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智齿(一发完结)

这几天赶着交课题申请,外加控制不住自己补番的爪子,《RARE》今晚来不及了,争取明天更_(:з」∠)_

不要脸地先用旧文混更一下_(:з」∠)_

给乐子的科学家本的GUEST,医院PARO一发完结~><



[周叶]智齿


20XX年 5月20日 4:05PM

周泽楷把装着换洗衣服的纸袋挂在小臂上,从衣兜里摸出钥匙打开房门。

叶修听到玄关的动静,从小厨房里钻出来,身上已经换好了出门用的白条纹衬衣和休闲裤,因为怕弄脏衣服,在外面草草套了件围裙,腰部的绳子没有系,粉红色的凯蒂猫凑巴巴地扭曲着,贴在他的肚子上。

“哟,回来了,今天也很晚嘛!”叶修挥了挥手里的长柄筷子,向周泽楷笑着说道。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转去阳台,自觉地把脏衣服倒进洗衣篮里,又蔫蔫地转出来,溜进厨房,靠在门边,看叶修从锅里把烫好的面条捞出来装盘,然后拌上瓶装的鲜菇肉酱和炒过的火腿粒,再自动自发地帮忙端到外头的小餐桌上。

周泽楷和叶修面对面坐下,埋头稀里呼噜地吃起了简易版的捞面,一边吃周泽楷一边轻声回答在他叶修进门时问的问题:“今天,超时了……”顿了顿,又说:“中午,有个造影,急诊。”

叶修了然的点了点头,反正对他们来说,超时加班那是家常便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们起码有三百天都在超时和加班,剩下的六十五天,差不多都为了补眠,倒在床上睡死过去。

 

十分钟以后,叶修已经吃完了盘子里的面条,战斗一样的速度杠杠儿的。他把碗筷泡进流理池里,脱掉围裙,倒了一杯水,重新踱回餐桌前,看到周泽楷正在几根几根地挑着面条,吃得有气无力的,看上去蔫得像一根缺水的豆芽菜。

“看你精神很差样子啊,昨晚又通宵了吧?”他心疼地摸了摸周泽楷有些长的头发,软软的黑发流过指缝,又滑又亮,简直像是小动物的毛,“辛苦了,周末等你补休的时候,给你做点好吃的。”

听到“吃”这个字,周泽楷条件反射地皱了皱眉,露出有些苦恼的表情,但因为低着头,半张脸都藏在叶修的视觉死角里,没有被对方发现。他低声地嗯了一声,又摇了摇头,“没通宵,”他较真地回答,“睡了三小时。”

“一天半只睡了三小时,还不能睡熟,搞不好这三小时还是断断续续地睡,这睡了没比睡还累!”叶修看周泽楷嚅嗫着嘴唇,像是想说些什么,笑着拍了拍他有些苍白的脸,拇指轻轻扫过眼眶下面的黑眼圈:“别跟我争啦,我又不是没尝过通宵夜班的滋味!”

周泽楷嗯了一声,低头继续吃他的面条。

说实在的,一个晚上几乎没怎么睡过,中午又在导管室窝了四小时,周泽楷已经觉得有点儿饿过劲了,反而没有什么胃口。但是比起胃部酸酸涨涨的难受,他觉得最难过的是右边的腮帮子……

虽然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还会闹智齿发炎真是听起来蠢极了的事情,但即使像周泽楷这样德国留学海归的心内科博士,年纪轻轻就当上副主任医师,导管室一把罩的有为青年,也是有个鲜为人知的弱点的——他很怕去见他的口腔科同行——简单来说,就是怕牙医。

因为这个原因,他右边腮帮子深处那颗长歪掉的小智齿,趴在他的牙床上五年了,每年都要闹腾两回搏一搏存在感,尤其是在忙碌的夜班之后,上火外加抵抗力弱的时候,经常令他疼得寝食难安——但即使如此,周泽楷虽然好几次都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等这次消炎了就去拔掉它”,可往往这气势和魄力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就一而再再而衰,想到那吱吱作响令人骨头发酸的钻头,没两天就偃旗息鼓了。

……这次,等好了……就去拔掉吧……

周泽楷第一百零一次下定决心,舌尖顶了顶那颗横着躺的小智齿尖尖,红肿的牙龈疼得他忍不住皱起眉,嘶地轻声倒抽一口凉气。

“怎么了,牙又疼了?”叶修这次看清了周泽楷的表情,还有舌头抵住粘膜时,腮帮上鼓起来的一个小凸起,以他对恋人的了解,几乎是一秒就猜到了真相,手在青年头顶呼噜了两下,“早让你去拔掉的,不知道你到底在磨叽个啥。”

