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一(10)[天师PARO]

(10)

周泽楷被叶修拉着,顺着黑暗的安全梯往高层跑去。

即使楼道里的消防门已经掩上,周泽楷跑上楼梯时,仍然感受到了身后的热浪滚滚袭来。

因为电筒丢了的缘故,周泽楷即使暗视力较一般人好上许多,但在连窗户都没一扇的楼梯里,还是看不清脚下。慧眼在这个环境里也无济于事,他干脆“闭”上了,破罐子破摔,任由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牵着他的手,一路带着他跑。

修道的人精阳旺盛,体温也比一般人高些,但周泽楷觉得叶修的手似乎比自己的要凉,清爽无汗,指节特别柔软,触觉令他觉得有点熟悉。但天地良心,他长这么大,只在习武中短暂地触碰过同门师兄弟的手,根本不可能和别人有这般掌心相扣的经历。

“那两只玩意儿,叫儡童子,”似乎感觉到周泽楷的走神,叶修轻轻捏了捏周泽楷的手,“楼里原本有三只,我搞定了一只,现在就剩俩了。”

周泽楷听到了一个陌生名词,连忙回过神来,低声问道:“儡童子?”

“这是傀儡降的一种。”

叶修边跑边解释道:“将十来岁的孩童用白陶土封住七窍后活活闷死以后,使其三魂七魄不散,随后切开尸身的所有关节部位,再用附着降咒的黑线将碎块重新缝合,使秘法将其养成可以役使的傀儡。这样做成的儡童子,因为生前横死后魂魄不得离体,怨气深重,而且关节由黑线连接,不会产生尸僵,所以比普通的行尸行动迅速得多,如果操控得法,就会成为非常强大的杀生邪降。”

听完叶修的说明,周泽楷吃惊地睁大眼睛。他在术法图志里见过不少邪祟手段,但像这样灭绝人性的降术,却还是第一次接触。

“……叶前辈。”青年思考了片刻,决定还是以前辈称呼这个陌生的青年,“操控?”

“但凡降术生就的邪物,多半可以由施法者操控。”叶修拍了拍裤兜,里面传来小石子碰撞的咯啦咯啦的细碎响声:“我在一楼的大堂找到七根死玉雕成的短签,钉在七煞方位的墙缝中,上面刻着役鬼殄文,想必就是将儡童子困在这栋建筑物中的手段吧。”

说完他飞快地掏出一根,递给周泽楷看。

周泽楷接过冰冷的玉签,手指在寸许长的方形表面上摸了摸,果然感到上面密密麻麻刻着的仿若蚯蚓般的文字,这便是专门给阴魂看的殄文了。

他瞬间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并且在心中暗暗叹服叶修的见识。

想必这三个儡童子便是下降之人带进来的,而酒店所在之处的七煞位被符签钉住,它们就无法离开这个区域,只能在酒店里活动,但凡进入酒店的人,都会被它们视为猎杀目标。

周泽楷想了想,又问道:“……十年前,警察呢?”

若是果真如叶修认为的那样,儡童子就是造成一切惨案的真凶,那么他们应该已经被“钉”在这里十年了,除了横死的一百零六名酒店客人和员工,当初那些来收拾残局的警察也理应逃不过他们的虐杀才对,为什么他们却能安然出去呢?

叶修在黑暗中摇了摇头,“我也只是推测,施降的人应该有自己一套镇压儡童子杀性的方法,只是这套方法不知是意外的还是故意的,现在被解开了而已。”

听了叶修的猜测,周泽楷也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而且现在不是纠结因果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先把两只儡童子解决掉。

他对役鬼降了解甚少,即使知道了它们的真身为何物,一时间也没想出什么破解之法,被叶修拉着跑了几层楼,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对付?”

话音刚落,周泽楷觉得旁边的人似乎轻声笑了起来,气音里不带任何嘲讽,反而有种长辈对好奇的后辈那种特有的纵容意味。

他听到叶修不答反问:“小周,你会用落雷符吧?一次最多可以同时引发多少张?”

“……四张。”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回答。

他的心里升起一股十分不祥的预感——照刚才这位前辈放火烧房的豪迈劲儿,现在五楼铁定还是一片火海,搞不好火苗都开始往楼上蹿了,现在又来问他落雷符,该不会是想在室内引动雷火吧?

然而被他料中,叶修开心地哈哈笑了起来:“很好,那么等会儿引雷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等等,前辈!”周泽楷着急了起来。

叶修回过头来,似乎对着他挑起唇角,神秘地笑了笑,“放心,交给我。”

 

*** *** ***

 

江岛中心酒店的顶楼有一间多媒体会议室,空间宽敞,有一张可以容纳24人围坐的长方形长桌,以及全套在十年前来说十分先进的3D投影播放设备。

叶修和周泽楷现在就身处在这个会议室中,忙碌地布置着即将到来的战场。

周泽楷用一柄小刀割破手指,在宽大的桌面上画了一个巨大的模拟人阳气的生符,又在咒符上方排上铜钱和鸡喉,东南西北四面各放上一张落雷符。

“速度快点,楼下的大火阻不了儡童子多长时间,它们很快就会跟上来。”叶修绕着桌子拉了一圈拴着铃铛的红线,又摘下江波涛给他的生符,飞快地在会议室西北面墙角用礞石粉画了一个直径三十公分左右的圆圈,自己跳进去以后,又招呼周泽楷赶紧站进来。

