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ABO)RARE(33)

回来了~_(:з」∠)_

------------------


周泽楷嘴唇轻轻开阖了两下,想说点什么,但因为本就不擅言辞,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语,只好在叶修额头上烙了个吻,又低头蹭了蹭恋人汗湿的额角。

叶修被周泽楷吓了一跳。

他一向给人强势又淡定的感觉,好像天塌下来也能一肩挑起,天大的事情也难不倒他似的,从小到大,印象里只有他变着法子安抚别人,没有谁对他做过这样的举动。叶修眨了眨眼,正好对上周泽楷黑黝黝的眼瞳,老脸一红,有些别扭地移开视线,“呵呵,没关系,嘉世在我刚刚起步的时候收留了我,我也为嘉世做了不少事,彼此算是两不拖欠了。”

叶修说完,回了周泽楷一个浅浅的亲吻,“如今,我对嘉世也再没有什么期望了。”

没有期望,自然也就不会失望。

“嗯。”周泽楷轻声应了一声,下巴在叶修肩膀上蹭了蹭。

房间里的换气扇一直没停过,但密闭空间里信息素浓度却仍然很高,周泽楷和自家前辈贴得极近,自然闻到他耳后甜甜软软的香味,还从腺体中源源不断地分泌开来,弥散在空气里。

“拮抗剂……代谢,多久?”

叶修被周泽楷蹭得很热,而对方仍然体积可观的器物还堵在他肚子里,热腾腾胀鼓鼓的一根,无时无刻不昭示着自身的存在感。他苦着脸回忆了一下当年做的数据,“半衰期大概12小时吧……”

周泽楷睁大眼睛,露出难以言喻的微妙神情。

“这不能怪我啊,”叶修觉得自己看懂了周泽楷的表情和没有说出口的潜台词,郁闷地撇过头去,“原本这个课题的实用性是设计为负反馈调节通路准备的,当然是以高亲和度、小剂量和安全长效作研究重点的啊!”

叶修觉得很无奈。

所谓得负反馈调节,是利用抑制和减弱初始催化反应,达到系统平衡的过程。

微量的拮抗剂进入人体后,与抑制素竞争结合——这就跟抢椅子的游戏一样——靶受体个数就那么多,假设原本100个可结合的受体里面,有30个被拮抗剂抢了位置,在这样的情况下,内分泌调节中枢就会促使腺体分泌更多的抑制素分子,力图挤开这些占了它们位置的拮抗剂分子。

同时,因为血液内的抑制素浓度增高了,性$|腺也会同时收到中枢的反馈,相应减少信息素的分泌。

当这一系列调节持续一段时间后达到稳态,身体就会自然维持在低信息素分泌的状态中,从而使得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水平曲线更加平稳,也减少了发$|情期突然来临的风险。

虽然药物机理如此,但就算叶修没看到陈夜辉的下药过程,他也能猜到,自己和周泽楷喝下的那杯加了料的酒里,拮抗剂的分量必然不是用“少量”可以形容的——一下子摄入高浓度剂量的后果,就是像他们这般,差点儿被汹涌的欲潮生生溺死。

当然,这个繁琐的应用原理周泽楷是自然懂的,只是他现在关心的重点,是那要命的长达12小时的药物半衰期。

其实光用闻的都知道,一般的发$|情期,经过畅快淋漓的滚床单,特别是Alpha标记Omega以后,就会逐渐缓解。但折腾到现在,他们身上的信息素味道还这么浓,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现象。

看到周泽楷微微蹙起眉,表情十分纠结的样子,叶修捏了捏青年的脸,“反正现在就算用抑制剂也没什么效果,只能等药效过去了。”想了想,他又补充道:“睡一觉起来大概就好了。”

周泽楷脸被捏得有些酸疼,他也不去挣开叶修的手指,只是睁着又黑又亮的双眼,像只还没吃饱的小狼崽一样,直勾勾盯着还被他压在身下的前辈,语气里透着满满的委屈:“睡不着。”

叶修难得被人噎得一下子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愣了两秒,才抬手在周泽楷后脑拍了一记,“睡不着就去整理白天的会议记录,我可要睡了!”

周泽楷额头抵在恋人肩窝里拱了拱,腰部故意起伏两下,胯是$|下那处尺寸傲人的器物也随之在叶修体内送得更深,“又硬了……”

“……………………”

虽然Alpha在床上本就彪悍,而且周泽楷还是在Alpha各项能力都算得上顶尖的一类,不过当真正见识到自家恋人的恢复力,叶修还是有点儿不知是悲是喜、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周泽楷可不管叶修此时的内心活动。他嘴巴不够伶俐,故而一直走的是实践派路线,这时已经埋头在叶修脖子上啃了起来,嘴唇吮出碎碎落落的绯红花瓣,从耳根一直亲到锁骨,两手也顺着自家前辈的侧腰滑到胯间,托住叶修的臀瓣就开始缓缓抽$|动起来。


------------TBC-------------


最近摸鱼得厉害,对不起~从今天起恢复日更~QwQ

因为不想放BLG,所以断在这儿,今晚或者明早会有大块肉~

另外那个拮抗剂原理是为了剧情需要在现有某些药物的作用原理上加工改良后胡诌的,随便看看就好,不要较真!><

评论(29)

热度(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