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一(7)[天师PARO]

(7)

江波涛护着钟少、楼冠宁和两个保镖,顺着安全通道下楼,飞快地往一楼跑去。

比起上楼时的步步为营,众人在饱受惊吓之后,几乎可以用“逃命”来形容现在的状况。五个人凌乱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呼吸声在狭窄黑暗的楼道里回响,衬得气氛格外恐怖。

江波涛走在最后,在楼道的一个转弯处用手电照了照墙壁,楼层号显示了一个大大的“3”字,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在二楼和三楼之间了。

就在此时,跑在最前面的保镖阿强忽然发出一声惊叫,随后是楼冠宁的惨叫声以及重物坠地的闷响,江波涛浑身一凛,手在扶手上一撑,身体腾空跃起,直接翻到下面一层去,“你们没事吧!”

楼冠宁和保镖阿强摔成一团,叠罗汉般趴在楼梯口,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江波涛把楼冠宁拉起来,只见这个仪表堂堂的富家少爷,这时候像个吓坏了的孩子一般,脸色发青,嘴唇颤抖着哆哆嗦嗦地叫道:“血……好多血……”

江波涛一低头,果然看到楼冠宁和阿强身上都沾满了将干未干的鲜血,看样子他们刚才是一起滑倒在了血泊里。他打着手电,顺着地上被两人蹭地凌乱的血迹往旁边照去,然后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看到,梁大师在十几级台阶之下,上半身卡进了楼梯扶手的栏杆缝隙里,下半身还悬在半空中,狭窄的扶手缝隙几乎将他拦腰夹成两截,但偏偏将断未断地挂在两根铁条之间,四肢还在摇摇晃晃的,像屠宰场里穿在铁钳子上的血淋淋的肉块,两眼圆睁,死状狰狞。

看到这一幕,江波涛果断转身,一手拽起吓坏了的楼冠宁,向其他众人说道:“不能走这边了,我们从餐厅穿过去!”

这酒店的设计,二楼是中餐厅,三楼则是西餐厅,两层之间有宽敞的台阶相连,二楼中餐厅的正中央,有一道长长的回转楼梯,直通到一楼大堂。江波涛记忆力不错,尽管楼层的设计图他只在进酒店前匆匆瞄过两眼,不过已经足以让他记住几道楼梯的位置。

虽然眼看着就能到一楼了,但前面横着一具死相惊悚的尸首,加上江大师是现在众人唯一可以依靠的人,钟少等几人都没有异议,转身跟着江波涛往三楼的餐厅跑去。

三楼的西餐厅一片狼藉,碎裂的杯子盘子散落一地,桌椅也横七竖八的倒了大半。唯一庆幸的是十年前出事时酒店经营惨淡,连带着餐厅里的桌椅也撤了不少,穿行其间还不算特别艰难。

饶是如此,在黑暗和心理压力的双重压迫下,还是不停有人绊倒和摔跤,短短数分钟的路程下来,众人的裤子已经被地上的碎瓷片碎玻璃划得裂口道道,膝盖和手掌手肘也割得血迹斑斑。

只是现在谁也没闲暇注意这些皮外伤,一心只想着逃命,连钟少和楼冠宁这样的公子哥儿,也没说半个字的抱怨,摔倒了自己爬起来,跟着前面的人继续跑。

 

“这边!”江波涛找到通往二楼的楼梯,回身挥了挥手电筒,向众人示意。

阿强扶着钟少,阿龙跟在楼冠宁身边,几人刚要下楼,这时钟少的目光朝台阶下望去,忽然愣住,接着大声“啊”地叫起来:“下、下面有人!”

听钟少这么一叫,所有人的目光和手电光束都集中到楼梯尽头。只见二楼的平台上左右各立着一根粗有两人合抱的水晶琉璃柱,呈半透明的浅金色,上面还花花绿绿地装饰着些中国风的图案,右边的那根柱子后面隐隐约约看得出站了个身穿黑衣,头戴乌冠的人影。

“那不是……陈大师吗?”阿华最先叫了起来。

陈姓道人自称麻衣一脉嫡传,进来的时候,其他人都穿着便装,就他一人身穿道袍,头戴五斗冠,打扮很是扎眼。虽然距离太远,看不清长相,但从身形衣着来看,必然是他无疑。

“陈大师!”看到陈道人还活着,大家都很是高兴。毕竟在这栋鬼楼里,多一个“专业人士”扶持,性命就多一分保证,众人都纷纷忘了就是这位“专业人士”刚才扔下他们自己逃命的事情,喊着陈道人的称呼,往楼下跑去。

“慢着!”江波涛大声喝止:“他的样子很奇怪!”

按理说,这楼梯也不过落差数米,有人站在楼下的柱子后面,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和说话声,早就已经探头查看了,但那人影却直挺挺地站在那儿,动也不动,这反应实很是诡异。

听到江波涛的话,其他四人都站住了,回过身一脸惊恐茫然地看着他。

江波涛不再多说什么,直接从跨袋里抽出一柄短剑,横在身前,步下楼梯,小心翼翼地向着那貌似陈道人的人影靠近。

他手里的短剑是他下山时,师傅赠给他的,除了罗盘之外的另一样饯别礼,是一把货真价实的古物,少说也有四百年以上的历史。相传这古剑是明朝水军大将用过的,杀过不少倭寇,是货真价实带着煞气的杀人利刃,配合着符咒阵法一起用,能镇邪辟凶,威力很是霸道。

见江波涛掏出了家伙,其他四人心神稍定,也战战兢兢地跟在他身后,慢慢走过去。只是他们越走越近,柱子后面的“陈道人”一动不动,像是丝毫没有察觉手里持着煞刃的江波涛靠近一般,仍然笔直地站住那里。

