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特效疗伤法 (上)(架空AU)

经亲友提醒,想起说好的《追寻2》的特典还没贴_(:з」∠)_

(青年痴呆见谅)

架空AU,变相家暴(?),少量肉,比较长,分两次更完~(*´∇`*)



【周叶】特效疗伤法

东边泛起鱼肚白,天朦朦亮了起来,柔和的晨曦几乎无法穿透繁茂的枝叶,加上林间雾气过分浓密,水分阻隔了光照的缘故,森林下层仍然是漆黑一片。

睡在树顶一根粗壮的枝条上的周泽楷,在稀薄的晨光中睁开眼,眼神冷静清明,一点不像刚刚睡醒的人——事实上,作为荣耀大陆上最顶尖的佣兵团之一的王牌团长,枪王早就习惯了危机四伏的生活,执行任务的时候,即使在小憩中,他的睡眠也很浅,知觉的一部分始终保持着清醒。

四周一片寂静,连飞鸟也还在睡梦之中,除了飒飒风声,就只有十分细微的,几近弱不可闻的啪、啪、啪的响声,周泽楷闭眼细细感受了一下,是耳边成串的密集花蕾相继绽开的声音。

荣耀大陆内陆盆地的这片幻雾之林,占地广袤,终年雾气缭绕,视野狭窄,十多米外的景物就只剩下模糊的轮廓,不熟悉地貌和辨向的人贸然闯入,很容易就会在浓雾中迷路。

森林里的植被品种也十分单一,除了一些不足一米的矮小灌木,参天的大树都是一种名叫紫凤凰的小叶乔木,这种树在仲春时节大约为期一周的花期里,几乎不长叶只开花,枝头缀满一串一串的浅紫花苞,清晨的时候,成熟的花蕾会一齐绽放,因为花开得太繁茂,释放出大量花粉,甚至会在一段时间内让林中的雾气呈现妖异的淡紫色。

这种树的花粉没有毒,但吸入太多却有轻微的致幻作用,周泽楷从随身行李里掏出一条大手帕蒙住口鼻,然后利落地几下从树上翻下,点亮一盏镶嵌着萤火石的小风灯,继续今天的赶路。

 

身为轮回佣兵团的团长,大陆目前有且仅有的两名SS级佣兵中的一个,周泽楷已经好些年没有出过这种看似简单的单人任务了。

四天前,佣兵团经理人将一卷裹在黑布里的文书交给他,说是委托人要求他在半个月之内,亲自将这卷文书送去位于大陆心脏位置的魔法联盟总部的先知塔。

从轮回到先知塔,距离算不得近,但所经之地并不偏僻蛮荒,大部分时间都是走在商道上,沿途都是小镇,虽然时间紧迫,可是比起周泽楷这几年来每每游走在生死边缘的S级任务,简直就跟度假一样轻松惬意。

这一路上,周泽楷果然走得顺利,因为随身佩着双枪,胸前别着轮回佣兵团的徽章十分具有震慑力的缘故,除了两个被他英俊的脸吸引而前来搭讪的酒馆舞娘,他连个寻衅找茬的小混混都没碰上。

可尽管如此,凭他大陆佣兵第一人的触觉,他知道自己从离开佣兵团的那一天起,就一直身处在严密的监视中——他曾经故意露出破绽,企图揪住监视者的尾巴,可是监视他的人看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行踪隐藏得滴水不漏,轮回的枪王对此也无可奈何。

现在行程已经过了大半,出了幻雾之林,就是魔法联盟的辖地范围了,周泽楷有一种预感,如果对方真要动手,一路尾随他到这里,就是最后的机会了,必定不会放过。

 

太阳的位置升高了一些,天色也更亮了一点,林中开始传来吱吱喳喳的雀鸟鸣叫声,树底下也不再是一片漆黑,浓雾在晨光下透出一种诡异的红紫色,周泽楷穿行期间,衣物上很快就吸了水分,摸起来滑腻腻湿漉漉的。

紫凤凰的花有种淡淡的幽香,不甜美亦不馥郁,很容易让人将这其忽略,可闻久了,枪王还是觉得额角突突跳着,隐隐抽疼,视野也开始变得模糊,浓雾中一颗颗大树都像笼着一层虚影。

