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一(1)[天师PARO]

第一局、江岛凶宅


(1)

港城傍晚,闹市区逼仄的小巷子里,一只毛发蓬松的狸花猫正踱着慢腾腾的步子,穿行其中。它半眯着眼,表情轻松淡然,轻轻一掠,跳过地上一洼积水,在巷子尽头转了个弯,悄无声息地钻进一户人家的院墙围栏里。

院子里养了一只大狼狗,身材高壮,鼻头一块八字形的黑斑,样子看起来极是凶恶。

它眼见狸花猫闯进自己的领地,睁大眼睛,喉咙里滚过惊恐的呜呜低鸣,双耳下垂,两条后腿紧紧夹住自己的尾巴,噗通一下端端正正地朝着猫咪的方向趴跪了下来,从下颌到屁股蹦成一条笔直的线,五体投地紧紧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乱动。

狸花猫侧头瞥了狼狗一眼,抬起一只前爪挥了挥:“别怕,我只是借个路。”从猫嗓子里发出的,竟然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说完,它径直穿到围墙的另外一头,拨开一丛三角梅的花叶,一晃又钻了出去。

 

这是周泽楷来到港城的第二个月。

他出生江南世家,大概天生就有仙缘,从小双眼能辩非人之物、双耳能听幽冥之音,五岁被送到龙虎山修习天师道,师从掌门师弟,也算嫡传一脉的弟子了。

上月周泽楷虚岁刚满二十,他的师傅掐指一算,谓之术法已有小成,挥了挥袍袖就把他赶下山来,告诉他机缘在港城等着你,速速自去历练。

于是自从修道以来连山门都没下过几次的周泽楷,就这样只身一人下山,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来到港城,在闹市区林立的公屋群里租下一个小小的房间,一边给人相命相宅赚点生活费,一边寻找他的“机缘”。

只是因为他脸嫩又沉默寡言,从头到脚看起来半点儿没有方外高人的气势,加上不会说港城方言,和客人更是沟通困难。这一个月以来,他的生意很是惨淡,除了街坊邻居有几个阿姨大婶被他的俊俏电到,凑过来算个家宅姻缘,看看小鲜肉养养眼,再意思意思封个红包之外,他完全没有接过其他活计。

幸好港城还有个比他大一岁的师兄江波涛,其人性格温和、口齿伶俐,比他早下山两年,已经在这里站稳了脚跟,平日生意很是兴隆。而且两人从小关系就好,对方也乐得接济他,周泽楷这才总算不至于三餐不继、居无定所。

十二月的港城并不算冷——至少对从小生活在龙虎山上,又常年习武的周泽楷来说,只穿一件衬衣加一件薄外套已经绰绰有余。

这天是周五,周泽楷没有开摊做生意,天未亮就已经起床,简单洗漱以后便出门晨跑,沿着不远处的港湾海岸线跑了足有五公里,这时天色才真正亮了起来,他在一处屋邨区停了下来,照例在每天光顾的早餐摊子上买了一杯豆浆和两个三鲜素包,慢慢地吃完,然后散步回到住处。

到家以后,他先是将自己的房间打扫一番,连窗玻璃上经年的灰尘也仔细擦拭得一干二净,然后铺开蒲团席地而坐,静心打坐,心中默诵口诀。

这般入定就是几个小时,待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晚霞漫天的时间了。

周泽楷看了看窗外鲜红如血的夕照,觉得这火烧云的天象实在算不得是大吉之兆,他皱眉思考了片刻,又摸了摸空空的肚皮,最后还是决定出门觅食。

于是他拿上钥匙,低头穿鞋,关门下楼,向着街角的一家烧腊餐饮走去。

对周泽楷来说,除了过分红艳似血的夕阳,这一切都是普通的,极为平常的一天。

 

“喵呜~”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周泽楷停下脚步,低下头,困扰地看着那只忽然从路边窜出来扑到他脚边,然后就跟一块牛皮糖似的挂在他的裤脚上,甩都甩不下来的狸花猫。

正好猫咪也抬起头看他,一人一猫目光接触,狸花猫立刻眯起眼,软软地又叫了一声,大尾巴上下甩动,啪嗒啪嗒拍打着周泽楷的鞋面。

可怜周泽楷龙虎山学艺十五年,精通符箓,能掐会算,道通阴阳,甚至殄文都能读出八九成,但就是没学过和普通畜生沟通的技艺,走在路上忽然被一只猫缠上,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他蹲下身,轻轻抚摸着猫咪的背脊,见它没有半点避开的意思,又屈起手指挠了挠它的下巴。

一般猫科动物的体温都比人类略高,但这只猫是个例外,周泽楷摸上去,甚至觉得毛皮表面有些微凉。不过这猫体型丰满,长相慵懒漂亮,毛发虽长但蓬松干爽,一点不像只饿急了扑人求助的流浪猫,反而像自小养尊处优故而和人亲近的名猫。

周泽楷在狸花猫颈脖的长毛里翻找了一下,没有看到项圈,只能无奈地捏了捏扒在自己裤脚上的猫爪子:“饿了?”

