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ABO)RARE(25)

叶修和周泽楷找到自己的座位时,就坐在隔壁桌的嘉世众人也看到他们了。

原本还在说着话的陶轩、刘皓和陈夜辉像播放器画面被摁下了暂停键一般,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扭头齐刷刷看向对面走过来的两人。

叶修倒是表情淡定,拉开自己的椅子施施然落座,朝嘉世老板和两个属下招了招手,算是打过招呼,就不再理会他们,自己干自己的事去了。

被无视的嘉世三人脸色都有些尴尬。

陶轩眉目纠结,放在膝盖上的右手默默攥紧拳头,关节捏得咯咯作响。叶修越是不拿他们当一回事,他就越是火冒三丈,简直恨不得一拳砸在那张漫不经心的脸上,让他不敢再无视自己……

只是陶老板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即使内心对叶修是多么的厌憎,表面上仍然能够保持过得去的风度,尤其是在这种众目睽睽的场合,更不可能在人前落下话柄。他很快收起脸上的表情,低眉敛目,不再去看正在给周泽楷倒柠檬水的叶修。

坐在嘉世那桌最末端的陈夜辉,隔着刘皓,勾着脑袋观察着自家老板,看到陶轩在桌布掩饰下骤然握紧的拳头,眼珠子一转,侧身凑到刘皓耳边,轻声嘀咕起来。

听完陈夜辉的话,刘皓蹙起眉,考虑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狮城Sky way的空中餐厅主打的是东南亚料理,越南菜做得尤其地道。侍应生们手臂上排列着四五只盘子,游鱼一般穿梭在十多张桌子之间,将一盘盘精致美味的料理摆放到它们应该去的地方。

很快的,叶修和周泽楷面前便放满了大大小小的盘碗,里面都是颜色和造型皆十分讲究的异国美食。虽然身为一贯不大重视生活质量的科学宅,他们俩都对日常饮食没有太过纠结的要求,但这并不妨碍天朝人血统中热爱美食的本能,看到新奇好吃的食物,总是会令人心情格外愉悦。

两人很快忘掉了身后碍眼的嘉世一桌人,抄起筷子,自顾自吃得很是开心。一边尝还一边点评着菜色的味道,时不时你给我夹个米卷,我给你舀一勺沙律,毫无自觉地散发着热恋中的情侣气场,闪瞎一干路人的钛合金狗眼。

等他们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宴会场中的气氛也开始走向联谊场合的惯例,那些热衷交际的人开始端着酒杯来回巡场,逮着哪个熟人,寒暄几句,攀攀交情,然后敬酒,边喝边互戴高帽。

对于自己的酒量,叶修相当有自知之明,自然也不会主动参合到敬酒活动中,而且应付这样的场合也算经验丰富,他早就让服务生给他倒了刚刚盖过杯底五毫米左右的啤酒,然后兑满雪碧,就着这杯特调酒喝了一整晚,每个来他桌上找他碰杯的人,都被他三言两语忽悠几句,然后抿一口“酒”就打发了过去。

不过即使是这样,毕竟一个玻璃杯的容量十分有限,叶修喝到后来,杯子已经见底。他正想再招呼侍应生来送罐雪碧,刘皓忽然站起来,端着酒杯两步走到叶修面前,做了个满上的动作,“叶队,我敬你一杯,谢谢你这几年来的关照。”

叶修撩起眼皮看了看笑得有些僵硬的刘皓,慢吞吞地起身,笑着亮了亮自己只剩了一口的杯底,“真不巧啊刘皓,我的酒喝完了,好意心领了,你自便吧。”

他话音刚落,立刻有一只手从旁插进来,手里还端着个酒杯,里面装的不是啤酒,而是大半杯暗红的葡萄酒,“叶队,酒这还有呢。”陈夜辉把杯子强硬得几近无礼地塞到叶修手里,笑得颇有些阴险。

叶修端着葡萄酒杯,既不肯应刘皓的举杯,也不再说话,只是抿唇淡淡地笑着,眼神透彻,看得两人都不由得有些心虚。

“叶……叶队,敬你。”刘皓嘴角抽了抽,露出一个别扭的笑容,仰头先饮为敬。

叶修笑着晃了晃杯子,仍然不说话,也不肯喝酒。

一时之间,这一桌上的气氛像冬日寒风里凝固的霜条一样,僵硬又尴尬得无以形容。

陶轩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直盯着刘皓和陈夜辉那边的情况。

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人明明对叶修深恶痛绝,这会儿却主动送上门去自找难堪,不过毕竟他身为嘉世研究室的大老板兼投资人,自家的得力干将还是要回护的,总不能令他们就这样被晾在当场,让其他同行平白看了热闹。

