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四(5)[天师PARO]

(5)

一小时之后,发现小奶猫失踪了的黄少天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咚咚”地大力敲着门,隔着门板大叫,让周泽楷赶快把他家的猫还来。

足足砸了有两分钟,门才终于开了。他看到自己喂了好几天的小奶猫懒洋洋地缩在周泽楷怀里,刚刚洗过澡后吹干的皮毛蓬松光泽,毛茸茸的大尾巴搭在周泽楷的手腕上,猫咪正表情餍足地舔着爪子,一副被伺候得很好的模样。

“呦,少天,”叶修向他摆了摆爪子,因为前爪太短的缘故,看起来像是标准的招财猫的招牌动作,“我就住小周这了,不用接我回去啦!”

即便口舌犀利如黄少天者,也被叶修的不要脸狠狠地噎了一下,并且狠狠体会了一把自家爱猫给两根小鱼干就和陌生人跑掉了的愤懑。

“你这只重色轻友的杂毛猫!”他一边吼着,一边愤怒地拍上门板,扭头蹬蹬蹬冲下楼,来了个眼不见为净。边走嘴里还边碎碎念着,赌咒发誓自己绝对再也不要去管这家伙的死活。

于是叶修就这样重新被周泽楷养在了家里。

身为一只经过特训的专业萌宠,早就将节操丢到了马里亚纳海沟里的叶修,“卖萌”这项业务还是做得十分称职的。

他不叫不闹,安静得可以令人可以忽略掉他的存在,但周泽楷每次低头的时候,却又可以发现小奶猫正软绵绵地趴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接触到主人的目光,立刻就地一滚,露出雪白的肚皮,四脚朝天地眨巴着眼睛——即使周泽楷心知肚明,这货其实是那个腹黑又高深莫测的叶修前辈,但还是不可抗拒地被小奶猫萌得不要不要的,忍不住抱起来揉了又揉。

可这只可爱得发酥的萌宠,每天晚上却会缠着周泽楷要精气吃。

而且大约是熟能生巧的缘故,虽然还是以小猫崽的身板儿挂在大棒棒上,但再也没有抓疼主人,反而每次都又舔又蹭,折腾得青年觉得爽透了。

只是无论多么舒服,毕竟那是一只小猫,每次出来以后,那羞耻感还是让周泽楷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在连续胡来了这么一星期之后,他终于觉得忍无可忍了。

这天晚上,在替全身又粘又湿的小奶猫洗了澡,打着电吹风吹干毛发的时候,周泽楷搓揉着叶修毫无变化的小肚子,“你,什么时候能恢复?”

“精气还不够呢,”小猫崽奶声奶气地回答,在周泽楷手下打了个滚,“别说恢复到以前的修为,就是要重新化成人身,也还差得很远啊!”

“差多少?”周泽楷皱了皱眉。

“嗯……”叶修抬起头瞅着饲主,鼓起脸颊,眼睛睁得圆滚滚的,耳朵乖巧地耷拉下来,假装自己是只折耳,“如果一点都不浪费的话,照这个进度,大概再补个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三次就差不多了……”

……

五分钟后,叶修的尾巴被剃成了一根试管刷。

小奶猫萎靡地趴在周泽楷的枕头上,撅起屁股,伤心地看着自己秃了一大圈的尾巴根,“说好只剃一截的……小周你是不是剃得太高了?我怎么觉得连屁股都冷飕飕的……”

周泽楷不理他,一抖枕头将猫掀到一边,钻进被窝里自顾自蒙头睡觉。

意识刚刚开始有些朦胧的时候,青年感到一团暖呼呼毛绒绒的毛球拱到自己怀里,熟门熟路地趴到自己的肩窝里,头顶贴住自己的下巴,毛发搔得脖子有点痒。周泽楷抬手抱住小奶猫的身体,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今天的睡眠似乎比平常要来得深,周泽楷很快意识到自己又陷入了梦境里。

他感到梦中自己被巨大的悲伤和绝望所淹没,青年抬起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眼角,没有触到半点湿意,似乎连眼泪都干涸了。他举目远眺,看到无边无际的大海,远处一座高耸入云的漆黑山峦,以及百步开外一株十人合抱的巨大槐树,向阳的一面青葱苍翠,背阴的一面却已经枯死。

他想不起自己这是在哪里,只觉得哀莫大于心死,什么都不想再思考,只盼着找一个安静的、不被打搅的地方,就这样睡到天荒地老,但与此同时,心底又存有一个小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一个模糊到近乎渺茫的希望,在告诉他再等一等……

周泽楷茫然地向前走了几步,觉到了手中的重量,他浑浑噩噩地低头,看到自己正拿着一把奇怪的伞,样子像极了叶修使的武器,只是伞面的材质却十分奇怪,摸上去冰冷彻骨,非铁非金的伞叶呈现如同凝固的血液般不祥的深红。

……这才是真正的千机伞……

青年脑中浮现出这个念头。

随后,梦境似是被割裂了般,零星的碎片过后,他身处无垠的黑暗与死寂包围之中,再也看不到一点光亮、听不到一点声音,如同一缕地底深处的亡灵,不知自己究竟为什么还要等在这里……


“……周……小周?”