猫咪仰起头,拖长嗓音软软糯糯地“喵”了一声。

周泽楷不管这只猫到底是不是听懂了他的话,权当那声猫叫是肯定句了。他俯身一把将大猫抱了起来,转身向隔壁街口的一家宠物店走去。

 

一小时后,周泽楷左手抱着猫,右手拎着大包小包的袋子,艰难地打开了自己租住的小出租屋的房门。

进屋以后,他把猫咪放到地板上,自己则盘腿坐在蒲团上,一边和狸花猫大眼瞪小眼,一边思考人生。

他原本只是打算到宠物店给猫买点吃的,但架不住店员姐姐热情到甚至有些狂热的服务,加上他本就不善言辞,完全无法在店员一叠声的称赞下解释这不是他的猫,最后等他回过神来,已经买了猫砂猫盘猫粮猫罐头以及其他零零碎碎的许多东西,还把猫咪带回了家。

说来也怪,一般的动物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都会忐忑焦躁,表现得十分不安,但这只猫却只是懒懒地往周泽楷脚边一趴,脑袋搁在他盘起来的小腿上,眯眼睡得一脸安然,大尾巴翘在半空中,钟摆一样悠闲地摇来晃去。

周泽楷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心想,也许这只猫是命中注定和自己有缘吧。

想到这里,他两手架在猫咪腋下,将它抱了起来,平举到自己跟前,和它四目相对,沉默了片刻,轻声说道:“以后,住这儿?”

狸花猫歪歪头,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只是张开嘴软软地“喵”了一声。

周泽楷把猫咪放在膝盖上,一下一下给它顺着毛。

这只猫有着黄白相间的毛色,脖子上一圈白毛特别蓬松,听刚才那个热心的宠物店姐姐唠叨的时候提起,这是挪威森林猫的特征。而猫咪背脊上有白底黄斑的花纹,最正中的一块像一片黄色的大叶子,叶片正中甚至还有一道脉络一样的条纹。

“叫你……”周泽楷盯着那块显眼的花纹,思考着自家新成员的名字:“叶……秋?”

被顺毛顺得正舒服的狸花猫耳朵动了动,抬起头,没有出声,只是用一对漆黑的竖瞳盯着它的主人。

周泽楷全当猫咪是默认了,把趴在腿上的叶秋翻了个身,开始给他揉肚子。

猫咪叶秋的肚子毛色是雪白雪白的,只在腰的位置上有两道从背上一直延伸到肚皮的完整的细条状金黄色毛发,像一根在它腰上缠了两圈的腰带,这等猎奇的毛色,让大猫原本就圆润的屁股显得更加突出。

周泽楷的唇角微微翘了起来,觉得自己新得的这只宠物真是可爱又乖巧,简直千好万好,称心得不得了。

他初次下山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自力更生,虽然有儿时好友拂照,但毕竟还是觉得寂寞,也许这只猫今天会跟上他,正是冥冥之中的定数,是祖师爷派来,陪伴自己一同生活下去的福星。

想到这里,周泽楷把叶秋放到地上,站起身,从印着宠物店Logo的大塑料袋里翻出一个猫罐头,掀开倒进食盘里,放到叶秋脚边,又照着宠物店店员教给他的窍门张罗饮水砂盘,忙得不亦悦乎。

待青年忙活完,一回头正看见叶秋埋头舔着食盘里的猫食,边吃喉咙里还边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吧嗒吧嗒吃得很香的样子。

周泽楷心头一暖,嘴角的笑意更明显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果然是江波涛的来电。

“小周,明天跟我到江岛一趟,有单大生意,得需要你搭把手。”江波涛了解自家师弟的性格,电话接通后,不等他说话,已经自顾自开始说了起来。

“嗯。”周泽楷应了一个单音节,表示他在听着。

“江岛中心酒店,”江波涛解释道:“那个有名的猛鬼酒店,你知道吗?”

