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三(7)[天师PARO]

(7)

三人追在石像鬼后,进入了镜子屋。

镜子屋里的照明比江波涛等人想象的要好上许多,甬道里的顶灯还亮着大半,虽然远远算不上明亮,但好歹算是能看清周遭的环境了。

然而不知道当初设计这个镜子屋的人脑子里进了什么水,那通道时宽时窄,最窄的地方甚至要猫腰侧身才能钻过去,镜子又出人意料的多,头顶、身侧甚至地板都镶满了各种角度的大大小小的凹凸透镜,在暧昧昏黄的照明下,众人的身影被多次反射、折射成各种奇怪的形象,扭曲中带着说不出的诡异。

“大家当心一点,还不知这里到底有什么陷阱。”

三人这会儿的阵型换成了江波涛在最前面,周泽楷断后,仍然在中间的楚云秀叮嘱道,两位男士闻言,纷纷点头称是。

可是他们走了一阵,很快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头了。

“这镜子屋,室内面积撑死了只有百来平方米吧?”江波涛回忆了一下他记得滚瓜烂熟的游乐场平面图,然后低头看了看手表:“就算这里面空间利用得再巧妙,我们也不至于二十分钟都转不出去吧?”

事实上,他们清楚地记得,顺着头顶的前进方向指示一路走来,他们都没有遇到分岔道,照理说不可能迷路的,然而事实上,他们就在这“一条道”上绕了不知几个弯,数次上坡下坡钻进挤出之后,方向感已经彻底荡然无存了。

几人停下脚步,站在一处相对开阔一些的小平台上,思考了起来。

“我觉得,应该是这个玩意在误导我们。”楚云秀指了指嵌在她头顶一面镜子旁的绿色箭头,“搞不好指示其实是让我们在原地绕圈圈呢!”

江波涛想了想,觉得可能性很大,“要不然,我们就不要依靠箭头指示了。”说着他用一直握着的杀生刃,在身旁的镜子玻璃上刻了一个粗糙的箭头,“我们自己留路标……”

话音未完,他忽然看到镜子里有晃过一团灰黑色的身影,因为是反射他斜后方一面凹透镜的影像,所以那团影子被压缩成一块扁平的色块,若不是江波涛最后瞄到那一闪而过的翅膀,根本分不出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石像鬼!”江波涛叫了起来,“在那边!”说着,他已经扭头往甬道尽头追了过去。

周泽楷和楚云秀吓了一跳,半秒的愣神后,立刻反应了过来,连忙跟上。

可才追出去十多米,周泽楷就发现大事不妙了。

也就是这一转弯的功夫,原本跑在他前面不远处的江波涛已经不见了,他连忙回头去看,却发现连跟在自己数步开外的楚云秀也无影无踪了。

青年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停下脚步,警戒地向四周看了一圈。

他现在身处的是一处长方形的狭小房间,不仅前后左右,连天花和地板都镶嵌着大大小小的镜子,来时的甬道和前方的出口都漆黑一片,连一点儿光亮都没有。

“呵呵……”

就在这时,周泽楷的身后传来细细的,近乎耳语的沙哑笑声。青年骤然急转,正对上一个人熟悉的脸。

他看到,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五步开外的地方,手里拿着他那把奇怪的伞,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唇线抿紧,然而嘴角似乎又勾起一个带着嘲讽的诡谲弧度。

“叶修……前辈……”周泽楷咽了一口唾沫,嗓子里艰难地发出干涩的声音。

叶修没有回答,他只是一脚往前踏出半步,左手微微上举,千机伞尖端向前,似摆出了一个战斗的起手式。

周泽楷心头一紧,戒备地后退了一步。

果然,就在下一秒,叶修已经举起千机伞,向着青年的脖子直刺而来!