周泽楷知道,这是花粉的致幻效果起作用了,所幸这紫色雾气的精神影响并不严重,心智坚定的人,很快就能振作起来。他停下脚步,摸出两颗提神醒脑的丸子一口吞下,又倒出几滴兑了薄荷汁和龙脑香的香油,抹在太阳穴上,就近找到一块相对干爽些的大石头,背靠着一株大树坐下,静静地等待眩晕感消失。

这时候,传来一下很轻很轻的,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如同裂帛一样的声音。

这动静实在太过轻微,就像睡昏头了的甲壳虫从树上掉下来、或者钻出洞的鼹鼠踩断了一根干枯的小树枝一样,很容易就会湮没在森林间各种细细碎碎的声息里。

可是轮回佣兵团的团长,还是立时警觉了起来,他甚至没有回头,而是就地一滚,闪到树后,几乎和他闪避的动作同时发生的,是一连三发子弹几乎连成一线,正正打在了他先前坐的大石头上。

——来了!

周泽楷拔出双枪,抬起手,荒火和碎霜一起吐出火舌,连瞄准的功夫都省了,子弹已经向着刚才攻击来自的方向射了过去。

一条人影被枪王的子弹逼得从树上翻下来,两把忍刀插进树干里,几下起落,已经悄无声息的落了地。

紫雾太浓,而且来人身穿黑衣,还刻意蒙了脸,周泽楷看不清对手的样子,可就凭刚才着这不到五秒的交锋,枪王已经看出,这人动作灵活,身手敏捷,枪法和刀术都极了得,果然来者不善,对方是高手中的高手。

皱了皱眉,周泽楷再度开火。

林木茂盛而且雾气缭绕的环境,相当妨碍视野,对惯于用枪的轮回佣兵团团长不利,但对手身处相同的环境中,周泽楷从来都不怵和强者硬碰硬的对决,双枪交替射出子弹,每一枪都往对方下盘招呼,生生将人逼得人硬是无法近身。

子弹噗嗤噗嗤打在林木、枯叶和碎石上,跳弹声四起,蒙面的黑衣人一时有些狼狈,东躲西藏像是落在了下风,可是周泽楷却一点不敢松懈,对方躲避子弹的动作看似本能,但每个走位都很精妙,十多发子弹愣是没有伤到他分毫。

——拖下去不妙,得速战速决!

周泽楷闪到树后,飞快地从腰间弹药包里摸出一匣冰冻弹给碎霜换上,转了转枪身,将撞针切换到魔力槽上,再次探出身来,果断地举枪射击。

蕴含着寒冰魔法的子弹出膛,子弹爆炸的瞬间,凝成一片又一片冰霜。

冰冷的霜雪几乎将这片林区完全裹住,无数淡紫的花朵冻在其中,寒冰凝固了它们最绚烂的姿态,十二发弹药的威力范围,像一张狰狞的极寒之网,将四周不留死角地完全覆盖住——可是,周泽楷却没有打中那个黑衣的蒙面人,反而失去了他的踪影。

枪王的心猛地一沉,心转意动间,已经卸下打空了的寒冰弹夹,换上杀伤力更强劲的爆裂弹,抬手警戒着四周的环境。

四周一片寂静,南风穿过结霜的树枝,带来冷飕飕的寒意。

三分钟过去了,蒙面人仍然没有现身。可在战场上磨砺多年的佣兵第一人知道,对方仍然潜伏在他周围。

到了第五分钟,周泽楷头顶的树梢,轻轻动了一下,这细微的动静没有逃过枪王的警戒,他遁着方向,举起枪就射出子弹。

爆裂弹威力强大,但后座力也同样惊人,饶是枪法神准得全大陆再无人能出其左右的轮回枪王,射出一发以后,手腕也会被爆裂弹出膛时的冲击力撞得一偏,无法接连射击。

小小的子弹打在树梢,碰一声炸开成金色的巨大火球,可是周泽楷并没有看到人影。

他知道自己中了计,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就在这一瞬间,一个人影从侧面扑过来,直直撞到他身上,锋利的忍刀从他肩头划过,一道细长的血线顿时染红了衬衣。

 

*** *** ***

 

那黑衣蒙面的对手,像是深知周泽楷枪术的犀利一般,根本不给他抬枪射击的机会。

两个人用最原始的战斗方式,展开了肉搏战。抱在一起在林木间滚来滚去,互相推挤压制,背脊和手脚不断撞到粗大的树桩上。周泽楷左手的荒火已经在缠斗中掉落了,他们正在拼命争抢剩下的那把碎霜。

