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二(1)[天师PARO]

写在前面:

本篇提到的节目拍摄,主要参考模式是日韩泰台港都非常常见的灵异题材谈话类节目,具体节目在文后已列出,网上都可以搜索到相关视频资源。

lo主保证一切灵感来源只作综合提纲参考,绝对不复制、改编、抄袭任何具体故事。

求不要再追问为什么没有提到某某某作品之类的问题了,并不是只要选材有交集的作品本lo主就一定看过的otz


-----------对不起占篇幅废话了------------


第二局、都市怪谈


(1)

港城的老城区有许多老旧、逼仄的,窗户狭小形如鸽笼的廉租房。

在一条名为“红砂街”的巷子里,有一栋九层高的独栋廉租屋,名叫“旺福楼”,挤在周围许多类似的建筑中,外墙被密密麻麻的广告牌占据,只勉强看得出墙面漆成了红绿两色,看样子楼龄不下于三十年了。

旺福楼的顶层北向最后一个套间,此刻房门紧闭,木门上歪歪扭扭地钉着一个牌子,上书“风水堪舆,铁口直断”八个大字。

这个套间里原本就采光不佳的窗户上拉着厚厚的窗帘,门内光线很暗,墙上供着一尊古怪的神龛,香案里插着三柱线香,整间屋子里烟火缭绕,如坠云里雾中。

房间正中摆了一张长桌,桌前桌后各坐了一个人。

桌前的男子说道:“昨晚老头去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年纪不算大,大约三十上下,低沉嘶哑。

桌后的男人往大班椅上靠了靠:“算来也差不多就是这几天了。”他的声音略显苍老,缓缓转着手里的念珠:“老头当年自己放的儡童子,却没能力收回,只能用血下咒镇住它们的凶性,十年下来精气也该耗得差不多了……”说着他喝了口茶:“而且傀儡降一旦被破,施法者必然遭到强烈的反噬,他还能撑上大半个月……呵呵,已经很不容易了……”

“可是……”年轻一些的那人还想要说。

大班椅上的老人摆了摆手,打断了对方的话:“无所谓,我倒要看看,这能破儡童子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 *** ***


时针指向午夜三点,周泽楷躺在他租住的小房间的床上,眉头紧锁,脸颊绯红,呼吸急促,睡得很不安稳。

当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装潢古雅的楼阁中,身下是一张海棠攒花的拔步床时,他知道自己又被梦魇魇住了。

帘帐的一角挑了起来,他看到床外挡了一扇山水屏风,只是上面除了高山大川外,还绘着许多奇形怪状的走兽飞禽,看样子像是山海经里的怪物。

这时周泽楷耳边传来瓷皿轻轻碰撞的声音,片刻之后,一个穿着玄黑道袍的青年男子,手里端着一盏茶,慢悠悠地绕过屏风,出现在他面前。

“你来了。”那青年男子这回没有绾发,长发散在肩上,一缕发丝随着他低头的动作垂落到躺在床上那人的鼻尖。周泽楷闻到发梢上有股淡淡的檀香味,心头不由得一荡,仿佛觉得这味道很是熟悉,但细想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见周泽楷没有答话,只睁着两眼,怒气冲冲地瞪着他,那青年微微一笑,撩起袍角,轻巧地往床边一坐,悠闲地喝起茶来。

待到一盏茶快要见底,周泽楷终于忍不住了:“……这是哪儿?”

青年把喝空的茶盏放到床边梨木矮几上,回头笑道:“这是我的住处。”

周泽楷又问:“你是谁?”

青年一听,笑得更乐了:“何苦每次都问一遍呢?反正我就算答了,等你出了这儿,也会完全忘记的。”

说着,他伸出手,一颗一颗挑开周泽楷的衬衣扣子,同时柔软的嘴唇凑近床上动弹不得的人,湿润温热的吐息随着暧昧至极的话语吹进对方唇畔间:“春宵苦短,我们先做正事……”

……

周泽楷从梦魇中惊醒,一咕噜翻身坐起,撩起薄被,低头看了看自己湿漉漉的裤裆,羞愤惊怒交加之下,简直有种无地自容的挫败感。

这邪祟入梦,同他在梦中行那不可告人之事的该死情况,已经持续了快有一个月了,每每隔三差五就来上一回,都快要令他精神衰弱了。

无论他找了多少种办法,藏刀也好、结绳也好、布阵也好、画符也好,都没办法防住这入梦的邪魇,每每总是他换一个手段就消停两三天,要不了多久那玩意儿又大大方方的再来骚扰他。

上星期周泽楷终于受不了了,他觉得自己大概是修为不够见识不足,才降不住这孽障,于是只得忍住羞耻向自己师傅求助。他在电话中支支吾吾断断续续说清了情况,师傅源真道人立刻替他起了一卦,然后长叹一口气,回了他一句话:“乃汝之因果也。”

这话翻译过来就是:这是你自个儿的事,只能靠自己解决,师傅也帮不了你了,自己看着办吧。

周泽楷听了,只能悻悻然挂断电话,闷头翻古书寻典籍找方法,和那梦中魇物继续斗争——只是现在看来,他所做过的努力,作用都不太明显就是了。

想到这里,周泽楷脸颊通红,表情更加恼火了。

他梦中那长着青年男子样貌的邪祟之物,简直欺人太甚,从一开始的只是摸摸脸亲亲嘴,到现在的……

周泽楷愤愤地在床上锤了一拳,脑中不能避免地浮现方才在梦中两人衣物全褪,赤裸相对,肌肤相贴的情景,还有青年修长洁白的双手在他笔挺的器物上缓缓滑动,轻拢慢捻的微妙触感……

不得不承认,那销魂蚀骨的快感难以形容,身体的反应根本不受意志控制,以至于梦醒之后,才发现元阳已经泄得满裤子都是了。

而最让他气愤的是,无论是梦中还是醒来,他都找不到行这些龌蹉事的真凶,甚至连对方的相貌和名字都没法记住!

