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三(2)[天师PARO]

(2)

几天以后,周泽楷接到了江波涛的电话。

“小周,遇到些麻烦事了,需要你搭把手。”电话中的江波涛开门见山地说道。

周泽楷“嗯”了一声,表示他在听。

“城西有一座废弃的小型游乐场,最近出了些很不寻常的事。”江波涛说道:“具体情况解释起来有些复杂,你明天方便跟我出去一趟么?”

“好。”周泽楷爽快地答道。

敲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江波涛率先挂断了电话。周泽楷放下手机,呆呆地看着窗外对面大街那栋灰扑扑的居民楼,表情有点儿心不在焉。

“喵~”

猫咪叶秋不知从哪儿绕了出来,扒住周泽楷的裤腿,软软地叫着,蹭着他的脚腕撒起娇来。

感觉到脚腕上柔软的皮毛触感,周泽楷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浮现出清晨所发生的事。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正处在精力旺盛的年纪,试过了情欲的快感后,身体便食髓知味了的缘故,昨日的周泽楷,竟然做了一个对他来说非常非常糟糕的梦。

他梦到了叶修。

如同以往许多许多次的梦境一般,他们在床上缠绵,激烈地交换着亲吻。

可与从前梦中的身不由己不同,青年主动扣住叶修的后脑,紧紧将他搂在怀里。亲得动情时,周泽楷双臂一用力,翻身将对方压在了自己身下,情难自控地扯开了叶修的衣领,让前辈露出了他细长的锁骨和大片白皙的肩颈。

周泽楷觉得自己浑身热得像是要烧起来一般,脑中一片混沌,整个人被滚烫的欲火所支配,他甚至有一种冲动,可以更进一步——比方说,脱掉叶修的裤子,然后……

……然后,周泽楷从梦中惊醒过来,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知道这不是叶修又对他施行了入梦之术,而是他自己做了这么糟糕的春梦……

周泽楷抬手蒙住自己的双眼,发出一声悲鸣似的叹息——他一个修道之人,竟然真的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奇怪男人,动心了。

“喵呜?”睡在周泽楷旁边的猫咪叶秋醒了,不明就里地叫了一声,软乎乎的身体拱了拱,像一团蠕动的毛球似的,趴到了自家主人的大腿上。

青年刚刚从香艳旖旎的春梦中醒来,那地方隆起一个明显的弧度,像一顶帐篷似的,在薄薄的夏季睡裤下,格外明显。

猫咪歪了歪头,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物一般,抬起爪子,轻轻拍了拍那顶尺寸惊人的帐篷,然后凑过头去,隔着一层菲薄的布料,伸出带着肉刺的小舌头,试探着去舔那根热乎乎的棒子。

周泽楷差点从床上滚了下去。

他狼狈地摆脱自家爱宠的纠缠,提着裤子冲进浴室,好半天才从里面出来,只是表情显得无精打采的,整个人都萎得像根脱水的豆芽菜。

在那之后的好几个小时,每当猫咪叶秋想要靠近他,周泽楷都会一脸尴尬地躲开,委屈地缩到角落里,一遍遍念叨着清心咒。直到师兄江波涛给他打来了电话,才令他从这种形似梦游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喵喵~”

见主人还是不理睬它,猫咪叶秋叫得更娇嗲了,它干脆伸出两只前爪,抱住了周泽楷的脚腕,假装自己是个毛茸茸的腿部挂饰一般。

周泽楷弯腰抱起叶秋,轻轻抚摸着自家爱宠柔软的皮毛,一下一下地顺着。

“叶修……”

猫咪的耳朵一动,它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只是周泽楷只说了两个字,就不再出声了。他抱着猫咪,回到他一贯面壁打坐的角落,重新默诵起了清心咒。

 

次日,周泽楷准时坐上了江波涛的车,他们顺着环城公路向南开了十多公里,停在了一座六十多层的摩天大楼下方。

在路上的时间里,江波涛已经简单给周泽楷解释过他们这次要处理的到底是什么事。

江城的最西面有个小岛,进出主城区都要靠跨海轻轨或者船运,岛上有几个零散小村庄,还有一座废弃多年的小型游乐场。

然而就是这座游乐场,却接二连三发生了好几件奇怪的事情。

先是有当地居民报案说,有几个青少年进入园内探险后神秘失踪,警察进去仔细搜寻过,却除了在游乐园大门口发现他们撬锁进入的痕迹之外,再也找不到一点儿线索。其后又接连发生了两次集体失踪案,失踪者都被怀疑在夜间私自闯入了游乐园。