“陈道友?”江波涛试探着叫了一声。

对方没有回头,更没有答话。

江波涛心中一沉,似乎已经猜到了真相。

“他死了。”

说完他垂下手臂,不再做出戒备的姿势,绕道柱子后面,用电筒敲了敲那跟热熔玻璃制成的巨大柱子。

陈道人整个身体都融进了玻璃柱子之中,被浅金色的氧化硅结晶完全包裹住,像封在琥珀里的一只虫子一般,还保留着临时前双眼圆睁,张口嘶吼的惊悚表情。

“卧……卧槽……”大概是惊吓到了极点之后,神经反而突破下限变得坚韧了,一开始看见尸体吓得站都站不起来的钟少,现在已经振作了起来,看到柱子里封着的“标本”时,甚至都能吐槽了:“这样都行!这鬼杀人也太有创意了!”

“总之,不管是什么干的,”江波涛转过身,向众人说道:“当务之急是赶紧出去,我们快走……”

 

话音未落,他忽然在视野的余光里瞥到一抹白色,还来不及反应,就觉得左肩一阵剧痛,然后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住,浮空甩了出去。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众人看到江波涛被一条白色的人影抓住肩膀,一瞬间身体就被拽离了地面,像一口破麻袋一样往墙上撞去,都吓得惨叫了起来,呼啦一下四散而去。

此时江波涛被巨大的力量拖行着,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左肩上,那锥心刺骨的剧疼,普通人早就受不住昏死过去了。只是他毕竟龙虎山上学艺多年,身体和心理素质都比一般人优秀得多,眼看着要撞到墙壁,他立刻抡起右手擎着的短剑,狠狠往肩上那玩意儿上刺去。

噗嗤一声,剑身刺中什么东西,那感觉就像插进了一块轮胎皮里一样,韧而阻力巨大。

就在刺中那东西的下一瞬间,江波涛感到肩上的巨大力道骤然一松,他随着惯性凌空撞到墙上,顿时浑身震得发麻,宝剑几乎脱手飞出,来不及调整姿势,身体又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这一撞一摔,让江波涛伤得不轻,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他勉力支撑着翻身而已,抬头的瞬间,已经见到一条白影嗖地一声从头顶晃过去,直扑几米开外的楼冠宁和保镖阿华。

“小心!”

江波涛才刚刚出声示警,下一秒,阿华的惨叫声已经骤然响起。

那身高一百八十多公分,体重起码有一百六十斤的壮小伙,被白影扑中,立刻整个人飞了出去,一头撞在大理石制的料理台上,“碰”的一声闷响,天灵盖迸裂,脑浆飞溅,当即没有了气息。

白影丢开已死的阿华,又飞身向不远处的楼冠宁扑去。

“快跑!”江波涛手持古剑,一边大声叫着,一边向楼冠宁的方向奔去。

其实不用江波涛提醒,楼冠宁已经转头就跑。

然而那白影的速度实在太快,两下起落,已经到了目标的背后。

楼冠宁扭头看了一眼,那白色的人影已经蹦到了他的正后方,伸出一只苍白干瘪的爪子向他的后心抓去。

可怜这位京城大少从小养尊处优,日子过得舒心顺遂,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死得这么窝囊,这时候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但在求生欲的驱使下,仍然拼命迈着双脚,徒劳地想要挣扎活命。

“趴下!”

就在楼冠宁眼看着就要玩完的那一刻,黑暗和混乱的餐厅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年轻男人的断喝。

楼冠宁不知声音来源,也不知对方叫的到底是不是他,只是本能地两手抱住脑袋,往地上一趴——在下一秒钟,一道金光从他的头顶掠过,如同一只破空的箭镞,射中了追在楼冠宁身后的白影。

那道白影被金光打中,没有出声,只是大幅度地向后一跃,疼极了似的蹦了几下,然后像只大壁虎一样嗖地贴到天花板上,“呼”地闪进了黑暗之中。

两手护头趴在地上的楼冠宁等了十来秒,预料中的疼痛和死亡都没有到来,他瑟瑟发抖地抬起头,借着摔在旁边的手电的光,他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青年男子,手中杵着一把奇怪的伞,蹲在自己面前,唇角带笑地看着他。 

“小楼,你还好吧?”陌生的男人笑着问道。

楼冠宁愣住了,连起身都忘了,他傻傻地盯住男人的脸。

眼前这人看上去比自己年长那么几岁,二十五六的年纪,眉目俊秀,五官端正,表情从容,看上去很容易令人心生好感。但这样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忽然出现在一栋闹鬼的废弃酒店里,在关键时刻救下了自己,还用这么熟稔的语气叫他的名字——这太过巨大的信息量,让楼冠宁饱受惊吓的神经都快要短路了:“你……哪位?”

陌生的男人笑了笑,右手指尖不易察觉地抬起,轻轻在楼冠宁额头上扫过,“抱歉,有事来迟了一点。”

楼冠宁又是一愣,脑海中混乱了几秒,然后一咕噜翻身而起,一把抓住面前那人的手:“叶大师、叶大师!你可来了!你可终于来了!”他热泪盈眶,简直比见到亲爹还要激动,用带着哭腔的嗓音嚎叫道:“叶大师,救命啊!!!”

 

 

------------TBC------------

 

 

上一章有个妹子帮忙捉了虫,当时出门在外,爪机客户端一按留言回复就闪退,没办法道谢,等换了脑机再刷开留言,雷锋姑娘已经找不到了_(:з」∠)_

 

总之,非常感谢这位姑娘啦!><

 

另外这两章的部分梗由kukulia友情提供,如果有被吓到的,请温柔地去抽打她谢谢~⊙▽⊙

评论(44)

热度(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