这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天生怕牙医,一种觉得你们到底怕个蛋?周泽楷属于前者,叶修明显则是后者。

身为急诊科副主任的叶修,和坐镇口腔科的张新杰熟得很,他干脆地从恋人的外套里翻出他的手机,打开通讯录,调出张新杰的电话,一边按拨号一边絮絮叨叨地叮嘱:“我给你预约了,吃两天替硝唑,后天就去找张新杰给你把智齿拔掉吧,别以后把旁边的好牙都给顶坏了。”

周泽楷坐在餐桌旁,眼睁睁看着自家前辈给他做了主当了家,电话里三下五除二就给敲定了他的智齿结局,一点儿都不带商量的。

“好……”

周泽楷抿起唇,微微笑了起来,心里莫名地泛起甜丝丝的暖流。

 

给比自己小了四岁的后辈敲定了治疗方案,叶修心满意足地挂断电话,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三十分了,他捞过自己打包好的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准备出门,“走了,现在过去正好赶上科里五点交班。”

周泽楷连忙伸手拉住叶修的手腕。

身为同行,最大的不幸,就是两人经常像月亮和太阳,一个好容易下了夜班回家,另外一个又赶上交班时间了。再加上住院部和急诊科完全不同的排班制度的负面加成,算起来,他们一星期也难得摊上一天作息同步的,明明在同居中,两人在家碰头的时间,还赶不上在医院楼里跑上跑下时匆匆照个面的机会。

“周末,休息。”周泽楷站起来,和恋人脸贴脸地站在一起,还沾了一点肉酱的嘴唇轻轻地在对方的唇瓣上压了一下,报出自己的安排。

“知道了,我把班调开,周末咱一起过。”叶修伸出舌头,舔掉自家后辈嘴角的一点褐色,咂吧咂吧嘴,觉得还挺鲜,“我明早下了夜班,直接就去机场了,到H市开两天会,你记得吧?”

周泽楷当然记得对方的行程,他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擦过叶修的颈项,托住他的后脑,嘴唇压上去,深深地吻住他的唇瓣,舌尖缠着恋人的舌叶,舔舐吮吸,像是要把人吞进去似的,力道大得令舌根发麻,而唇齿相依的触觉又偏偏极尽温柔缠绵,甜蜜悱恻得如同攀结难解的菟丝花。

叶修闭上眼,配合着恋人的亲吻,四片唇瓣胶合得难舍难分,他把舌尖探进去,像一把软腻的小刷子,舔过周泽楷右侧红肿的牙龈,挑逗似的滑动了几下,顶得原本就胀疼着的地方更难酸疼难耐。

周泽楷从鼻子里发出闷闷的哼声,张嘴咬住叶修的下唇,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然后把人往墙上一推一压,手指牢牢扣住对方的手腕,再次啃住他的唇,吻得更深更烈……

 

等到两人好不容易从擦枪走火的边缘悬崖勒马,刹住眼看要一路狂奔的限制级的时候,彼此的衣服已经揉得乱糟糟的,叶修的薄衬衫下摆更是皱得不成样子,大半都被撩到肚脐以上,露出大半截白花花软嫩嫩的小肚子。

“再亲下去,我就要迟到了。”叶修轻轻拍了拍周泽楷的脸,又安抚似地捏了捏他汗津津的后颈,他们两人贴得这么紧,恋人下身的变化自然无所遁形,硬硬的肉棒现在正戳在他腿中间呢,而叶修自己也浑身燥热,脸红得跟在三温暖蒸过一轮似的,“等到了周末,好好补偿你……”

“嗯……”周泽楷闷闷地哼了一声,劳动纪律高于一切,况且夜班前纵欲有损精神,他可不想看到叶修熬得两眼发黑,第二天还要辛苦赶趟打飞的到另一个城市去,“路上,当心。”

“不就是隔壁H市吗,早就去得熟门熟路了!”叶修笑了起来,“倒是你,等会儿乖乖吃完消炎药,然后就去睡觉,后天记得找张新杰把你那颗智齿拔掉,这么自找罪受你还打算把它留着过年呢?”