于是他默默按捺下心头的恼火,站起来拿过自己的酒杯,举到叶修面前,像他们还是朋友时一样,笑着说道:“叶修,我敬你一杯,为了我们这些年的合作。”

叶修可以不给刘皓面子,更不用顾忌他从来看不上眼的陈夜辉,不过毕竟陶轩和他的纠葛匪浅,于情于理还是抹不开面子,他轻轻笑出声,像想起什么似的,摇了摇头,然后举起手里的酒杯,和陶轩的杯子碰了碰,然后仰头一口气灌下一半。

见叶修喝了,陶轩一口闷完杯里的酒液,亮了亮杯底,“干了。”

叶修酒量就是个一杯倒,而且这个计量标准还是一杯啤酒。

半杯酒精度数要比啤酒高出一截的葡萄酒下去,已经到了要醉的临界线,他只觉得得脑子被骤然上涌的酒意醺得发晕,脚下晃了两晃,让身后的周泽楷托了一下,才好不容易稳住脚步,然后笑着摇了摇头:“不能喝啦老陶,你知道我酒量浅。”

“叶队,给点面子,干了干了!”陈夜辉连忙凑上前去帮腔,如果不是在那么多双眼睛注视之下,他恨不得能直接捏着叶修的鼻子给他硬灌进去。

这时候,一直默默站在前辈旁边的周泽楷,忽然伸出手,接过叶修手里的杯子,“我替他。”说完一仰头,一口喝干杯里的余酒。

随后周泽楷放下杯子,扶住脚步有些摇晃的叶修,向呆立在原地的嘉世三人点了点头,一手挽着自家前辈,一手拿上两人的随身物品,径直出了餐厅大门。

 

见叶修和周泽楷这就走了,陶轩颇有些悻悻然,觉得自己实在是自讨没趣,扭头狠狠剜了刘皓和陈夜辉一眼,什么也不说就回了自己的座位。

刘皓和陈夜辉却像没看到老板丢给他们的白眼似的,躲到宴会厅的一株大盆栽后面,悉悉索索地说起了悄悄话。

“你真的放了?”刘皓压低声音问道。

“放了放了!”陈夜辉摊开手掌,露出四颗掰开的空胶囊壳,“全让他们喝了!”

“什么!?”刘皓吓了一跳,声调不由自主地升高了一个八度:“你一次下了四颗?”

要知道这药的临床试验剂量是每天一次,一次一颗,而且关键是这个胶囊外壳用的还是控释膜,掰了壳以后药物浓度的变化曲线和原本的设计可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没事儿,叶修不是没喝完吗?”陈夜辉阴测测地笑了起来,“我就是生怕他只喝一两口,才多加了四倍的量,正好让叶修和他那小白脸一人一半了。”

说完,陈夜辉把空胶囊壳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他回忆起叶修曾经对自己的评价,还有刚才看自己时视若无物的眼神,心里不由得恨意翻涌。

陈夜辉去嘉世实验室的时间其实比叶修还要早些,当年还是个小小研究员的他,算是老板陶轩一路带上来的老人。后来叶修混得风生水起,嘉世实验室的科研水平也突飞猛进、盛名在外的时候,陶轩曾经打算提拔他当副教授,却因为叶修“此人品性不端,水平不行”的短短十字评语,飞黄腾达的锦绣幻梦转眼就成了泡影。

“反正这药不是他叶修大神自己研发的嘛!正好让他亲身试试效果!不用担心,他不是说过这玩意儿毒性低、安全性高嘛!”

陈夜辉狠狠呸了一口:“可惜他们走得早了,不然如果就在这晚宴上闹腾起来,看他们以后还拿什么脸见人!”


----------------


设定大概就是类似拜新同那种控释膜原理,不过为了好掰开把薄膜改成胶囊了﹁_﹁

反正大约就是原本24小时缓慢释放维持药物浓度的壳被扒了,里面的药吃进去以后就迅速吸收,biu~~~一下飚到血药浓度峰值,意会一下就好了~_(:з」∠)_

评论(23)

热度(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