两人的格斗素养都不差,虽然滚做一团,但拳来脚去,打得十分起劲。

周泽楷扣着枪的右手被黑衣人摁在地上,而他左手箍住对方的脖子,两脚却被对方锁住,动弹不得。

他们现在的样子,分不出是谁更占上风,然而周泽楷却知道,对方没有下手杀了他的意思,否则就不会扔了忍刀和他空手较量,而他更确定的一点是,自己没法拼尽全力,甚至没法下狠手让对方受伤。

“前……辈……”

枪王咬着牙,从嗓子深处挤出这两个字,他的声音低哑,小得只有压在他身上的黑衣人才能听见。

黑衣人没有说话,布巾遮掩住口鼻,但看向周泽楷的眼神却是亮闪闪的,瞳孔里没有杀气,狭长的眼尾甚至还带着些许笑意,还有几分跃跃欲试的兴奋。随后他一个肘击猛地撞在轮回团长的侧肋上,趁着对方吃疼略一松劲的时候,猫下腰,鱼一样从周泽楷的钳制中滑了出来,两臂一拧,翻身跨坐在青年身上。

“小周,多挣扎几下,别输得太明显啊……”

压在周泽楷身上的人嘴唇几乎贴在他耳边,隔着一层薄薄的黑布轻轻蠕动,温热的吐息和坏心眼到了极点的话语,一起吹进青年敏感的耳廓里。

周泽楷的脸顿时红了,黑亮的眼睛睁得圆溜溜的,瞪着故意调戏他的“前辈”。

虽然沉默寡言,但心思缜密又聪明的枪王,当然不可能到现在还不明白,这件事里头必然有没办法现在就向他说明的什么隐情,可对方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让青年觉得委屈极了。

看到枪王难得露出的不满的表情,黑衣人漂亮的眼眸笑得弯了起来——下一秒,拳头携着拳风狠狠袭来,毫不留情地砸在周泽楷英俊得彷如雕刻的俏脸上。

 

大概是全大陆单兵战力最顶尖的两个人,放弃了各自拿手的武器,赤手空拳地在幻雾森林里你来我往,打得不可开交。

尤其是更擅长枪弹和中远程作战的神枪手,毕竟近身战不是他的强项,打了一刻钟之后,周泽楷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看起来狼狈非常。

打到最后,两人都累得快要抬不起拳头了,这时黑衣人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张定身符咒,拍到了累得气喘吁吁的青年身上,才总算结束了这场肉搏战。

料理了周泽楷之后,黑衣人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满身的尘土和破碎的花瓣,施施然走到动弹不得的轮回佣兵团团长身边,一把撕开对方凌乱的风衣衣襟,从他怀里摸出那卷裹着黑布的文书,又轻轻拍了拍青年的脸颊,转身走进了淡紫的浓雾里。

周泽楷睁着眼睛,一言不发,默默看着对方的这些动作,直到黑色的身影融进了雾气之中。

他注意到,离他不远的一根挂着冰霜的花枝上,有一只白色的小鸟扑动翅膀,扑棱棱飞起,很快消失在空中。

那是一只魔法信使。

 

*** *** ***

 

丢失了任务文书,轮回佣兵团的王牌,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次败仗,他满身是泥,脏兮兮地躺在一片狼藉的林地里,等到定身符咒的时效过去,麻痹状态解除,才慢吞吞地爬起来,拾起丢在地上的荒火和碎霜。

虽然任务失败,但他也不可能一直呆在幻雾之森里,周泽楷还是按照原来的路线,赶在日落以前走出了森林。

 

森林外不远处就是一片开阔的溪地,周泽楷蹲在小溪边,用沾水的手帕清理自己的伤口。

虽然看上去打得狠,但枪王知道,前辈连一分真本事都没有使出来,他的伤都不过是些浅浅的擦伤,完全没有伤到筋骨,甚至连块疤痕都不会留下。只是因为叶修专门挑他露在外面的地方揍,他脸上到处青青紫紫,衬着脸上干结的泥浆污垢,显得相当狼狈。

“哟,看起来伤得不轻啊?”身后传来一把懒洋洋的声音,周泽楷回过头,看见叶修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嘴里叼着根烟,黑色的蒙面装束早已卸下,换了一身看起来清爽无害的白衬衣和绑脚裤,朝着自己随意地摆了摆手算是打了招呼,“需要我帮忙吗?”