周泽楷把手机夹在肩膀和侧脸之间,一边听师兄说话,一边打开笔记本,点开GOOGLE引擎开始搜索关键词。

很快的,他看到了这栋酒店的“辉煌”历史。

在寸土寸金楼价十万一平的港城,这栋装修豪华的酒店屹立在江边,却足足丢空了十年,既没有住客,也没有拆除。

江岛中心酒店落成于十二年前的初秋,背山面水,景观优美,刚建好的时候着实生意兴隆了两年。

可是十年前隆冬的某一个星期四,酒店里所有员工住客一夜间全部死于非命,第二天警察搜查酒店的时候,共找出106具尸体,全都死状惨烈,很多还是残缺不全的。

这桩离奇惨案当时轰动整个港城,闹得全城沸沸扬扬,到处人心惶惶,但警方调查了很久都没有定论,至今凶案仍然悬而未决。

从那以后,江岛中心酒店就空置了,再也不曾营业。偶尔有流浪汉闯入空置的建筑物中,或者附近街坊邻居夜里从外面经过,经常能撞见各种恐怖而诡异的异相,很快闹鬼的传闻就声名远播,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猛鬼酒店。

“有个从京城来的钟姓老板,最近买下了江岛中心酒店,准备拆了它建一栋新的写字楼,但似乎是在动工的时候出了点岔子,所以找了几个师傅明天过去看看,我也在受邀之列。”

简单介绍过酒店的历史,江波涛在电话里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横死过上百人的凶宅,怨气应当很重,不会那么容易对付。小周你的勘气和术法的功夫都比我精通,有你在,我也轻松一点,就一起去吧。”

当然,江波涛也有借这个机会让周泽楷在商界大佬们面前露一露脸的意思。

毕竟做风水这一行的,要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站稳脚跟,就得混出点名堂来,最快的办法莫过于借有钱有势的富商们之口留个好名声。

周泽楷却没有江波涛想得那么多。

他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查看GOOGLE地图里江岛中心酒店的卫星俯瞰图,这时他的新宠猫咪叶秋已经吃饱了,正在他脚边转来转去地骚扰着主人,还拿尾巴勾他的脚踝。周泽楷一心三用,还能有条不紊,着实也算是定力了得。

“明天早上九点,我来路口接你。”江波涛最后叮嘱道:“该准备的东西记得带好。”

“嗯。”周泽楷简洁地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这天周泽楷翻阅资料到十点,又花了两个小时画好符咒,躺到床上睡觉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这一夜,他意外地睡得很沉。以他的修为,五感通彻,灵台清明,平日里睡着时连发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照理说不可能睡得那么香甜,但他偏偏就陷入了这样的睡眠之中——甚至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睡梦里,他见到了一个穿着素色道袍的男人。

那个人的眉目说不上多么俊美,但五官清秀端正,看着觉得很是舒服,神情间带着旁人无法模仿的从容淡然,嘴角挂着一抹慵懒的微笑,让周泽楷心头泛起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切熟悉之感。

对方比周泽楷略矮一些,头上没有戴冠,只用一根碧玉簪绾了个单髻,那宽袍大袖、道骨仙风的模样,大有天际仙家不食人间烟火的飘渺空灵。

“谁?”梦境中的周泽楷,听到自己开口问道。

那人笑了笑,并未回答,只是信步闲庭一般,缓缓踱到他的跟前,然后竟然伸出手,摸向他的脸颊。

周泽楷吓得想要后退,但梦境中的身体却不受意识控制,一步也避走不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只白玉般修长细腻的手掌在自己脸上缓缓游移,从鼻梁滑到唇上,指尖甚至还从他的两片嘴唇之间探进半寸,轻轻摩擦着他的牙齿舌面。

从小在山上修道,清心寡欲,连仅仅只有过那么两三次的手活都觉到了罪恶感的周泽楷,哪里受过这样的调戏,憋得面红耳赤,心跳如鼓,简直快要崩溃了。

看到青年的又羞又怒,双眼圆睁的表情,梦境里的陌生男人微微一笑,身体往前一倾,凑得更近,温热的吐息随着嘴唇软软的触感贴到周泽楷的唇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然后,他伸手拔掉自己的发簪,绾好的一头乌发随即散落,青年顿时觉得像被一张黑色的网罩住,视线里都是随风飘舞的青丝……

周泽楷猛地从床上翻身坐起,脸颊通红,满头大汗,更糟糕的是,薄被掩盖下的裤裆凸起了一个令他无比羞耻的轮廓。



--------------TBC--------------



开新坑_(:з」∠)_

更新速度什么的,只能说我尽量,别太期待哒……


灵感来源及参考资料来自《易经》以及《茅山后裔》、《麻衣神相》、《苗疆蛊事》、《诡谈》、龙空和魔界论坛的资料整理板块,以及其他我曾经看过的各种恐怖灵异小说、电影和段子。

如有其他参考,后续补充说明。

评论(58)

热度(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