周泽楷乖乖地点了点头,表情纯良得一点都不像是个眼看着过几年就奔四而去的黄金单身汉。

“真得走了,拜拜。”叶修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脱出恋人圈着他的腰的怀抱,侧头用嘴唇在周泽楷的唇角蹭了一下,潇潇洒洒出门去了。

 

*** *** ***

 

20XX年 5月22日 3:35PM

周泽楷从口腔科回来,在那里留下了他的一颗智齿。

张新杰技术极好,给他拔牙简直是大材小用。可是即使如此,那吱吱旋转、声音尖锐得骨头发酸的牙钻,还是给周副主任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

麻药的效果刚刚过去,牙床的创口又深又大,虽然已经止了血,但这会儿痛觉回归,一阵一阵的钝痛还是相当的磨人。

周泽楷不想因为这点疼就去吃止疼药,他咬紧嘴里的棉球,压住创口,牙关因为用力而令半张脸显得有些肿。但即使如此,那张被护士小姐们封为为首席院草的脸,仍然俊俏得无人能敌。当他穿过门诊大楼,走上栈桥往住院部而去时,一路上大白褂下摆扬起,猎猎生风,这秒杀日剧韩剧的养眼画面,引来路人侧目无数,回头率高得令人又羡又恨。

周泽楷一边走一边盘算着,叶修今天该回来了,不知道他是先回了家,还是在楼下急诊科溜达着,现在说话不便,等会儿发条信息问问吧,但愿前辈记得看手机。

今天是周五,为了腾出周六的休假,周泽楷趁着叶修不在的两天,一口气把一星期份的夜班都干掉了。周副主任一向效率很高,人也熬得住,说干咱就干,人人怯场的连班在他看来,不过是左右独守空巢不如先苦后甜,努力工作也是乐趣所在而已。

 

心内科的住院部在十一楼,今天他们的运气比较好,新收住的病人不多,科室里人也齐,正两三人个扎堆在一起,写病历的改医嘱的开验单的闲聊的,难得地不是一片鸡飞狗跳兵荒马乱。

周泽楷板着脸走进去,安静地坐到自己桌前,掏出手机就开始敲短信。

虽然他一向话少,少到连查房都是同组的江波涛替他提问,顺便还要察言观色,适度帮他翻译简短到堪称洗练的指示,但这并不表示周副主任在科里的存在感低下——恰恰相反,他一进门,大家就看到了他,年资大的几个纷纷围过来,调笑着问他终于拔掉智齿了,现在感觉如何?

“………………………………疼。”

周泽楷沉默了许久,挤出一个字的答案,虽然嘴里的棉球已经吐掉,但半边脸还有点麻,发音听着略有些含糊。

方明华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那是当然的,要切开牙肉把牙根撬出来呢!照我的经验,起码得疼一个晚上。”说完他想了想,补充道:“吃点凉的东西吧,实在疼得厉害就去让护士给你翻两粒布洛芬得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这时候,门口钻进来一个穿白大卦的青年,手里还拎着一大袋子的小圆盒,他四下里张望了一翻,看到坐在角落的周泽楷,迎面向他走来。

“周主任好。”青年是叶修的研究生,今年刚来的邱非,他礼貌又认真地向周泽楷打了招呼,然后开始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又一个小盒,整整齐齐地码在办公桌上。

办公室里的人呼啦一下都围了过来,看着满桌子的盒装冰激凌,纷纷开始起哄——心内科的规矩,能吃的东西,不管物主是谁,只要放出来就充公了,见者有份,先到先得。

“老板让我提上来的。”邱非继续用他一丝不苟的态度说明道,他跟其他研究生一样,管自己的导师叫老板:“还叮嘱我说看到周主任在,才好拿出来。”

江波涛侧头,眼带深意地看了周泽楷一眼,笑着挡开众人纷纷企图顺走冰淇淋的魔爪,“既然我们这是沾了小周的光,那就让小周先挑吧。”

周泽楷知道这是叶修知道他刚刚拔了智齿,怕他疼得厉害,特地让邱非送来冰淇淋止疼的,他自然不能浪费恋人的心意,从三十多个小盒子里,拿起唯一一盒香草味的,不再管其他人立刻一拥而上嬉嬉闹闹分抢的场面,躲到边上吃了起来。

 

巴掌大的小盒子端在手里,是周泽楷和叶修夏日里最常吃的冰激凌牌子,叶修喜欢芒果和绿茶,而周泽楷却只喜欢香草。

吃到一半,周泽楷注意到揭开的纸盖上,用签字笔画了一个圆滚滚的笑脸,嘴角歪歪地笑着,还叼着一根烟。

画技拙劣,但是嘲讽的表情极为传神——一看就是叶修的真迹。

周泽楷笑了起来,嘴角翘起的弧度牵扯到牙根的伤口,钝钝地疼。

他小心翼翼地转动手里的小盒子,没有发现更多的信息,又拿高到视平面以上,微微向外倾斜——终于在盒子底部发现了一行小字。

上面是叶修独有的字体,潦草、不漂亮,甚至还有些歪扭,但内容却让周泽楷觉得满意极了——

 

“乖,奖励在家里等你。”

 

——END——


后续什么的……咳→_→

评论(31)

热度(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