 

房间里的镜子,几乎都成了支离破碎的玻璃片。

周泽楷狠狠地撞在一块凸透镜上,差点没背过气去,巨大的冲力令他咬破了嘴唇,一缕鲜红的血线从他的唇角滑到下巴上。

他踉跄着从一地的碎镜子里翻身起来,手肘的衣物已经划得稀烂,从上臂到手掌满是玻璃渣子,血流得触目惊心,额角也在镜子上撞出了伤口,血顺着他的眉角往下滴,糊得他的俊脸十分狼狈。

然而,还没有等他抬手擦一擦脸上的血迹,一阵寒意挟着凌厉的破空声,已经直冲着他的门面袭来。

周泽楷顾不得身上的伤口,在碎玻璃上就地一滚,躲开叶修劈头盖脸的一击。

他实在无法理解,就算他们前尘已尽,那些难以启齿的糊涂账再也算不得数,但现在他们都陷在这个游乐园的空间里,好歹也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叶修怎就一句解释也没有,见了他就直接动手,而且招招直奔要害,像是铁了心要置他于死地一般。

“叶修!住手!”周泽楷用手弩隔开千机伞扫来的突刺,大声叫道。

他悲哀地发现,即使在性命攸关的时刻,自己仍然无法对叶修回以狠手,只能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狼狈地躲闪着对方的攻击。

叶修一声不吭,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周泽楷的话一般,脸上表情不变,眸中寒光凌然,左臂握住伞柄,伞尖往前一推,矛一样向着青年扎过去。

周泽楷看清了叶修的动作,心头顿时雪亮,他侧身一闪,躲过叶修的一击,同时甚至右臂,荒火嗖一声射出一支小箭,打在了千机伞上。

“你不是叶修!”周泽楷大声说道。

他看过叶修战斗时的姿态,清楚记得,他是右手持伞,又怎么可能突然变成个左撇子?

 

*** *** ***

 

李思躺在血泊里,肚破肠流,一丛茂盛的蔷薇从他的肚子的破洞里冒了出来,开出一朵又一朵碗口大的红色花朵。

刘皓、王泽和方锋然站在不远处,一言不发地看着地上那具血淋淋的尸体,脸上都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

他们刚刚经历过一番恶战,合力干掉脸似僵尸的三月兔以及一直高喊着“砍掉你的头”的无脸红心皇后,虽然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些彩,但好歹保住了性命,但李思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身手不佳的他,现在已经是一具毫无温度的尸体,成为玫瑰花的培养基了。

“虽、虽然这家伙死了……”刘皓努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恐惧情绪,尽力令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晃了晃手里拿着的金属片:“不过总算找到了票……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等等!”王泽提高了声音,“你是说,现在就离开!?”他焦急指着刘皓手里的金属片,大声喊道:“可、可是,那个票,只有两张啊!”说着他扭头看向方锋然:“你们不会打算丢下我一个吧?”

方锋然撇开头,避过王泽的视线。

事实上,他们只在这片区域找到两块像是“门票”的金属片,和扭曲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娃娃们大战一场之后,现在被刘皓和方锋然一人拿到了一张。若是他们打算现在离开,必然只有互相写上对方的名字这唯一一种可能,那就意味着王泽就会被他们舍弃在这里了。

“王泽啊……”刘皓抽了抽嘴角,挤出一丝扭曲的笑容,“你看,现在李思也死了,就不存在少一张票的问题了,你可以和其他四个人交换写名字嘛,不用担心……”

“所以说,你们就是打算丢下我了!?”听到刘皓的辩解,王泽的喊声带上了哭腔。

且不说在这么危机的游乐园里,他一个人能不能活着找到门票,而剩下的那四个人,即使找到门票,也肯定不会优先考虑和他交换,失去了同伴,那几乎就意味着他要死在这里了。

然而刘皓此时已经不想再在王泽身上浪费时间,他抹去脸上虚伪的笑容,狠狠瞪了那不识时务的同伴一眼,扭头催促方锋然:“快,你赶紧在票上写上我的名字,我们这就……”

