一次遇到叶修的情景。

那是他从德国留学归来的第一个月的月末。

刚刚回国的周泽楷,因为过分英俊的长相,和与之完全不相配的寡言少语,没少成为新同事们背后议论的话柄,他们大多觉得这个新来的副主任,是个高冷又不合群的人。虽然长得极帅气,信息素的味道又极撩人,可是不知道多少个漂亮护士在他面前碰了软钉子以后,就渐渐传开了这人脾性冷难相处的评价。

除了同组性格温和亲切的江波涛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两人还算能说得上几句话之外,那会儿的周泽楷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独行侠,和旁人不熟,也并不打算花费精力混进医院的交际圈里,每天除了按时上下班,就是跑图书馆查文献做论文。

他独立、忙碌、充实,但并不感到孤独。

于是某天,当他从图书馆里出来的时候,鬼使神差地注意到了公告栏上贴的一张讲座海报。

简洁得过分的深红底色的纸上,印着《颅神经损伤后修复的研究新进展》几个大字,然后是讲座的时间地点,以及主讲人的信息——颅脑外科叶修。

周泽楷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Xiu Ye,在不同的期刊上,发表过好几篇不错的论文和综述,涉及的内容五花八门,从外科改良术式到精神麻醉类药物的临床应用,如果不是早就听说过这人是荣耀医院颅脑外科当之无愧的一把刀,光从这些文章内容分析,周泽楷觉得自己根本不能确定他的本职到底是什么。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知识面极广而且极扎实,当之无愧的教科书一样的人物。

于是周泽楷看了看海报上的时间,又低头看了看手表,还有一个半小时,他决定去食堂填饱肚子,然后去听听这个人的课。

 

当他走进科教楼礼堂的时候,距离讲座开始还有二十分钟,小礼堂里已经有超过八成的上座率。

周泽楷夹着笔记本,沿着过道慢慢向前走,一直走到礼堂最前面。他看到第一排是嘉宾位,放了一列的名牌,于是捡了第二排的一个靠边的空位坐下。

随后他注意到,自己右手边的位置上,趴着一个人。

那人身量不算矮,穿着白衬衣,手圈在桌子上,上半身窝进臂弯里,用一个蜷缩得看着就觉得辛苦的姿势趴着,似乎是在睡觉。

周泽楷摸了摸鼻子。

并不是错觉,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味,还有夹在烟味中的,不算浓烈,但极为诱人的牛奶巧克力的味道。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已经意识到,身边的这个人,是一个Omega,单身,而且信息素的味道,让自己觉得非常舒服。

他一下子觉得拘束起来,犹豫着要不要换个位置。

还没有伴侣的Alpha某种程度来说,是嗅觉生物,好闻的、符合他们喜好的信息素的味道,会令他们本能地觉得兴奋,忍不住点燃深藏在遗传因子中的掠夺和求偶的本能。

周泽楷吞了口唾沫,觉得嗓子眼有点干,指尖也泛起莫名的燥热,在想逃离这股对他来说,非常诱惑的味道的同时,又意识到自己仅仅因为身边坐了一个Omega,就骤然站起然后走开,这是一种非常不绅士的行为。

生性纯良又腼腆的周泽楷,在处男了二十八岁的贫乏的人生经历里,将自己的精力完全放在自己最感兴趣的范畴,除了念书就是做学问,不但没有交过恋人,甚至从来没试过将目光停驻在某个人身上,更从来没有遇到过光是淡薄的信息素味道,就令他坐立不安的尴尬情况——他陷入了本能和理智的交战中,又忍不住悄悄侧头,偷偷看一眼睡在他旁边的人。

只一眼,他就再也没法移开眼神。

 

周泽楷看到了一双极漂亮的手。

那双手半叠在一处,手掌软薄,手指纤长白皙,骨节圆润,五指微微向掌心蜷起,指甲修得十分平整,长度恰好盖过指尖嫩红的软肉而又不露一点白,弧度圆润得像泛着珠光的贝壳。他还注意到,这对漂亮得难以描摹的手,仅在右手食指第二节中间有一道浅浅的凹痕——周泽楷脑中灵光一闪,一下子明白了——那是长期拉线打手术结留下的痕迹。

那是一双外科医生的手。

 

就在周泽楷不由自主地盯着那双手看的时候,手的主人似乎睡够了,低哑地哼了一声,直起身子,又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

他显然没有料到旁边还坐着个人,手向外伸开的时候,自然地碰到了周泽楷的上臂,于是有些惊讶的扭头,正好对上了周泽楷直愣愣地注视着他的视线。

“哦,不好意思。”有着一双极漂亮的手的青年,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面前的帅哥近乎呆愣的目光和骤然红透的脸颊,淡定地说道,“我没注意到你坐这了。”

周泽楷回过神来,用力地摇头表示没关系,然后狼狈地移开过分直白的目光,手忙脚乱地翻开面前的笔记本,做专心准备听讲座状。

就算是刻意让自己忽略身边的人,但周泽楷仍然注意到,那人有一把略带沙哑的,慵懒的嗓音,顺耳,好像还带着牛奶巧克力一般的甜味。

“你……学麻醉的?”只是旁边的Omega,似乎还有继续聊天的意思。他瞄了瞄周泽楷笔记本里夹着的几张paper,又撩起眼皮,打量了一下青年线条俊美到无可挑剔的侧脸,“研究生?对颅脑手术也有兴趣吗?”

“……………………………………”

周泽楷沉默了好半天,为难地张了张嘴,“是……嗯,不是……”

他对和陌生人说话有一种天生的抗拒。当年念书的时候,他的话少到无数次让身边同是学医的同学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语言障碍,还为止展开过好几次讨论,可是周泽楷自己清楚,他不过是单纯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说话,性格沉默寡言而已。

只是现在,周泽楷却不知为何只暗恨自己口齿不能伶俐一点,他努力组织了半天语言,好不容易把话补全了:“是学麻醉,我毕业了。”

“哦,这样很好啊!”坐在周泽楷身边的青年完全不在意对方不甚流畅的回答,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态度淡定得像认识了好几年的老朋友,“年轻人,多接触一些知识,不错,不错。”

周泽楷没有转头,红着耳朵,用余光瞥了瞥自己被拍的肩膀,把“你也没比我大几岁”的吐槽默默在脑中刷了几次屏。

这时已经到了讲座开始的时间,礼堂里坐得满满的都是人,来得迟了的就只能站在后排过道上。司仪已经就绪,投影机也调校完毕,只是主讲人却还没现身。

司仪是个长相甜美的大美女,盛名远播的院花苏沐橙,她的视线飞快地扫了眼观众席,然后走到麦克风前,宣布讲座开始。

在雷动的掌声中,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身边的那个人站了起来,似乎还低头对他笑了笑,然后大腿紧紧挨擦着他的大腿,从他身前挤了过去,在众人的注目下信步走上讲台。

周泽楷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他又闻到了那股夹在淡淡的烟味里的,很甜、很香、很好吃的牛奶巧克力的味道……


------TBC------


有存货的人儿,可以日更,耶!(*´∇`*)

评论(37)

热度(1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