换作是平时,看到久未见面的前辈,周泽楷早就露出一脸惊喜的笑容,亟不可待地就扑过去了,可是他不久前才被对方狠狠揍了一顿,略动了动唇,嘴角就一阵刺疼,于是他摇了摇头,又蔫蔫地扭过身去,搓了搓手帕,自顾自地继续擦脸。

“这是……生气啦?”叶修走过来,蹲到青年身边,探身打量对方的表情。

周泽楷一边擦着脸,锯嘴葫芦一般闷不作声,满脸的汗渍泥巴被湿布抹开,露出原本的肤色,灰黑色的斑驳污渍挂在脸颊上,长长的眼睫毛低低地垂下,表情沮丧得活像一只被狼王打败后逐出族群的灰头土脸的小狼。

自知早上实在不怎么厚道,叶修摸了摸鼻子,把叼在口里的香烟摁熄了,从周泽楷手里拿过沾了污垢而显得灰扑扑的手帕,在溪水里搓洗干净,左手捏着枪王的下巴,右手拿着手帕给他擦脸。

“这次的事,我也是没办法的。”叶修一边轻轻抹掉周泽楷眼角的泥巴印,一边解释道:“再说了,我真没料到,轮回不会派你来送那玩意……”

周泽楷抬起眼,纤长的睫毛眨了两下,神情专注地听着。脏兮兮的脸衬得一双眸子格外黑亮,如同最顶级的黑猫眼石在日照下的流光,叶修忍不住往前探身,在他还挂着水珠的鼻尖响亮地吧唧了一口,“我家小周,无论什么样子都很帅!”

被亲吻安抚住的周泽楷,耳垂悄悄地红了起来,垂下眼,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嘴角破了皮,一笑就蛰蛰地疼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的伤口,尝到了些许腥咸的铁锈味。

看到艳红的舌尖在带着伤的嫣红唇瓣上飞快闪过,叶修觉得心脏猛地漏跳了一拍,心痒痒得想再亲一口,默默在心里哀叹,果然色令智昏,美人计什么的真是防不胜防啊!

“那是……什么?”周泽楷保持下巴还被叶修捏在指尖的姿势,表情已经缓和了许多。

和轮回佣兵团团长私下里勾搭上已经好一段日子了,叶修也渐渐习惯了对方说话能省则省的风格,很快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叶修给周泽楷擦干净脸上的泥污,放开手,在恋人身边坐下,穿着牛皮短靴的脚尖来回拨弄一块白色的鹅卵石,“那卷文书,是我一个朋友东西。”叶修说道:“准确的说,是我的朋友留在嘉世佣兵团的遗物。”

说到这里,叶修扭头对周泽楷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我的这个朋友就是沐橙的亲哥哥,从我十五岁那年离家出走以后,就跟我混在一起。”

一直跟在叶修身边的美女枪炮师苏沐橙,周泽楷当然是认识的,可他从来不知道她还有个哥哥。

“我们当时年纪还小,又要照顾沐橙,只能跟着一些小佣兵团,一边做杂事一边磨砺本事,那时虽然很苦,但是特别开心。”叶修露出怀念的表情,又深深吐了一口烟,白烟里的眉眼有些模糊,“后来我们成年了,也渐渐在这一行里闯出了些名气,也就顺理成章加入了嘉世佣兵团。可是他运气不怎么好,没多久就死在一次任务里了。”

叶修说着叹了口气,“我的这个朋友,很厉害,很聪明,也很有才华,什么乱七八糟的本事都会一手。”说着笑起来,“我曾经用过的却邪,还有现在的千机伞,都是他的杰作,厉害吧?”

周泽楷睁大眼睛,他以前从来没听叶修提起过这段往事。

叶修少年成名,自己加入佣兵行列的时候,对方已经是大陆里无人能敌的至高神,是所有新人高山仰止一般的存在,就算若干年后,轮回团长已经从一枚水当当的小菜鸟成长为除了叶修之外的第二个SS级佣兵,甚至获得荣耀大陆第一人的称号,但周泽楷心里仍然保持着对这个前辈强烈的敬意和爱慕,也把追逐他的足迹和荣耀,和他并肩同行作为自己的毕生事业。

作为一个顶尖的佣兵,周泽楷当然知道斗神的武器却邪,还有现在叶修那把绝无仅有的百变千机伞,是多么出色到堪称天才的作品。可枪王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两把兵器的来历居然是这样的。