听到前辈的催促,周泽楷三下五除二搞定手上的活儿,跟着进了圆圈。

礞石粉有遮蔽元阳外泄的作用,站在用它圈出的区域内,活人身上的阳气就会被遮盖住,不容被邪祟之物发现。

然而叶修这个圈实在画得有点儿小,两人站在里面,几乎是身体紧贴着身体的状态。周泽楷不知为什么觉得有点儿窘迫,幸好会议室的落地窗拉了厚厚的一层天鹅绒窗帘,室内光线昏暗,他发红的脸颊和耳朵并不显眼。

叶修像是全然没有察觉两人过于亲密的距离有什么不妥一样,侧头看向周泽楷,嘴唇几乎蹭到了他的耳朵:“做好准备,要来了。”

“嗯。”周泽楷耳朵发痒,但大敌当前不敢分心,忙收敛心神,开了慧眼,直勾勾地盯着洞开的会议室大门。

果然,那两只儡童子来得很快,要不了半分钟,周泽楷已经看到两团浓郁的黑雾徘徊在视野中,似乎正扒着门框往会议室里探头探脑,觊觎着桌上那团强烈的生气。

“呵,还挺聪明的。”叶修用气音笑道,右手掐诀轻轻一弹,立在生符上的两根鸡喉啪啪折断,周泽楷慧眼中见到生符上凝聚的橘红气韵随之摇曳了两下,仿佛真有生命一般。

果不其然,那两只儡童子立刻摆出了攻击的姿势,嗖嗖两下蹿上天花,以居高临下的姿势,一先一后向桌子扑了过来。

“就是现在!”

叶修大叫一声,十指手诀再度飞快改变,地上绕着桌子盘的一圈红绳顿时像被无形的手扯紧一般,凌空悬起,十数只小铜铃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那两只儡童子听到铃声,惊觉自己已被红绳圈住,此时它们已经扑落到桌上,踩倒了数根鸡喉,像只大蛤蟆一样,两脚一蹬就要跳开。

周泽楷此时右手一探,两指并拢,指尖指向绳圈中心,大喊一声“破!”——生符四周的落雷咒顿时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同时迸发出四道蓝白雷光,骤然炸裂开来。

强大的电流缠上儡童子,把它们炸得滋滋作响,一股焦臭的味道很快弥漫在空气之中。

两只儡童子结结实实受了四道落雷,着实伤的不轻,但它们是用邪降制成的凶煞邪祟,兼之杀人众多,身上怨气极为强烈,这四道雷击并不能彻底将它们摆平,此时它们全然不顾周身电光,挣扎着要冲出绳圈。

叶修跃出礞石粉划的圆圈,手中的怪伞收成一杆长枪的模样,横在两只儡童子突围的方向,持伞一扫,四两拨千斤将它们重新丢回了绳圈中心,同时他甩出数张黄符,噗噗正中儡童子的身躯。

叶修使出的符咒正是他先前用过的请天火符,伴随着闪烁的雷光,儡童子瞬间变成了两枚熊熊燃烧的巨大火球!

下一秒钟,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响彻了整座酒店,这声音既像炸药爆破,又似六月惊雷,十二层楼的窗玻璃几乎应声全碎,散落的碎屑炸开足有方圆数十米。

“天破!”周泽楷惊喜地睁大眼睛。

这声雷鸣般的巨响,正是术法、邪祟被破之后的“天破”之音,声音越响,则证明被破除的力量越是强大,而此时这般几乎让人以为楼要塌掉的动静,则可想而知这几只儡童子有多么难缠,布置在酒店里的邪降又是何等凶险。

 

“搞定了。”

叶修笑着收起伞,退到周泽楷身边,喜滋滋地看着身前熊熊燃烧的火焰,两颊被火光醺得通红,双眼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

“……………………”

周泽楷看了看身边的放火狂魔,“我们,怎么出去?”

别说那天火咒引来的大火已经把整张桌子点着,火苗甚至已经蹿到了天花板和门框上了,光是楼下那估计烧得正热闹的几层,周泽楷就忍不住担心,他们即使已经破了酒店里的邪祟,也没办法全须全尾地活着出去。

“跳下去呗。”叶修指了指身后的落地窗,“正好玻璃都碎了,砸都省得砸了。”

“………………这是十二楼……”即使好脾气如周泽楷,此时都忍不住额角青筋微微跳动。

“放心,信我。”叶修笑眯眯地回答,脸上的表情压根没有一开始的高人派头,反而好像一头呼啦呼啦摇着尾巴的大狐狸精,“I jump,you jump。”

说完,一把抓住周泽楷的手,在青年反应过来企图挣扎的那一秒钟,叶修往窗外一跳,纵身跃了下去。



--------------TBC--------------



下次更新这章就可以结束啦(。・∀・)ノ゙

差点忘了说了:最近几章的灵感和参考除外第一章提及的,还有《鲁班的诅咒》、《茅山术》、《中国奇俗大全》等书籍

评论(34)

热度(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