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三(4)[天师PARO]

(4)

两日后的傍晚,众人按时集合,随后驱车前往城西的废弃游乐园。

警方给他们提供的是一辆二十二座的中巴。中年警官没有上车,除了当日参加会议的九个人之外,同行的还有两个配枪的制服警员,以及一个负责提供通讯支持的技术人员。

周泽楷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保持着一贯的沉默寡言,微垂着头,冷着一张俊脸,面无表情地坐在自己得座位上,淡漠得像一尊漂亮的雕像。

江波涛坐在周泽楷旁边,凭着一同长大的十多年的同窗交情,他敏锐地察觉到青年虽然表现如常,但似乎有点儿心不在焉。

事实上,周泽楷的确相当不在状态。

虽然据说危险性很高的任务正等着他们,照理说青年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到即将到来的探索上,但事实上,他正绷着神经,强迫自己不要将视线不自觉地移到坐在他斜前方的叶修和喻文州身上。

叶修和喻文州两人坐在倒数第三排的左手边,靠的很近,两人一路上都在交谈着,声音压得很低,在汽车引擎的噪音掩盖下,连只言片语都没有飘进其他人耳中。

周泽楷只在上车时瞄了他们一眼。也就是那仅有的一眼,就让他觉得难受得肝疼。

他下意识地觉得自己不能在对方面前示弱,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一般,青年绷紧下巴,微微仰起头,两眼错也不错地从他们身边越了过去。

叶修只在周泽楷与他擦身而过的时候,懒洋洋地撩起眼皮,淡淡地看了看他。


中巴停在了城西废弃游乐园“欢乐时光”的大门前时,时间刚过晚上十点。

大门前已经有两个巡警在等着他们,众人鱼贯下了车。

游乐园附近人烟稀少,夜间几乎没有多少人经过,路灯的灯泡烧了一半,一直没有市政人员来更换,周边照明情况十分不佳。

游乐园的大门顶部是一个巨大的玩具熊半身,表面的涂料脱落了大半,皮毛斑驳,看不出本色,一只眼连黑色的瞳仁部分都掉光了,只剩下狰狞的眼白。

铁闸门锈蚀得很厉害,左右两道闸门间留着半掌宽的缝隙无法合紧,原先配的锁头大概是被先前侵入园区的人撬坏了,现在临时用一条粗锁链将大门扣住。

巡警替他们打开了大门,喻文州递给他们一人一部警用无线通话器,并且手把手教会他们这些玩意儿的使用方式。

“这些通话器频道都已经调好了,只要旋转中间的这个按钮,对着话筒说话,其他人和我们这些在外面的人就可以听到你的声音。”喻文州说道:“通话的最大有效半径是十公里,覆盖整个园区绰绰有余了。”

周泽楷低头摆弄着手里的通话器,他心想:听他的意思,难道是不和我们一起进去吗?

这时候,刘皓已经开口问道:“喻先生,你不进园区吗?”

“他进去做什么?”没等被问话的正主回答,叶修已经笑了起来,抬手搭住喻文州的肩膀,熟稔地说道:“他就一搞技术后援的,战斗力捉急得不行,进去了要真遇到什么情况也只能拖后腿,不要难为他。”

刘皓噎了一下,他很想追问所谓的“技术后援”到底是什么,但毕竟摸不清喻文州的底细,又见他在警方中威信十足,生怕贸然开口平白得罪了人,于是用力咽了一口唾沫,嘿嘿讪笑两声,把到了嘴边的问题吞了回去。

周泽楷瞥了他们一眼,又飞快地别开头,狠狠咬住下唇,两眼被叶修和喻文州的亲密态度扎得酸疼。

他不得不承认,叶修对他来说,是一道注定的劫。

山中无日月,自小青灯古卷、超脱尘世的修行岁月,令周泽楷养成了一副清心寡欲的性子,他就似深山里一泓汨汨自流的泉水,明净透彻中带着点儿不外显的凉薄,从未执着过任何身外之物。

却只有叶修,在令他尝到了动情的悸动的同时,又立刻品到求而不得的苦楚,像一碗掺了黄连的茶,还没有试出回甘来,已经涩得喉头发苦,偏偏那口茶还吐不出咽不下,那滋味只能闷在心里,连最亲近的师傅师兄都不能透露。


