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ABO)RARE(37)

叶修和周泽楷带着一身标记后的信息素气息回去以后,遭到了兴欣研究室全体成员以及隔壁友邻们的强力围观。

大家纷纷表示喜闻乐见。

叶修终于“嫁”出去了!趁热打铁赶紧把证领了吧!记得发喜糖啊!——诸如此类的调侃整整持续到十二月的来临。远在德意志的苏沐橙,从越洋电话里得知自己的干哥哥终于找到主了以后,还兴冲冲地邮寄了整整两箱啤酒和巧克力来,算作是给叶修的贺礼。

叶修的课题已经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实验部分已经告一段落,现在正集中做着后期的统计分析。刚刚从呼研所出来的张老来巡了一圈,看了看进度,满意地捋着自己稀疏的一小撮白胡子,笑着对叶修说,他觉得明年年初应该就能结题然后发论文了。

从狮城回来以后,周泽楷就彻底告别了新买的沙发床,和自家前辈睡在了一铺床上。虽然叶修的单人床睡起来有点窄,但周泽楷一点都不嫌弃,还因为每晚可以和恋人贴得紧紧的抱着睡而感到欣慰不已。

只是临近结题,叶修每天忙着整理数据和撰写论文,忙得没日没夜,恨不得可以连睡眠的时间都省下来,而身为助手的周泽楷也跟着一起连轴转,SPSS的界面有时候一开就是一整天,稿纸和期刊影印件扔了满地。

因为实在太忙的关系,叶修和周泽楷也不可能像在狮城时那般堕落,想怎么滚床单就怎么滚床单了。

虽然男性Omega具有生育能力,但毕竟不像女性那般有规律的月事,照统计学资料得出的结论,这些特殊的Omega群体特别难以孕育后代,常常有标记了好多年还没有怀上的,很大一部分人到最后甚至不得不借助现代医学手段。

不过理论归理论,在现在这么忙的时候,叶修连小红本都没有时间和周泽楷一起去拿了,更别说在肚子里带个球了,光是想想都觉得一个头起码两个大——所以两人再也没有试过毫无防范措施的做$/爱,最起码套子那是一定要备着的。

 

时间飞逝,元旦过后,RY大学的期末考试到了尾声,有些考试结束得早的专业,学生已经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家过年了。

寒假临近,兴欣实验室的实习生和工读生都走得差不多了,身为第二负责人的方锐,赶紧高补贴招募了一批假期不打算回家的学生,算是顶上了这个壮劳力资源的短缺。

一月的最后一天,叶修和周泽楷照例忙得很晚,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

叶修飞快地洗漱完,身上的水汽还没擦干,就叫着“老了老了熬不动了”,一头栽倒在床上,任凭自家后辈怎么拽,都跟抽了骨头似的,抱着枕头不肯翻身。周泽楷没辙,只好取了条干毛巾给叶修囫囵擦了擦头发,然后躺进被窝里,抱着发梢还半湿的恋人,额头贴着额头,很快睡了过去。

好梦正酣之际,耳边忽然传来一阵音乐铃声,周泽楷翻了个身,朦朦胧胧睁开眼,房间里还是漆黑一片——显然还没天亮。青年转过视线,看到自己的手机在床旁的小矮柜上闪烁个不停,这时睡在他旁边的叶修显然也被这铃声吵醒了,低声哼哼着翻了个身,又一头扎进暖烘烘的被窝里。

周泽楷连忙捞过手机,飞快的瞥了一眼屏幕——凌晨5:13分,电话来自英吉利海峡对岸。

他吃了一惊。

电话来自周泽楷在剑桥的老板。伍特先生是个性格有些刻板的英国绅士,平日里最重礼仪,若不是要紧的事,绝对不会不考虑两国间八小时的时差,在这时间给他打电话;况且平日里周泽楷虽然很受老板重用,但和伍特先生私交甚浅,加上老板知他沉默寡言,在他回到天朝以后,和轮回实验室的交流多由江波涛代为转达,他们这大半年来只发过几封邮件,从来没有通过电话。

心念电转间,周泽楷已经披了一件厚外套,翻身下床,快步走到窗边,摁下了接听。

电话收信清晰,电话那头的伍特先生确定了接听的是周泽楷以后,先告了个深夜打扰的罪,随后便开门见山地交代起来。电话那头的人滔滔不绝,周泽楷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回一句简短的话语。叶修原本就已经醒了,见周泽楷接个电话费时竟然这么久,干脆也坐起身来,扭开台灯,揉着迷蒙的睡眼,看着站在窗边低声说着话的恋人。

吐字圆润的伦敦腔透过电流声,在狭小的房间里流淌。叶修虽然听不清电话那头到底在说什么,可看到自家后辈紧锁的眉头,以及罕见的反复询问,他知道事情应该十分棘手。

电话足足说了二十分钟才终于挂断。

周泽楷捏着手机回过头来,台灯的光有些昏暗,叶修只觉得青年的表情大半藏在阴影里,低垂的眉眼看起来很是苦闷,“怎么了,有事吗?”他忍不住轻声问道。

“回英国。”周泽楷的声音很低很哑,但在安静的深夜,无比清晰,“马上。”


--------TBC-------


迟到了~><

大家新年快乐哒!


评论(16)

热度(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