然而方锋然却没有回答他,而是颤巍巍地抬起手指,指向不远处的花园篱笆:“那儿……那儿……”

刘皓和王泽条件反射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过去,只见篱笆上爬着的一丛丛的蔷薇像活物前后摇摆起来,两秒之后,几十根浑身是刺的花枝猛然蹿了出来,像挥舞着的触手,向着呆站在原地的三人扑了过去。

“卧槽!!”三人大叫起来,转身拔足狂奔起来。

 

*** *** ***

 

周泽楷看着被荒火射穿心脏,倒在地上的“叶修”,无声地咬紧了牙关。

即使知道那只是个冒牌货,可亲手射杀这个人的感觉,仍然让周泽楷心脏一阵紧缩。那逼真的、从胸口流出的鲜红血液,让青年脑中浮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熟悉的即视感。

就仿佛在遥远的时空和已经失落的记忆里面,他也曾经看过这个人,浑身沾满鲜血,毫无声息地倒在他眼前一般。

“叶……修……”青年咬着牙,从嗓子眼里艰难地挤出这两个音节。

然而不容他细细体味这陌生的熟悉感,“叶修”的身体忽然碎成了粉末,变成无数透明的碎玻璃,融在满地破碎的镜片中,再也无法分清。

周泽楷重重地吐出一口气,被玻璃划得满是伤痕的手在自己胸口用力按了一下,努力平复那股快要撑破心房的复杂情绪。

等到他感觉心脏跳动的频率恢复了正常,周泽楷才擦掉眼角凝结的血块,转身往江波涛方才前进的方向跑去。

只是他刚刚跑出满地碎玻璃的房间,就迎面撞上似是折返而回的江波涛。两人相顾一看,都从对方的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中看到了彼此的狼狈。

“看样子,小周你也打得不轻松啊。”江波涛带着点自嘲地苦笑道,然后低头从腰包里掏出一张长方形的金属片:“不过这‘门票’总算被我拿到了,好歹没有白遭罪。”

周泽楷点了点头,他注意到江波涛上臂外侧有巴掌大的烧伤痕迹,似乎并不是刚才和自己战斗的那个“叶修”手里的怪伞能够留下的伤痕。

果然,他听到江波涛说道:“刚才遇到师傅的时候,真是把我吓得不轻……万幸我很快醒悟过来师傅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不然真不知怎么提得起勇气和他老人家战斗……”

周泽楷抬起头,两眼定定地看着江波涛,眼神很是纠结。

江波涛难得没有注意到师弟的情绪波动,仍然在说着自己的分析:“自古镜子都有反射邪气的效用,镜面通灵,我觉得,这个镜子屋,会反射出我们内心最敬重最仰慕的人,虚拟出幻影当我们的对手……”

说着他停住话柄,眼神在周泽楷的身上扫视了一下,欲言又止。

即使,即使江波涛追问下去,周泽楷也肯定无法坦然,他遇到的对手是叶修的,万幸他那善解人意的师兄,并没有将这个话题深入下去,而是建议他们一起去寻找大约是落在后头的楚云秀。

就在他们打定主意的时候,身后的甬道忽然传来巨大的一声轰鸣,连带着他们周围的玻璃也稀里哗啦碎落一地。

他们连忙转身,向着声音的来源飞快地跑了过去。

沿着来时的方向跑出不远,江波涛和周泽楷就到达了声音的来源所在——那是一个比周泽楷先前战斗的房间略大的正方形空间,不仅玻璃碎得彻底,连一大片墙体都倒塌了下来,楚云秀俯身倒在一大片断瓦残垣之中,看不出生死。

“楚姐!”

两人大叫一声,向着楚云秀奔了过去。


-----------TBC-----------


粗长地补了两天份的更新!

立刻要出门啦,回头再来改错字哒~><


评论(28)

热度(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