周泽楷张开慧眼,在房间里扫视了一番,只见他三天前布下的锁魂阵还在床尾纹丝未动,而房间里除了自己和猫咪叶秋之外,再不见有其他能量团。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家的猫。

可除了慧眼之中看不出半点破绽,他还试过地将一道“真君驱妖符”贴在猫咪叶秋身上,当时那胖毛球只是抬起后脚,艰难地去够黏在自己背上的黄纸,一点没有山精野怪被这道符咒贴上时的惊恐挣扎——这令周泽楷不得不相信,它就是只除了卖萌之外百无一用的普通的猫。

无可奈何,周泽楷只能再次认瘪,默默地爬起来换裤子。

“……喵?”

睡在周泽楷枕头边的猫咪叶秋,似乎感到了主人起身的动作,两眼半眯,睡眼惺忪地叫了一声——自从早前某日,叶秋爬到主人床上睡觉而没有被赶走之后,它就再也没有睡过自己的猫窝了。

周泽楷坐在床边系裤带,回头看见猫咪叶秋一脸好梦刚醒的模样,在枕头边四仰八叉摊成大字型,心里就十分来气。他伸手抓起睡得软绵绵暖呼呼的大猫,压在膝盖上就是一顿乱揉。

“蠢猫!”周泽楷屈指在猫鼻子上弹了一下,恨恨地骂道。

常言道,猫眼通灵,能视幽冥。

周泽楷愤懑地想:可他这个主人受邪物入梦骚扰都多少次了,这笨猫却从来只在旁边呼呼大睡,连一点儿警觉性都没有,真是养它何用啊!

可惜叶秋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周泽楷的不满。

它摊开四肢舒服地躺着,任由主人又搓又揉,大手在它的脑袋上来回倒着毛,把猫耳朵捏成兔耳朵又捏成驴耳朵,也毫不反抗,反而发出呼噜呼噜的呻吟声,两眼眯起,下巴抵着周泽楷的大腿蹭来蹭去,一副被摸得很是舒服的样子。

拿猫撒了一通气,周泽楷没辙了,只能抱着猫重新躺回床上,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


次日天亮,周泽楷照例起来晨跑,回来后给猫咪准备了吃的,又一头扑进了典籍中,试图找到一个彻底解决梦魇的办法。

时间很快到了早上十一点,周泽楷的手机响了,来电的居然是楼冠宁。

“Hi!周大师啊,最近还不错吧,业务忙吗?”电话一接通,楼冠宁简单地寒暄了两句,听到周泽楷十分实诚地回答了“不忙”之后,立刻开门见山地说道:“有个生意介绍给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嗯?”周泽楷回了个带着问号的单音节。

“是这样的……”楼冠宁立刻滔滔不绝起来。

原来楼冠宁的世伯介绍他投资了一个电视节目的拍摄,题材是纪实性灵异恐怖片。

所谓“纪实”,大致上就是到港城本土和周边地区实地拍些惊悚灵异传闻,先装神弄鬼渲染气氛,再请些大师高人点拨化解一番——这类题材如果拍得好,在港城、湾岛、扶桑等地都非常吃香,收视不俗。

“导演是我世伯的一个朋友,姓魏,早期是拍小成本B级片起家的。”

楼冠宁语速飞快地说道,周泽楷甚至还在琢磨着要不要问一句“什么是B级片”,他的说明已经飚了老长:

“后来老魏进了玛瑙台,改拍僵尸片啦,拿过好多次年度收视冠军,很厉害的!这次是他第一次拍这类型的灵异实录,我就想啊,一定要给介绍个点子硬的高人进组才行……本来嘛我是之前邀请过江大师的,可是他说肩膀的伤才刚好,不太合适跟组四处辗转,就向我推荐了你。我一想对啊,周大师你这么帅,身高腿长、盘靓条顺,肯定妥妥儿的师奶杀手没商量啊!”

在楼冠宁大喘气的空隙,周泽楷终于逮到了说话的机会:“电视,没拍过。”

“没事没事,”楼冠宁立刻表现出了一个生意人的精明强干:“导演老魏很有经验的,你照着剧本和导演说得演就行了。再说你可是如假包换的真高人啊,本色演出,平常就走走过场,关键时候给观众解解惑什么的。还有,不会说港城方言也没问题,后期可以给你加配音啊!……而且,”他顿了顿:“片酬很不错哦,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周泽楷感觉自己受到了会心一击。

他最后挣扎了一下:“可是……猫……”

“哎呀,我都忘记了周大师你养猫了!”小楼在电话那头一拍大腿:“你一个人住吧,如果不方便寄养在宠物店……你的猫乖吗?性子不野那就带着一起去呗!反正只要关在笼子里别乱跑,现场随便找个staff照看一下就是了。”

周泽楷捏着手机,不吱声了。

叶秋猫咪迈着优雅的猫步踱到他的脚边,两只前爪勾着他的裤腿,仰头喵喵叫了两声,大尾巴扫来摆去,往周泽楷的脚踝上一缠,圆溜溜的两只猫眼忽闪忽闪地看着主人。

“好,我接。”周泽楷对楼冠宁说道。

……为了猫罐头和妙鲜包,拼了!




-------------TBC-------------




本章灵感和参考是《毛骨悚然撞鬼经》、《鬼话连篇》和《魕》等等等恐怖灵异节目,还有小伙伴们的脑洞,感谢她们!><

评论(54)

热度(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