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ABO)双链螺旋(5)

23:30PM

手术终于结束,连续十四个小时的高强度奋战后,一脱下手术衣,每个人都露出了眼看着就要熄火的颓靡表情。

叶修强打起精神安抚手术室外焦躁难耐的家属,告诉他们手术顺利,病人情况稳定,现在正等待麻醉后复苏,又交代了病情和术后注意事项,这才拖着脚步转回更衣室。他在衣柜前站了一会儿,忽然“咚”地一头撞在了柜门上。

旁边的方锐吓了一跳,连忙扑过去扶住他:“老叶你还好吧,怎么看着像要倒了?”

“没事没事。”叶修摆了摆手,“站着都能睡着,我真是太佩服自己了。”

“哎,我说你别逞强啊!”更衣室的众人都围了过来。

就算叶修平日里各种嘲讽又霸气——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帅到没朋友——但终究是个Omega,体力和精神力本来就比强壮耐折腾的Alpha差了好几个档次。眼下连他们这些当助手的都累得要迈不动脚了,当了十几个小时主刀的叶修,怕是真的已近极限。

“真没事,让我睡一觉就好。”叶修脱掉沾着血迹的衣服,又随手拿了套干净的洗手服,站到淋浴间的喷头下,水开到最大,让热水当头淋下,彻底冲刷过身体,“你们也赶紧洗洗回去睡觉吧。”

“那你呢?”有人问道。

这个点儿多数人都不会选择回家,外科佬向来不讲究,多半是挤在值班房里凑合着睡一晚。但问题是,脑外科的值班房里只有三张架子床拼一起整成的上下两张大通铺,叶修身为一个单身的Omega,就算性子再怎么豪迈再怎么百无禁忌,也还是不合适跟七八个Alpha以及Beta挤在一张通铺上睡的。

“哦,我不回去了。”叶修站在帘子后面,在水声的掩盖下,连说话都觉得比平常费力,他勉强提起劲儿说道:“借麻醉科的床躺躺就行。”

众人想了想,这也是个办法,而且今晚夜班的麻醉师还是周泽楷,想来也不会介意叶修在这里借床,于是纷纷胡乱收拾一番,带着自己的洗漱用具回去睡觉了。

从淋浴间出来的时候,更衣室里的人已经走光了,叶修一屁股坐到一张长椅上,浑身脱力,一动也不想动。他手酸肩膀疼,懒得抬手擦头发,脖子上围着一条半湿的毛巾,刘海一绺一绺贴在额前,吧嗒吧嗒地滴着水。

就这样默默坐了几分钟,他听到更衣室传来开门的声音。周泽楷走进来,看到叶修以后,径直走了过来。

“醒了?”叶修懒洋洋地问道。他指的当然是在复苏室等待麻醉药效力过去,恢复自主呼吸的病人。

“嗯,拔管了。”周泽楷回答,“正要下去。”

麻醉师负责术后复苏的全程观察,还要和手术室的护士一起负责将复苏后的病人送到病房,并且在床旁呆到确定术后一切生命体征平稳以后,才算是完成任务。

叶修点点头,提起精神笑道:“我今晚就睡你们这了,后面那床分我一铺。”

其实麻醉科的布置比外科住院部还要简陋,根本腾不出空房做休息间,在更衣室的一角拉了一张挂帘,隔出一个相对独立的区域,安个呼叫电话,再摆上两张窄得连个翻身都能摔下去的检查床,就算所谓的值班室了。

环境虽然很不怎样,但毕竟还是有个能够安静休息的地方,加上看恋人现在的状态,已经累得快要虚脱,与其再费力气到其他科室借地方睡觉,周泽楷觉得还不如将叶修搁在自个儿眼皮底下更加放心一点。

“好。”周泽楷低下头,飞快地在叶修嘴唇上印了一个吻,叮嘱道:“擦干头发。”说完就转身出了门。


叶修目送周泽楷出去,又在座位上愣愣地坐了一会儿。他隐约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太对,精力过度消耗以后,手脚连一点力气也没有,还有一股陌生的热流在体内流窜,头很重,胸口闷胀。

“不会是心律紊乱吧……”叶修掐着脉搏数了一会儿,除了比基础心率快了一些,倒没摸出什么异常来。

这时已经临近零点,护士岗也交接完毕,楼道里多余的灯全部熄灭,更衣室只留下靠门的一盏应急灯。昏黄的光线隔着好几层柜子照进来,叶修的身周几乎全部拢在逆光的阴影里,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到换气管道呼呼的风声。

他的头发还在滴着水,这样的状态不能睡觉。叶修撸起脖子上的毛巾,在脑袋上呼噜呼噜一通乱揉,然后把毛巾丢到一边的换洗篓里,挣扎着爬到挂帘后面,往靠墙的一张床上一倒,几乎是眼皮刚刚阖上就陷入了睡眠之中。

这一觉,叶修睡得很不安稳。

他蜷缩在窄小的检查床上,大腿夹紧薄薄的被单,莫名的热意毫无预兆地从下腹蔓延,野火燎原一般烧遍全身。他梦见自己像泡在沸水中反复烧煮,整个人都要熟透,呼出的都是滚烫的蒸汽。他分开唇瓣,喉间滚过带着喘息的沙哑呻吟,两手无意识地伸到下腹处,隔着裤子揉捏炽热的源头。

叶修知道自己在做梦,他拼命想让自己醒过来,但身体过度透支后的疲惫感像一床沉重的褥子,把他的意识牢牢裹在梦境深处,怎么也挣脱不开。

他的两腿在被子上蹭来蹭去,艰难地翻了个身,检查床太窄,一咕噜就滚到了地上。这一摔总算好不容易把自己从睡梦里拽了出来,叶修撑开眼皮,迟钝地转了转视线,让被烧得焦灼的神智重新归位,终于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到底怎么了。

“卧槽……”叶修抱着被单,直接在地上缩成一团,冷汗从脸颊滑落,流进嘴里,咸涩的味道里透着浓稠到诡异的巧克力香味,“都隔了十多年了……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发情期了……”


-------TBC------


明天去魔都啦,不一定能更,如果断更那就720以后再见了~><


评论(19)

热度(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