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ABO)双链螺旋(3)

因为720only的摊位上东西太多,所以不能开预订,不然会被小伙伴们胖揍,望见谅~><

河蟹时期,为免屏蔽,从本章起,公众版删掉大部分脖子以下描写,大家意会意会~_(:з」∠)_



【周叶】(ABO)双链螺旋(3)


那顿晚饭,周泽楷几乎记不清自己到底吃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不停地被叶修投喂着,饺子、烤肉、鸡胗……但凡是叶修送到他嘴边的东西,他都乖乖地吃下去,到底什么滋味他尝得不甚真切。

现实中的胃渐渐被食物填充,但灵魂中的另一种饥饿感却疯狂发酵,和不住膨胀的欲望纠结在一起,乱麻一样盘缠扭曲,顺着脊椎向脑髓攀爬,侵蚀着他的理智。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叶修的脸,机械地运动着咀嚼肌群,他觉得自己像架在炭炉上太久的肉块,已经快要烧焦了。

叶修和周泽楷缩在角落里一个喂一个吃的场面,当然瞒不过旁人的双眼。

以方锐为首的一群损友很快就跳出来起哄了,大家纷纷叫着“哎呀小周待遇怎么这么好”,“叶修大大我也要喂”,挤过来争抢叶修筷子上夹着的食物。叶修一面嚷着“不够帅的想都别想”,一面抵死不从,见他不肯就范,众人干脆就把他面前的饺子连盒顺走。

叶修被闹得吃不下去,本着我吃不饱你们也别想吃饱的原则,直接扔了筷子投入到打闹中,一群人扭成一团,抢食抢得好不热闹。

周泽楷按了按半饱的胃,又夹紧大腿,默默地冷静了一阵。等翻涌的情欲冷静下来,他才站起来,到桌上扫荡了一些吃的,然后挤进嬉闹的人群里,仗着身高优势把叶修解救出来。

“吃点,”周泽楷护着叶修重新坐下,把自己抢救出来的食物拨拉到叶修的餐盒里,“你还饿着。”

叶修的目光在周泽楷脸上固定了足有十秒,直看得青年脸颊发红,不自然地避开他的视线,长而密的睫毛垂下来,挡住烧着暗火的瞳孔。

“呵……”叶修忽然低声笑了起来,从善如流地抄起筷子,低头往嘴里不停地填吃的,吧嗒吧嗒吃得很香。

周泽楷捧着一杯玉米汁,含着吸管慢慢地吸,视线固定在叶修埋头苦吃而露出的发旋上。

因为懒得修剪,叶修的头发有些长了,看起来也没有专门到美发店吹造型的习惯,发旋的形状有点乱。除了几根短短的发茬执拗地翘着,其他发丝都软趴趴地耷拉下来,随着主人进食的动作微微晃动。

青年知道自己的心思早就暴露了。

像叶修这么聪明又狡黠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察觉。

那么……叶修又是怎么想的?

周泽楷纠结地想着。

他也……有这个意思吗?


等到酒足饭饱,一群人才终于想起他们是站了一天理应耗尽血条立马躺平的人,纷纷撑着腰挺着腹,三三两两组队散场回家。

周泽楷和叶修默契地磨蹭到了最后。等周泽楷从麻醉科的更衣室出来,看到叶修也“刚巧”站在电梯门前,回头对他笑了笑:“一起走呗?”

青年木然地点头,正好这时候电梯到了,他和前辈一起走了进去。

医院的电梯,只要没过探视时间,就不可能空敞。

周泽楷站在几近满载的电梯里,Alpha天生敏锐的嗅觉捕捉到了各种各样的信息素气味。而在这诸多繁杂的气息里,他第一时间分辨出了那股牛奶巧克力的味道……

正在神游中,他忽然感到一个重量压上了自己的肩膀。他连忙转头,只见叶修正侧着脸靠过来,鼻尖和嘴唇简直像是埋进了他的衣服里。

“叶修……前辈?”周泽楷惊讶得声音都提高了不少。

“没事。”叶修皱着眉,闷声回答:“让我靠一靠。”

电梯磨磨蹭蹭开开停停了好几层,终于抵达一楼。门一开叶修就抬起头,拉着周泽楷挤了出去,一路走出院门后才回头笑道:“我不喜欢人挤的地方,味道……不舒服。”

说着他顿了顿,唇角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还有,薄荷味挺好闻的——你说对吧,小周?”


