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ABO)RARE(40)

之后的三天休假,叶修过得很悠闲,每天打打游戏看看影片,精神好的时候就改改论文,晚上再和周泽楷隔着屏幕四目相对,偶尔聊聊身边的琐事趣闻,只是一直没有把另一个小生命的存在告诉孩子他爹。

初四那天叶修早早回了实验室。这天兴欣大部分的人都还在假期里,毕竟春节是天朝人民最重视的节日,而且年前着实没日没夜地狠忙了一段日子,叶修和陈果商量过以后,大手一挥,让大家随意,可以休息到初八再回来,所以初四时只有家在S市的陈果来转了转,就留下叶修一个人忙他的事去了。

叶修在实验室一呆就是一整天。晚上八点多,还没吃晚餐的他终于饿得有点坐不住了,想到肚子里还有个球球,他连忙拿上饭卡准备去饭堂吃顿宵夜。

这样盘算着,叶修从自己的小办公室出来,来到外面的大实验室,随手拉开虚掩着的大门。出乎他意料的是,空荡荡的走廊里居然还有其他人——金香正站在外面,似乎被忽然打开的大门吓了一跳,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睁圆了眼睛瞪着叶修,而姑娘身边还站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不高不矮,黑黑瘦瘦,长得很普通也很面生。

“怎么了,有事吗?”叶修忙着做课题写论文,这段时间实验室的人事几乎全部交给陈果和方锐负责,他没插手过招募工读生的琐事,自然对这批孩子一点都不熟,他只勉强记得几个同学的名字长相,还有他们应该过完年就不会再来了这两件事。

金香眼神闪躲了一下,揪着手指,低着头局促地回答:“对不起,叶老师,我过年前把笔记本和文具落在实验室里了……”

“哦,那你进去拿吧。”叶修笑着点了点头,侧身让金香进了门。

金香的动作很快,飞快地从一张桌子的抽屉里翻出一本硬皮抄和一个笔袋,四周飞快地扫了一圈,和叶修道了谢,转身带着那个陌生男生走开了。

倒是那个干干瘦瘦的年轻人回头看了叶修一眼,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才跟着金香上了电梯。

粗心大意把东西落在什么地方的事情,在校园里再普通不过,叶修并没有太在意,仍然按照原定计划去饭堂吃了一顿迟来的晚餐,吃得饱饱的,还特意为了肚子里的团子多喝了一盒牛奶。

祭了五脏府之后,叶修又回了一趟实验室,把今天完成的部分重新修正了一遍,等他按了保存关闭文档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叶修伸了个懒腰,和屏幕对面的周泽楷道过晚安,关闭系统,把手提电脑锁进自己的柜子里,然后收拾好东西,锁上实验室的门,慢慢踱回自己的住处去了。


次日叶修比平常起得要晚一些,磨蹭到九点才出门。

昨夜开年的第一波寒流抵达S市,气温在短短数小时中直跌了十度,室外已经接近零点线了,天色阴沉沉的,朝阳隐没在厚厚的灰云之后,天上淅淅沥沥地飘着雨。

叶修衣服穿得薄,只在毛背心外面罩了一件呢绒外套,而且还没带伞出门,幸而雨势不大,住处离实验室也不远,他缩着脖子快步走回实验室,嘴唇冻得发白,一心想着回到实验室,第一件事就是把暖气开了。

正值寒假,而且还在年假中,整座实验楼里静悄悄的,连门房阿姨都偷懒没来守岗,铁门只是虚掩着,因为天色阴沉又没开灯的关系,楼道里光线昏暗,犹如黄昏,让人有种时间错乱的感觉。

叶修的刘海被雨水打得半湿,一缕一缕贴在额头上,冷风刮过,他打了个寒颤,冻得发麻的手抖索着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插进钥匙孔中。

咔哒一声,钥匙只转了半圈门就开了——这意味着门根本就没锁!

叶修心头一凛,猛地一把推开大门,伸手在墙上一抹,打开了实验室所有的顶灯。

他看到,兴欣实验室里乱得一塌糊涂,满地都是残破的纸片和玻璃,目光可及的几台电脑主机被拆得七零八落,屏幕也都裂了。叶修暗叫一声糟糕,连忙几步跨过满地碎屑,往自己的办公室跑去——果然,他的办公室门正大赫赫地敞开着,办公桌的锁被撬了,里面的笔记本电脑不翼而飞。


一小时后,接到叶修的联系的陈果匆匆赶到,看到实验室那一片狼藉的场面,顿时两眼一黑。

警察和保卫处,还有值班的校领导都来了,叶修穿着单薄的外套站在门户洞开的实验室里,正和一个做笔录的民警说着话,脸色苍白,但是表情镇定,一点看不出惊慌失措的样子。

陈果向叶修直奔过去,“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看着陈果名副其实“花容失色”的模样,安抚地笑了笑:“今早我来的时候,发现实验室成这样了,大型仪器还好,损坏的都是些天平一类的不太贵重的小仪器,但是所有电脑都被砸了,我的手提电脑也被偷了。”

“什么!?”陈果大声惊叫起来,脚下虚浮,摇摇欲坠。

实验室多数仪器的运行程序都是独立的,处理软件只装在控制它的电脑上,数据也只在用到的时候才会拷贝出来。现在电脑全砸了,那么里面的资料就危险了——加上最重要的一点,存着叶修论文原始稿件和整合后的所有资料的手提电脑被偷了,这就意味着这些日子以来的努力差不多都泡汤了。

叶修连忙扶住眼看着要就要晕倒的陈果,把人挽到沙发上坐下,又给老板娘倒了杯热水,让她好好缓口气。

陈果这时候哪里有心情喝水,伸手拽着叶修的袖子,两眼里水汽泛滥,露出难得软弱的表情,“到底是谁干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保卫处已经查过昨晚的录像了,”叶修解释道:“你知道我们这层的电梯出口有个摄像头,监视范围可以覆盖到我们实验室门口,但是刚刚去查的时候,发现摄像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推歪了,拍不到我们这儿了,所以现在也只能交给警察去查,暂时也没更多的线索了。”

“怎么会这样!?”陈果声音里带着隐隐的哭腔:“那这下怎么办?怎么办?”

叶修苦笑了一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是啊,该怎么办呢?……”


------------TBC-------------


感谢实验室小天使kukulia提供的技术支持!><


评论(24)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