一周前,警方派出一个四人小队夜探游乐园,但这四个人进入园区后便失去了联系。数小时之后,有一个警员被当地村民发现晕倒在游乐园旁边的树林里。这名警员醒来以后,似是惊吓过度,精神失常,除了大叫着“有鬼、有鬼”两个字之外,旁人再也无法从他口中问出他们在里面到底遇到了什么。

“最后警方内部讨论的结果,说不排除和超自然事件有关,”江波涛按下电梯的楼层按钮,对旁边的周泽楷说道:“于是联系了一些‘专家’来处理这个事情,我们就是其中之二。”

“之二?”周泽楷敏锐地抓到了重点。

江波涛点了点头,“有个经常和警方合作的修士评估过这个任务,说风险很大,人手太少怕会出事。”

周泽楷皱起眉,不再说话。

电梯停在了顶楼,已经有身穿套裙的漂亮秘书在电梯前等着,互报了身份之后,秘书便恭恭敬敬地将他们引到了一个会议室门前。

会议室里已经坐着六个人,五男一女。

坐在主席位置的中年男人身穿警服,肩章上还带着星,一看就是有点儿职位的警界人士。另外三男一女居然也不是陌生人,周泽楷和江波涛认得他们,只有一个三十出头的矮胖男人看不出来历。

“坐。”身穿警服的中年人向他们微笑着示意,表情慈善。

周泽楷和江波涛向众人打过招呼,坐到了在场唯一的女性旁边。

“江先生、周先生,欢迎你们。”中年警官比了比坐着自己左手边的三个男子,“这三位是来自杭市嘉世观的修士:刘皓先生、王泽先生和方锋然先生。”说完,他顿了顿,又比了比最末那个面生的矮胖男人,“还有我们港城很有名的风水大师,李思先生。”

杭市的嘉世观和周泽楷、江波涛两人出身的龙虎山颇有渊源。嘉世的立观道人是龙虎山的嫡传弟子,其后观里的弟子或多或少都和龙虎山有点儿关系。

刘皓少年时也曾经拜入龙虎山学艺,也算是周、江二人的同门,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几年后便又离开了。其后嘉世在场的这三人也曾经上过龙虎山一次,虽然彼此没有说过几句话,但好歹算认了个脸熟。

“至于这位美女……”中年警官继续说道。

“行了,不用介绍了。”坐在江波涛旁边的女性抬起手,打断了警官的话,“我们可是熟人,对吧,小江、小周。”

江波涛连忙点头,周泽楷也露出了友善的微笑,“那是自然,楚姐,好久不见了。”

楚云秀爽朗地笑了起来,握住江波涛伸过来的手,“是啊,上一次见到你们的时候,你俩还只是十三四岁的半大小子呢!”

和修习道术的龙虎山和嘉世观不同,楚云秀出身的烟雨山庄,本是卜卦见长的世家,当家爷爷一手紫薇斗数出神入化。只是楚云秀十二岁出国留学,谁也没有料想到,这么一个世家出身的闺秀,到了美国以后,居然学起了驱魔师的把式。

当她二十岁归国之时,当初梳着两条麻花辫的江南软妹,变成了一个一头棕色大波浪卷、身穿黑蕾丝哥特大蓬裙的艳丽美人。那时年纪还不算大的江波涛和周泽楷,看到从小就认识的小姐姐居然变成了这个模样,整个人都惊呆了,嘴巴张得能塞进一只鸡蛋。

因为那时的记忆太过深刻,即使距离上次见面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而且现在的楚云秀妆容打扮也比较普通,但周泽楷和江波涛仍然一眼就认出了她。

 

几人简单寒暄过后,中年警官示意秘书给他们上了茶,却只是坐着,没有要进入正题的意思。

江波涛和楚云秀低声交流了两句,得到了一个“人还没到齐”的答案。

众人在会议室里又等了十来分钟,会议室的门再度被推开了,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男子,年约二十二、三的年纪,一身休闲西装,面相柔和,眉目带笑,一看就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后面一个男子低着头,脚步略带拖沓,显得有点儿慵懒散漫,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周泽楷和江波涛都认出了这个人的脸——叶修。



--------------TBC-------------

评论(49)

热度(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