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二(10)[天师PARO]

(10)

解决小鬼缠人的方法通常有两种:第一种是烧毁象征契约的人偶、雕像等物品,然后强行驱散或者超度婴灵,但这种方法危险性比较高,尤其是碰到小鬼煞气特别重的时候,单方面撕毁契约会激怒它们,造成相当棘手的局面;第二种则是制造出主人已经亡故的假象,让婴灵以为饲主死亡,不再受束缚的婴灵会因为恢复自由身而怨气大减,超度起来要容易许多。

叶修当然不打算多生变故,于是自作主张替柳非做了决定,选择了第二种方法。

柳非听过说明之后,哭丧着脸同意了叶天师的主意,硬着头皮割开手指,又压又挤的,总算在一只小杯子里凑了半杯血。

随后柳非被房间的主人们请了出去,只留下她那装着人偶的瓶子和盛放指甲的锦囊,并被叶修叮嘱绝对不能靠近他们的房间两百米之内。

柳非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像只受惊过度的小雀儿一般,坐立不安。同房的化妆师沉玉多次试图安慰她,但得到的只有对方心不在焉的“没事”和“别烦我”两种回答,也只好不再管她。

晚饭时间叶修和周泽楷两人都没有出现在餐厅里,只是听说他们叫了客房服务,晚餐直接送到房里去,柳非没辙,只好忐忑地继续等着。

第二天,摄影队在旅店大堂集合准备出发之时,柳非才总是再见到了叶修和周泽楷。

“两、两位天师……”趁着和周叶两人擦身而过的间隙,柳非低声问道:“那件事……怎么样了?”

周泽楷照例没有开口说话,回答她的是叶修:“我们用你的血液制造出你已经死亡的假象,成功瞒过你养的‘儿子’,然后把瓶子和锦囊都烧掉了。”

柳非听到“儿子”两个字,浑身汗毛直立,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现在你们之间的主从契约已经解开,它不会再缠着你了。”叶修继续说道:“不过那婴灵养得久了,已经‘成长’了不少,而且因为被术法束缚多时,怨气和煞性都很重,一时半会想要送走可没那么容易。所以我们只好先用法器将它装起来,等以后再送去道观里供奉超度了。”

“这、这么说……那、那东西,你们还、还随身带着?”柳非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眼眶里水汽弥蒙,几乎就要哭出来了:“就不能想想办法……比如、比如把它打散了吗?”

“柳小姐,”叶修唇角的笑容敛去,眯起眼,语速放慢:“万物必有因果,凡事不要做得太绝。你是聪明人,应该懂我的意思。”

柳非又打了个冷颤,不敢再多说什么,连声表示她全听两位大师的意思。

接着她诚恳地道了谢,并且承诺回去港城后,必然会付给他们帮自己处理小鬼的酬劳,然后拖起自己的行李,扭头逃命似地远远跑开了。

 

*** *** ***

 

离开马来国,摄影组飞到了暹罗国。

暹罗国素有“千佛之国”的别称,到处寺院庙宇林立,建筑精致堂皇,街上随处可见身披袈裟的僧侣,强烈的宗教意味给这个古老的国家蒙上强烈的神秘气息。

根据剧本的安排,暹罗国的拍摄内容很多,从访问降头师到夜探古镇,起码要耗上一个星期。

因为在马来国出他们比预订的到达日期迟了将近两天,拍摄进度已经拖后了不少,在魏琛导演的拍板下,摄影组一下了飞机就乘上预订好的包车,一路前往第一个拍摄地点——距首都军贴市约四百公里的寺庙,素撒寺。

这个寺庙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专门供奉夭折的孩童。

据说不少堕胎的女子或者幼儿夭折的家庭都会将死去的孩子送到庙中超度,以期逝去的幼小灵魂可以安息。

柳非一听现在要去的是供养孩童、婴儿的阴魂的寺庙,立刻像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眼睛瞪得滚圆,喉咙里滚过恐惧的哀鸣,几乎是动用了全部的理智,才没有哭闹着拒绝今天的拍摄。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柳非受过先前的刺激后,恨不得一辈子不要再接触这些玩意儿。只是无论她内心有多么抗拒,身为一个三线新人,加上深知从前的“好运”也到头了,她好歹有点儿自知之明,明白自己没有耍大牌的资本,只能老老实实接受安排,硬着头皮坚持拍摄。

保姆车停在素撒寺门前时,已经是傍晚七点半了,夕阳完全隐没在西方的地平线下,天色很快暗了下来。

魏琛一边指挥着众人赶紧将器材道具准备妥当,一边带着翻译,和早先联系好的寺庙住持打招呼。

今天的拍摄,前半段是女主角柳非和男配陈夜辉的镜头,两人在素撒寺僧人的引导下参观庙中供奉的佛龛、灵位和骨灰盒。

后半段才轮到周大师出场,三人一起观看一场法事后,声称自己感应到寺庙中的灵体力量,神神叨叨一番后,来个热爱生命、反对堕胎的人性宣言,就算完成这个剧本的任务了。

因为周泽楷的戏份在后面,按照预定计划,起码得个把小时之后了,在叶修的建议下,魏琛让他干脆和叶大师一起留在保姆车里,先随便吃点什么把晚饭对付掉。

柳非在车上化好了妆,原本苍白病态的脸色好看了不少,她看着忙忙碌碌的场记和摄影们,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低着头,一步一蹭地挪到了叶修和周泽楷身边。

“叶大师、周大师,”她压低声音问道:“你们确定我真的不会被……那个东西……缠上吗?”

叶修把抽完的烟摁熄在路边垃圾桶的烟灰槽里,将最后一口白雾缓缓地吐出,才不紧不慢地回答:“你既然求了我们,就要信我们。放心,只要你进了庙里别说错话,不要乱碰东西,是不会惹上什么麻烦的。”

柳非“噢”了一声,垂头丧气地走开了,跟随来叫她的场记进了素撒寺。

寺庙门前的佛塔旁边,陈夜辉远远地看着三个人说话的情景。他看到柳非转身向他的方向走来,而叶修和周泽楷返身回到保姆车里的时候,低低地“啧”了一声,随后狠狠地咬住后槽牙,茶色墨镜后的眼神,变得如同蛇蝎般阴冷。


----------------TBC---------------


过渡章,明天进副本

评论(24)

热度(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