周泽楷从梦境中挣脱出来,感受到脸颊上搭着一只软软嫩嫩的肉垫,还听到小奶猫叫他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叶修仰起头,舔掉饲主下巴上的一滴汗珠,“你梦到什么了?怎么会连魂魄都不稳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摸了摸奶猫柔软的皮毛,抬手抹掉脸上的汗水。梦境中那几乎压得他无法呼吸的强烈绝望和悲伤仍然非常清晰,即使明知道那不是真实也无法轻易排遣。

“说嘛~”小奶猫却不想放过他,扒在他的肩头,用试管刷似的尾巴来来回回地扫着他的脸,“说给前辈听听,让我帮帮你嘛!”

青年被缠得没有办法,只得断断续续地描述了一下梦中所见的景象。说完以后,他看到叶修睁着滴溜圆的猫眼,一脸难以置信地盯着他,“你是说……你梦见自己拿着一把深红色伞面的千机伞?”

周泽楷点了点头。

叶修从青年的肩头上哧溜一下跳下来,屈起两条后腿,用正坐的姿势端端正正地蹲在周泽楷盘起的两条大腿中间,样子难得的严肃正经了起来:“小周,我怀疑你梦到的是你上辈子的记忆,而且照我的推测,应该是在我被陶轩算计,肉身被毁,元神无处凭依的那段时间。”

周泽楷惊讶地挑起眉。

“事情是这样的。”叶修抬起一只前爪,支在自己的腮边,动作十分人性化,“你梦到的那把,才是真正的‘千机伞’,是我许久以前的一位挚友在陨落前帮我做的,也是我的本命法宝。因为材料太过罕见,工艺也过于复杂的缘故,这天地间仅那一把,连我现在用的,也不过是它的仿制品罢了。”

原来是这样,周泽楷心想,难怪我觉得眼熟。

“但问题是,”小奶猫歪了歪头,似乎是在思考个中关窍,“那把伞明明应该是和我的肉身一并落入了陶轩手里才对,怎么会被你拿走了?”

叶修顿了顿,继续说道:“上辈子我肉身被毁元神脱壳,被蓝雨寺的老对头魏琛收进聚魂盅里,后来多亏了大眼……嗯,就是微草堂的当家的帮助,用肉芝酝养出一具新的躯壳供我使用。可等我重新获得身体,再去找你的时候,却怎么都没办法算出你的位置……前后摔裂了两副扶乩,最后卜出的,竟是一副死卦。”

说到这里,小奶猫抬起头,瞅了瞅青年的神色,“所以,在这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觉得很有必要去弄个明白。”

周泽楷蹙眉,似乎陷入了沉思,片刻以后点了点头。

“所以,要不……我们到你梦中最后所见的地方去看看?”叶修提议道。

“你知道在哪?”周泽楷有些吃惊。

“知道啊。”叶修毛茸茸的脑袋用力点了两下,“你的梦境里面不是有一座通体漆黑入云的高山和半枯半绿的大槐树嘛,那是蓬莱秘境里独有的标志性景观啊!”

说着他伸爪子在周泽楷的大腿上拍了一下,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难怪那时候我算不出你的位置!蓬莱秘境一百年现世一次,每回最多只有百日,当时都过了大半年了,当然再也不能上岛啦!”

听到居然真有这等百年才出现一次的仙境,周泽楷也觉得十分新奇,“可是,现在能去?”

“能啊!”叶修连连点头,“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算起来,最近三个月正好蓬莱秘境现世的日子,若是错过了,就要再等上百年了。”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周泽楷的行动力一向惊人,自是说做就做的性格。他翻身下床,就要去收拾出门所需的东西。

“等等等等……”叶修连忙伸长爪子去够他,“就我们两个可没法去,蓬莱秘境是天地灵境,当然会有迷障保护,没有特制的罗盘,一定会在秘境周边的海域迷路,饿死在海上都上不了岸的!”

说着他耳朵抖了抖,根部秃了一圈的尾巴翘了起来,眯起眼睛,表情活像一只狐狸,“呵呵,我们去找文州和少天帮忙吧?”


------------TBC------------



习惯性懒病发作,摸了三天鱼_(:з」∠)_

评论(52)

热度(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