周泽楷不记得他是怎么把叶修压在医院门外不远处的大榕树下,疯狂地吮吻着对方嘴唇的。

一个单身的Omega对一个单身的Alpha说他的信息素好闻,已经完全可以看作是告白。

得偿所愿的狂喜来得太过汹涌,周泽楷简直无法控制自己疯长的欲望,他吮吸、啃咬着叶修的嘴唇,舌头塞进对方的口腔里,尽情搅拌着彼此的唾液,呼吸间都是他们信息素混合在一起的浓香。他手掌扣住叶修的脖颈,指尖陷进柔软的皮肤里,也不知是不是掐出了指印。

他们纠缠着、拥抱着、亲吻着,在亲热的间隙,艰难地拦到了出租车,又在司机无奈的目光中,相互交换着激烈的舌吻,迫不及待地回了周泽楷的家。

几乎是房门关上的下一秒,青年就将他的前辈扑倒在玄关的地毯上,两手粗暴地扯开对方的衬衣,把扣子绷得满地乱滚。

屋里没有开灯,窗帘敞开着,外面的街灯和霓虹透过玻璃投射进来,隐约可以视物。

勃发的情潮海啸一样席卷着这片狭小的玄关,叶修努力睁大眼睛,在黑暗中分辨着压在他身上的人,周泽楷的脸离他这么近,黑色的瞳孔模糊得倒影着他的脸,无限放大到失去焦距。

“操,好热……”

叶修艰难地仰着头,咬住周泽楷的嘴唇,舌头缠住对方的舌叶,像渴极了似的,急切地吮吸着两人混合在一起的津液,喉结上下滑动,模模糊糊地吐出抱怨。

周泽楷根本听不清叶修在说什么,他的理智已经完全被侵略的本能覆盖,饥渴感填满了大脑,只剩下把眼前这个人揉碎了吃下去的强烈渴求。

他撕开叶修的衬衣,露出里面白花花的皮肉,手指在细嫩的皮肤上滑动,触到了极高的热度和湿漉漉的汗珠。

“叶修……”周泽楷暂时放开叶修的嘴唇,埋首在对方的脖子里,鼻尖贴着耳后用力地吸着气。

藏在腮腺斜后方的性腺,此时正在性欲的刺激下,分泌出浓浓的牛奶巧克力香,周泽楷觉得自己像是泡在装满融化的热巧克力糖浆的罐子里,甜腻得连指尖都为之酥麻,他张开口,在散发着甜蜜香味的源头用力咬了一口,在叶修的颈项上留下一圈深深的牙印。

“嘶!”被咬得疼了,叶修倒抽一口凉气,侧过脸去,用嘴唇捉住周泽楷的唇瓣,狠狠亲了几下,又大力咬了一口,像是报复又像是调情。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嘴唇渗出了血珠,但周泽楷却一点也不觉得疼。

他只觉得热,还有铺天盖地的欲望、饥渴。

手掌顺着汗湿的侧腰往下滑动,两下松开叶修的腰带,扯断裤链,从七零八落的腰缝间伸进去,直接探到那个令他渴求不已的地方。

“叶修……”周泽楷咬着叶修的嘴唇,焦灼而苦闷地叫着他的名字,“我会干死你……”

“好……”

叶修回吻着后辈,舌头塞进对方嘴里,缠着他的舌叶,含含糊糊地回答:

“来干死我……”

……


周泽楷猛然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身体的感知渐渐回笼,然后感到了身体不寻常的热度,还有裤裆湿哒哒的粘腻感。他痛苦地蜷缩起来,把脸埋进枕头了,发出苦闷的呻吟声。

清醒以后,他知道自己只是做了一个绮丽靡乱的春梦。

叶修每天混在一群未婚单身Alpha中,又怎么会不适应信息素混淆杂乱的场所?所以他们昨天只是一起进了电梯,然后和往常一样,在医院门口互相道了再见——没有告白,也没有热吻,更加没有激烈的肢体纠缠。

比起梦到和心上人滚床单,弄湿了裤裆这种事情,更糟糕的是,周泽楷闻到了屋子里浓烈到简直像要凝固的薄荷酒的醇香——他毫无预兆地、进入了发情期。


--------TBC-------


赶死线ing,没法一一回复留言,请相信LOF主每一条都有认真的看,超级感谢各位的评论!><

评论(39)

热度(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