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二(11)[天师PARO]

(11)

寺庙里香火鼎盛。正殿正前方是释迦牟尼佛像,左右两面墙上镶嵌着一格一格的立柜,上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白瓷罐,带路的僧人向他们介绍,这里面装的都是早夭的孩童的骨灰。

僧侣领着众人绕过大殿,进入配殿后面的几个房间之中。房间里用悬挂着许多黄底黑字的经幡,将视野遮蔽得很是狭小,加上影影绰绰的烛光,屋内气氛显得十分诡谲而又神秘。

“这里是安置亡童们的遗物和供奉的地方。”

僧人合掌颂了一声佛号,引着众人穿行在层层叠叠的黄幡之中,示意他们看两旁的柜子。一排排的梨木矮柜,高度只到成年人的腰部的位置,里面放着各种人偶、玩具、婴儿鞋袜等等的东西,角落里甚至还摆放着两个摇篮。

这些东西似乎久未有人触碰,柜子上面落着厚厚的灰尘,属于不知名的逝者的纪念品在昏黄的烛火映照下,让人心中生出莫名的敬畏和悲凉之感。

柳非刚刚受过一场大惊吓,精气神皆萎顿不堪,即使在摄影机前强打精神,可她本身演技就很不怎样,再怎么勉强振作,在资深导演魏琛和几个老油条的摄影师看来,拍到的画面仍然令他们很不满意。

不过万幸的是他们拍的是灵异节目,不需要主角们表现得积极向上热血沸腾,反正后期剪掉臭脸的画面,再用音乐和滤镜渲染一下,出来的效果也差不到哪里去,所以也就不特地去为难小姑娘了。

几人走到房间深处,魏琛指挥着摄影师近镜头拍摄一个几乎有等身高的精致人偶和地上沾着香灰的蜘蛛网。陈夜辉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悄悄退到了人群的最后面,从裤袋里摸出一只寸许长的做工十分粗糙的木刻小人,“咔擦”一声拗断了它的脖子。

为了上镜好看,柳非穿着素色的短裙,踩着一对八厘米的高跟凉鞋,处理过毛发的小腿毫无遮掩地裸露着。

忽然,她感到一个凉飕飕滑腻腻的东西飞快地擦过她的左腿,她立刻一声尖叫,原地蹦起,扭头去看自己的脚下——柳非看到,一道灰色的影子擦过她的脚面,又迅速蹿到旁边的梨木柜子后面,消失不见了。

姑娘折腾到现在,已犹如惊弓之鸟,受不得一点刺激,顿时花容失色,大声惊叫哭喊起来。

其他人被她这么一搅合,当然无法继续拍下去,连忙凑过来,七嘴八舌地问Faya你到底怎么了。

柳非一边哭一边把自己方才的所感所见颠三倒四地说了一遍,魏琛等人和僧人们面面相觑,表情上都写满了难以置信,分明觉得柳非是在胡说八道。

就在这时,陈夜辉弯下腰,凑到柳非耳边,轻声说道:“Faya,我刚才也看见了,好像是个小婴儿在摸你的脚……”

柳非一听,面无血色,吓得站都站不起来,任凭其他人说什么都没用,哭着喊着要让周大师和叶大师过来。

陈夜辉直起腰,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对魏琛说道:“既然Faya这么要求,不如还是请两位大师过来一趟吧……您看,我们进度已经晚了,再耽搁下去,今晚肯定拍不完的。”

魏琛觉得他说得在理,自然同意了。陈夜辉主动承担起出去叫人的任务,叫上场记,就一同返身出了寺庙,径直前往停车场去叫留守在车上的周泽楷和叶修。

同一时间,车里的周泽楷和叶修正在吃饭,一人一盒菠萝牛肉咖喱炒饭吃得满头热汗。

当听说了柳非在寺庙里闹腾得厉害,说自己见鬼了,要他们去一趟的时候,叶修和周泽楷彼此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不过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玄学从业者,自然要保证客户有良好的服务体验,他们三两口扒光饭盒里的食物,收拾好行头下了车,跟随神情尴尬的场记进了寺庙。

陈夜辉故意落后几步,趁着没有注意的时候,折返到保姆车上。

因为司机还留在车里,车门是没有上锁的,他轻松地打开了后车厢门,拿到周泽楷留在车上的一个帆布背包,像翻找自己的物品一般,轻车熟路地从内侧的一个袋子里取出一个巴掌大的黄布包,揣进自己的口袋里,又匆匆忙忙地下了车。

 

叶修和周泽楷进了庙里,和几位僧侣查看了一番,保证也许只是些流窜进庙里吃香火的孤魂野鬼,并不是什么恶鬼之后,柳非才止住了哭泣,勉强接受了他们的安慰。

其后两位天师全程陪在柳非身边,众人再也没有碰到诡异的事,拍摄也得以顺利进行。只是被柳非先前的一哭一闹耽搁了不少时间,摄制组完成拍摄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

叶修和周泽楷好歹吃过晚饭,但其他人却还是肚腹空空、饥肠辘辘,这时候都难免生了怨怼之心,却碍着女主角的面子不好发作,不过脸色都不太好看。

他们一行人白天赶了飞机又坐了长途车,晚上忙着拍摄任务,连轴转了近二十个小时,此时全都又困又累,随便在路边摊上吃了点烤肉和印度抛饼填饱肚子,就横七竖八地睡在保姆车里,由导游和司机将他们送到了预订好的酒店中。

