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二(12)[天师PARO]

久等了_(:з」∠)_

最近LO主亲人相继住院,外婆还一度因为呼吸心跳骤停在死亡线上转了一圈才抢救回来,LO主也因为压力太大,跟着大病一场_(:з」∠)_

万幸现在已经一切安好了TUT

从今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争取日更或者隔日更!

以上!



(12)


降术在东南亚流传甚广。这种最早由蛊术和茅山道术演变而来的术法,既可治病救人,又能杀人于无形之间。

周泽楷所习的龙虎山道术与茅山术一脉同宗,故而他对降术也算有些了解。

他当日看到柳非腹痛如绞,吐出一大滩味道奇腥、状似黏胶的黄褐色胃内容物的时候,就已经有所疑心了——因为这症状,像极了降术中并不罕见的一种,蛇血降。

这种降术盛行于南亚一带。制作方法是取一条剧毒蛇的新鲜蛇血,混合某种生长在阴暗沟渠里的螺丝壳的粉末,再加上降头师自己的血液和唾液,晒干后制成细末,混进茶水或饭食中给要下降的人吃下去。

据说中了蛇血降的人,会感到腹疼头昏,手脚麻木,频频呕吐胃脘中腥黄浆液,最后逐渐虚弱而死。其人死后,运势财权都会被施术者所夺。

这种降头施法手段不算高明,隐蔽性也不强,破解起来也并不困难,只要用特制的汤药混合符水,给中降者喝下去,将胃中毒物全部吐出来就行了。

但这个问题在于,他们开始只是以为,柳非只是被自家养的小鬼缠上,才会频频遇到危险。可若这一切是有人刻意布置,为了杀人夺运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潜伏在他们周围,并且已经和那个被他们收进死玉里的小鬼有了某种程度上的关联,才能这般准确的从周泽楷的背包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死玉。

既然那个人不惜冒着在叶修和周泽楷这两个天师面前,暴露自己降头师身份的风险也要来偷小鬼,那便是他已经到了非要动手不可的时候,再也等不下去了。

叶修和周泽楷等不及电梯,直接顺着安全通道跑到了柳非房间所在的楼层,远远就看到房门大开,里面床褥凌乱,行李箱和床头柜都倒在地毯上,零碎的小物件散了满地,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

两人齐声道了一声“糟糕”。

因为刚刚洗完澡,叶修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睡衣,一点装备都没有。他伸手在周泽楷身上到处乱摸,着急地说道:“你身上有空白的符纸没?快!快给我!”

周泽楷心里也急,又被叶修摸得羞窘难当,他狼狈地挡开叶修的手,从腰间的小包里翻出一张黄纸,塞给对方。

叶修一把抢过,咬破手指,在上面龙飞凤舞画了一道追踪咒,又一打响指,符咒随即无声燃烧。黄纸燃尽后,烟气中散出似灭未灭的几点火星,凭空在半空中飞旋,在两人的头顶打了转了两圈之后,很快飘出了房间。

“人还在附近,快跟上!”叶修一挥手,追着已经飞到了走廊上的几点火星跑了出去。

 

他们没有跑出多远,才刚刚转到走廊尽头,就听到从中庭传来的骚乱声和惊叫声。周泽楷和叶修连忙推开走廊右手边通往中庭的玻璃门,向着声源的方向跑去。

柳非所住的这个楼层,有一座中庭花园——说白了其实就是在两栋建筑中搭建了一个长宽均有一百米的平台,布置成欧式园林风格,又种了许多花草,还有一个精致的玻璃花房式咖啡厅,供住客闲暇时散步休息之用。

只是现在,中庭里的所有人——无论是住客还是员工,全部都仰着头,表情惊恐地向着同一个方向望去——而他们目光集中的地方,正是酒店两座观景电梯中的左边的一座,从透明的玻璃外罩里,可以看到电梯停在了最高处,顶部四条钢索断了三条,歪成一个危险而可怕的角度,只剩下最后一根钢索勉强承受着电梯箱的重量,摇摇欲坠。

而柳非,就在这个电梯里面,一边哭喊一边拍打着玻璃墙壁,还不时抬头看向头顶的透明顶幕,目光充满了恐惧和绝望,整个人瘫软地跌坐在地,半身贴在了电梯箱内侧的玻璃墙上。

周泽楷本能地开了慧眼,立刻就看到那座摇摇欲坠的电梯箱顶部趴着一团黑漆漆的影子,形状和颜色都像极了他们先前封进了死玉里的小鬼。那团影子盘踞在那儿,此刻正在拉扯着那仅剩的一根钢索。

那小鬼的力量,周泽楷在柳非落海时已经领教过了,他知道那钢索支撑不了多久就会被它扯断,电梯箱会连同它里面的柳非,从三十二层的高度直接坠落到地上,摔得面目全非。他顿时心头一紧,抬脚就要上前。

“等等!”叶修连忙拽住他,“你是把自己当壁虎了,打算就这样顺着那道玻璃墙爬到顶楼去吗?”说着他拉起周泽楷的手,“跟我来!”

 

柳非已经快要绝望了。

二十分钟之前,她在睡梦中感到很冷,房间里的空调温控系统像是坏掉了一样,让她觉得自己身处在一个冰箱之中。

她缩在棉被里,冷得瑟瑟发抖,就在她想要爬起来去查看墙上的温控板的时候,她忽然觉得脚腕一凉,随后是蚀骨的巨疼——像是有一只力量很大的手,抓住了她的脚!

可怜柳非这些天来不仅三观受到了彻底的颠覆,而且饱受惊吓,神经已经绷到了极限,宛如惊弓之鸟,即使只是空弦的刺激就能令她崩溃,更别说是一只冷飕飕凉冰冰的爪子,半夜里抓住了她在被窝中的脚了。

柳非一声惨叫,拼命挣扎着从床上滚了下来,一边哭一边摸索着打开了房间的床头灯——随后她清楚的看到,一个全身发白的,身高大约到她膝盖的孩子,正咧着嘴向她笑着,伸手向她的方向抓来。

之后发生的事,她已经因为过度的恐惧而记忆模糊了。柳非只记得自己穿着睡衣跑出了房间,大声喊着救命,却没有任何人听到她的呼救声,随后她为了躲避身后那个可怕的孩子,逃进了这部电梯里——赶在小鬼抓住她之前,关上了电梯门。

就在她以为自己躲过一劫,瘫在电梯里,满面泪痕地去按电梯控制面板上的报警按钮,想要寻求帮助的时候,却听到扩音器里传来一阵刺耳的、属于幼童音调的笑声,然后电梯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开始以远远超出正常运行时的速度,快速地向着顶楼上升而去。

她本能的抬起头,目光正对上的,是趴在她头上的玻璃顶幕上,向她张开黑洞洞的嘴巴,咯咯笑着的,那个身体白得如同浮尸的小鬼的脸。



------------TBC------------



按照鬼故事的套路,闹鬼和火灾一样,千万不能坐电梯呢|・ω・`)

评论(69)

热度(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