因为喻文州并不进园区的缘故,众人中年龄最大的风水师李思,糊里糊涂地被选作了领队。

不过虽说有了名义上的“话事人”,可众人还是隐隐分成了三拨:来自嘉世观的刘皓、王泽、方锋然算一边,江波涛和周泽楷,还有与他们相熟的楚云秀也凑在了一起,剩下搞不清状况的领队李思,还有跟谁都显得很疏离的叶修,提着他那把招摇的怪伞,懒洋洋地独自殿后。

临进游乐园前,喻文州悄悄拉住叶修的手臂,低声叮嘱道:“万事小心,不要逞强。”想了想,他又补充道:“……答应我,一定要安全回来。”

叶修笑了笑,反手在喻文州的肩膀上捏了一把,一只眼俏皮地眨了眨,算作回答,随后转身跟着其他人走进了游乐园。


*** *** ***


游乐园废弃了近十年,里面早就断电,众人一人一把警用电筒,沿着大门正对的“乐园大街”往前走去。

这座废弃的游乐园依山势而建,形状像一个阿拉伯数字的“2”字。

所谓的“乐园大街”,是游乐场入口的一条长长的商业街,它位于“2”字的尾巴上,两旁都是各色纪念品、零食饮料和服装商店,只是这些店铺早就搬空了,只留下布满灰尘的肮脏橱窗,以及里面横七竖八的货架与残破装饰品。

乐园大街走到头,是一座足有十五米高的大钟楼。

它是“欢乐时光”的标志性建筑,名叫“克洛克的梦想”。

钟楼采用的是机械钟设计,有一个可以看见内部繁杂齿轮和长柄钟摆的透明肚子,楼上身其他部分以及巨大的表盘则是复古童话风,雕刻着许多形象有些卡通化的光屁股小天使。

钟楼有四个表盘,分别向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手电光照不到钟楼顶部的高度,在尚算明亮的月色中,他们勉强看清表盘上一长一短两根刻着精致雕刻花纹的指针,依稀像两只凤蝶翅膀的形状。

此时钟楼的发条早已走尽,四个表盘的时间全都统一静止在了一点正的位置上。

“往前走就是机动游戏区啦,”李思晃了晃电筒,笑得没有一点儿危机感,用带着浓重方言口音的普通话说道:“我们继续走吧?”

其他七个人都没有异议,他们绕过钟楼,往“欢乐时光”的深处走去。


就在他们走出不到五十米远,忽然背后传来了一声清晰而巨大的“噹”的响声。

那声音像沉重的金属互相撞击时的巨响,在深夜中尤其清晰。

众人立刻遁着声响回头,目光集中在那座十五米高的大钟楼上——他们惊讶的看到,原本指向“一点钟”的指针不知何时逆行了一个小时,两只凤蝶翅膀此时正重叠在了“十二点”的位置上,而它那个透明的肚子里,长长的钟摆正在摇晃着,一下一下撞击着滑竿,发出规律的“噹——噹——噹”的声音。

钟鸣持续了十二下。

那声音低沉而诡异,其中夹杂着锈蚀金属互相摩擦时特有的令人牙酸的“嘎吱”声,如同不祥的丧钟。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神经都顿时紧绷了起来,手里各自扣住自己的武器。

就在钟声停止的下一刻,他们身边的路灯忽然亮了起来——正确的来说,不止是路灯,钟楼身上镶嵌的探照灯,连同街角的小吃摊上的招牌,甚至更远处摩天轮的光环,全都在这一瞬间恢复了照明。

“干、干什么?怎么忽然又来电了?”李思被这一变故吓了一跳,一蹦三尺高,连转了三个圈,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大喊:“这是整蛊游戏吗?拍节目?真人秀?警察都可以这么玩的吗?不要吓我啊,我可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像被掐住了脖子一般,戛然而止。

一只足有一人高的,全身毛茸茸,但毛发非常肮脏残破的玩具熊,摇摇晃晃地走到了他们面前。

“来玩游戏吧!”

玩具熊摇晃着他看不出本色的大脑袋,声音又高又尖,听不出男女,语调兴奋又高昂,接近舞台上念台词的戏剧感。它纽扣缝的眼睛掉了一只,另一只线头松脱了大半,黑色的扣子要掉不掉地垂在圆圆的鼻子旁边。

“来玩游戏吧!输了的人,不能走哦!”



-------------TBC-------------



本章灵感来源港产鬼片《咒乐园》和日本恐怖短篇集《鸡皮疙瘩》系列的其中一个故事(章节名忘记了sorry_(:з」∠)_)

游乐园大概参考了一下迪士尼的内部设置(小迪对不起),以上~

评论(39)

热度(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