“……然后呢?”周泽楷忍不住追问道。

“然后啊,”叶修脚尖轻轻在那块白色的鹅卵石边缘一踩一勾,让石头跳了起来,翻了个花弧,落在自己手里,一边抽烟一边随手把玩起来,“那卷文书,是他闲暇无事的时候,将自己的一些研究和技巧心得记下来的笔记,他死了之后,遗物自然就留在了嘉世战队,那东西被我那前任老板陶轩收了起来,我去找他要过几次,都被拒绝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黑漆漆的瞳仁专注地看着表情淡然的前辈的脸。他自然知道斗神被迫离开嘉世,自己另起炉灶建了兴欣的事,听到这里,后面的事他已经猜到了八分。

“后来嘉世败落,陶轩通敌,叛逃到海外的小岛去,我以为那卷文书也被他一起带走了。”

叶修继续说道:“没想到有一天,邱非悄悄联系我,告诉我陶轩将它交给了轮回佣兵团,让你们将它护送到先知塔去。我想了想,陶轩应该也清楚这卷文书的价值,想要用它作为筹码,讨好魔法联盟那群老古董,让他们给自己求求情吧。”

“我那个朋友兴趣广,人又伶俐,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叶修自豪地笑了起来,“他那卷笔记里面,从千机伞的原始设计图,到驭龙魔药,甚至连一些奇怪的黑魔法召唤阵都有记录,魔法联盟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件东西的,但是……”叶修抬起头,看向天边的流云,“我不想让他的心血落在其他人手里……”

周泽楷默默地看着敛起了散漫和嘲讽,难得露出这样的表情的前辈,心里有些酸疼,他伸出手去,轻轻包裹住叶修捏着鹅卵石的纤长细白的指尖,“抢走……没事吗?”

感受到恋人想要安慰自己的情绪,叶修释然地笑了,“我总不能直接找魔法联盟要,更不能让佣兵工会介入仲裁,所以,我想了个办法……”说着唇角的弧度更挑高了一些,“我托人给一个沉迷魔药学的富商递了消息,说那卷文书里记载了一种特别稀罕的永久变形药药方,然后接下来他的拦路抢劫委托。”

周泽楷睁大眼睛,露出了“前辈真是太狡猾了”的表情,难怪他在森林里和自己打架的时候要蒙面,还不用他的标志性武器千机伞,为的就是让魔法联盟就算明知道半路截胡的就是他,硬是抓不到证据也拿他没办法,“那……现在?”

叶修笑了起来,“现在啊,我把抢来的东西交给了莫凡,让他赶紧给雇主送去,魔法联盟的那群白胡子老头,估计都忙活着派人追着莫凡跑吧!”

“可是……”周泽楷嘴唇嚅嗫了两下,却什么也没说。

看到轮回佣兵团团长欲言又止的表情,叶修呵呵笑了起来,抬手将手里的鹅卵石丢进浅浅的小溪里,“我想来想去,还是让那卷东西回到主人身边比较好。”

周泽楷了然。

虽然叶修没有说完,但他已经猜到,莫凡手里的是赝品,前辈约莫是已经将那卷文书销毁了。

“虽然说,我也有考虑过,提前给你打声招呼,让你心里有个底儿,不至于吓你一跳。”叶修伸手,揉了揉青年满是泥巴和汗水,灰扑扑乱糟糟的头发,“不过后来我又想啊,就算提前说了,你也不能把东西交给我,反而让你更加为难,而且小周演技一向很不怎么样,万一打起来缩手缩脚,反而容易穿帮。”说着手指从枪王的头顶滑下来,指尖在他青紫的颧骨处轻轻一戳,“加上我早就想和你好好打一架了,真过瘾,哈哈!”

“前辈……”

周泽楷的淤青被戳得有点疼,加上叶修的话听起来更像“我早就想揍你一顿了”,他不由得皱起眉,露出了郁闷的神色。

“呵呵,我开玩笑的。”青年的脸擦掉了泥污以后,白白净净的,叶修的手掌在上面摸来摸去,尽情地吃着美男子的嫩豆腐,“……要不,我知道一个特别有效的疗伤方法……”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凑过脸来的前辈,感受到对方软软的嘴唇,落在了他破了个口子的嘴角上。

“……我们来试试?”


-------TBC------


评论(7)

热度(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