和先前在马来国呆过的渔港小镇乔汶不同,他们这次所住的酒店处于旅游景点附近,建筑和装潢都很时尚,楼高三十二层,房间数量过千,酒店大堂和各层走廊都有宽敞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城市里灯火辉煌的漂亮夜景。

酒店的电梯是很时髦的三面落地窗敞开式观光电梯,这设计对恐高症来说不啻是个考验。只是此时此刻众人已经血条耗尽,处在只要给一张床就能睡着的状态,谁也没心思去欣赏夜景,更没闲情逸致琢磨什么恐高不恐高的问题了。

房间的安排照旧,叶修和周泽楷还睡在一间。

只是得知这次是个标准双人套间后,周泽楷暗暗松了一口气,他不用再和前辈睡一张床,也不用再体验春梦和晨勃的双重尴尬了。

不过因为他们入住的时间比预计的晚了好几个小时,双人间数量比预订的数量少了一间,两个姑娘被安排在了比男士们低了四层楼的单人间里。

听说要自己睡一个房间,柳非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又不愿旁人多问,最后什么也没说,默默地接受了这个安排。

 

*** *** ***

 

柳非的单人套房不大,布置却很精致,她随手甩下行李,踢掉高跟鞋,顾不得换掉沾满寺庙香火味的套裙,扑倒在床上,连一动也不想再动。

她这数日来所受的刺激,已经快要把她逼疯了。

说到底,柳非当初不过是抱着投机取巧的心态,听信学长的怂恿求助虚无缥缈的鬼神之力,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徒。

只是这两年多来的好运所要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过了她的预期,后果严重到令她难以承受。即使周泽楷和叶修两人帮她除去了缠身的小鬼,并且再三保证她不会再遇到意外,也不能令柳非担忧惊恐的情绪彻底平复。

柳非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过,头埋在枕头里,一开始默默地掉着眼泪,随后嚎啕大哭。

她哭了许久,一直哭到声音嘶哑,泪腺干竭,累得再也睁不开眼睛,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两位天师的房间里。

大概是一起住了两晚,彼此之间已经渐渐熟悉,而且又是分床睡的缘故,周泽楷的精神状态明显放松多了。

叶修照例拿了换洗的衣物,毫不客气地先进了浴室洗漱,周泽楷则坐在落地窗旁的小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眺望着城市夜景,有一搭没一搭的整理着自己的东西。

周泽楷以往在山上苦修,即使来到繁华的港城,简朴的生活习惯仍然没有半分改变。他随身行李不多,除了两套换洗的衣物外,背囊剩余的空间里塞的都是些趁手的道法器物。

他先检查了一下画好的符咒,接着查看盛放朱砂、礞石、鸡喉等施术材料的油布小包里的东西是不是需要补充……收拾到包裹底层的时候,周泽楷忽然楞了一下,紧接着埋头翻找了起来。

叶修洗好澡,披着半湿的浴巾,边擦着头发边从浴室里出来,抬头正看到周泽楷把背包翻了个底朝天,眉毛紧蹙,似乎很是着急的样子。他奇怪地眨眨眼:“小周,你在找什么?”

周泽楷抬起头:“死玉,不见了。”

叶修低声“啊”了一下,“你是说,那块困着从柳非那儿搞来的小鬼的死玉?”

所谓“死玉”,指的是一种质量很差的玉石。

这种玉石色泽沉郁不翠、质地粗糙、水头浑浊且斑驳不均,根本连雕刻成小件的价值都没有,看上去就像路边的破石头。可是这种品相奇差的玉石,却有锢魂的效力,道家常常用以临时封禁怨祟和阴魂。

这次周泽楷随身带了一块半个巴掌大的死玉,原本只是出于有备无患的习惯,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他和叶修昨日亲手将柳非养的小鬼封在了里面,再用黄布绸包好,想回国以后送到合适的地方供养超度——不曾想到,原本好端端放在背囊内侧口袋的死玉,却莫名其妙地不翼而飞了。

叶修拍了拍了周泽楷的肩膀,“别急,你仔细想想,那玉你有没有再拿出来过?会不会落在什么地方了?”

周泽楷肯定地摇头,“没有,我收好的。”

“既然不是不慎遗落,那就只可能是被什么人偷走了。”叶修捏着下巴,低头思考道:“照理说,外人不可能知道死玉的特殊之处,若是为财,不可能只拿走它。所以会偷那玩意儿的人,绝对知道死玉的用途,而且知道里面正好‘装’着什么……”他沉吟片刻:“看来我们身边,有个深藏不露的同道中人啊……”

听到叶修这么说,周泽楷蹙起眉,思考了片刻,想起了重要的线索,“出发前,柳非肚子疼,”他用最简洁的话语向前辈描述自己曾经见到的蹊跷之处:“呕吐物腥似腐鱼,色如黄浆。”

叶修诧异地“哦?”了一声,食指手指抵在下巴上轻轻摩挲了两下:“听你说的……难不成,柳非除了被小鬼缠上之外,还很可能中了降头?……藏在我们这群人之中的,是个降头师?”

周泽楷腾地站起身来,快步冲出房间:“柳非有危险!”



------------TBC-------------


三次元忙成狗_(:з」∠)_

呜呜呜好想休假

评论(26)

热度(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