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四(6)[天师PARO]

(6)

待到乘上前往蓬莱的船时,他才看到那个所谓的“特制的”罗盘。

那罗盘的结构十分简单,只有一个打磨得光润的黄杨木底盘,盘面上没有刻度,唯有一根中轴,固定着一枚黑色石头雕成的指针。虽然指针是用石头做成的,但拆下来拿在手里的时候,却比想象中要轻上许多,而且触感也并不光润,仔细观察还能看到石质里布满无数细如针眼的气孔,空气填充在其中,才令其重量如此之轻。

“这是从蓬莱秘境里的通天山里采出的浮石。”小奶猫状的叶修窝在周泽楷胸口,看到他很感兴趣地把玩着罗盘,便抬起头解释道:“蓬莱周边的海域会扰乱磁场,致使罗盘失灵,只有用这种浮石做的指针,会始终向着通天山所在的方向,所以这种石头,又有一个别称,叫‘归去石’。”

周泽楷将指针镶回中轴上,抬手拍了拍小猫的脑袋。

他们现在所乘的船是一艘小型远洋科考船,是楼冠宁借给他们的。虽然吨位不高,但是性能和设备都十分齐全,兼之船员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出海已经一周,航程都十分顺利,照喻文州的计算,他们很快就应该能看到蓬莱秘境的真容了。

因为怕出门在外,叶修一只小奶猫行动不便而且容易遭遇危险的缘故,周泽楷在自己外套的胸口位置缝了一只大口袋,让叶修可以团在里面,方便他随身携带。黄少天第一次看到叶修从口袋里钻出个脑袋的时候,差点没笑得岔过气去,一边大笑一边吐槽叶修你的羞耻心呢,这是假装自己是袋鼠崽子吗?

但不管看起来多么傻气,但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最方便又最安全的办法,而且叶修本猫也非常喜欢这个位置,因为可以隔着两层薄薄的春装布料紧贴住自家后辈温热而厚实的胸膛,他甚至还自作主张地叼来几片碎布头塞进口袋里,把底部垫得柔软舒适,俨然把那地方整成了一个猫窝。

于是周泽楷每天在甲板上晃悠的时候,船员们都可以看到他胸前鼓鼓囊囊兜着一大团东西,活像揣了只鹅蛋,配合着他俊俏到犯规的脸蛋和冷漠淡然的表情,那视觉效果要多诡异有多诡异,让他们总是忍不住多瞟几眼,心中暗自吐槽这位大师到底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比如人工孵蛋什么的。

然则周泽楷本来就不是那么在乎形象的人,竟然毫不在意旁人那许多揣测的目光,也半点不觉得有何不妥。

一人一猫呆在甲板上,边研究着归去石制成的罗盘,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东面的太阳渐渐移到了头顶,脚下的影子越来越短,时间已近正午。就在这时,一直呆在驾驶舱和船员磕牙的黄少突然打开门,三步并作两步冲下来,向着他们大叫起来,“嘿,喂喂!看到了目的地了!我看到蓬莱啦!”

叶修闻言,从周泽楷的口袋里冒出颗脑袋来,两只爪子扒着边缘,“真的?”

“当然是真的!”黄少天两步冲上前来,一把揪住猫崽的后颈将它拎了出来,捏在手里扭头就往回跑,边跑边滔滔不绝:“快快快跟我去看看!那通天山太显眼啦我看到黑漆漆笔挺挺的一根就知道肯定是那地方啦!哈哈哈哈我真是太机智了!”

周泽楷追在他们后面,一起上了驾驶舱,这时候喻文州也已经到了,正举着望远镜朝罗盘所指的方向看去,片刻之后,笃定的说:“没错,那就是蓬莱。”

叶修被黄少天放在操作台上,这会儿努力的立起身,抬高了两只爪子去够喻文州的手,“文州快给我看看!”

周泽楷默默地把小奶猫抱了起来,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望远镜,举到前辈面前。叶修把脑袋凑到目窗前,毛脸贴在上面扭来扭去,好不容易总算找好焦距,艰难地眯着一只眼睛看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嗯,没错,我们要到了。”


*** *** ***


蓬莱秘境呈现一个不甚规则的新月形,海平面上的岛屿面积只有百余公顷,只是地形却十分复杂,要全部走一遍也需要三、四日时间。上岛的只有周泽楷、喻文州和黄少天三个人外加一只小奶猫,而船员们则留在港湾里等着他们。

临行前喻文州千叮万嘱他们岛上环境奇诡,绝对不可随意上岸,所幸船员们都训练有素,轻易不会违反雇主的要求,倒是令他们省心了不少。

他们登岛的地方在通天山的背面,要到达周泽楷梦中所见的大槐树还要走很远,他们沿着海岸线走到太阳西下,除了曾有几只飞鸟掠过头顶,再也没有碰到其他活物。他们决定找个干爽安全的地方,吃点儿东西休息一晚,明天等天亮了再赶路。

三人一猫在滩涂旁边的山坡上找了一块地势较高的平地,又从林子里捡了些枯枝,架起一只小号的行军锅开始煮晚饭。

黄少天在拾木柴的时候还顺便还找来了一桶泉水和半口袋的蘑菇,洗涮干净以后丢进锅里,和撕碎的肉脯一起炖。很快,食物的香味从咕咕作响的小锅里冒了出来,走了好几个小时的众人都不由得被这股鲜香勾起了腹中的馋虫。

负责找来食材的黄少天理所当然地把自己认定是大厨,见锅里汤汁翻滚,从行李里捡出几个饭盒,勺子敲了敲锅边:“开饭啦开饭啦,先到先得啊再不来我就全喝光了啊!”

喻文州抿唇笑笑,自然地接过汤勺,把锅里的食物分成三大一小四份,又拆开两包压缩饼干,分发下去让众人就着蘑菇炖肉汤一起吃。

周泽楷照例负责投喂自家爱猫。可是当他把汤碗放到小奶猫面前的时候,叶修却意外地没有像平日一般,摇晃着剃成试管刷的尾巴一头扎进碗里一通猛吃。

“不吃蘑菇。”叶修用爪子嫌弃地推了推汤碗。

周泽楷第一次听说叶修原来还有不吃的东西,不由带着疑问的语气的重复一遍:“不吃蘑菇?”

叶修抬起头,一脸的理所当然:“要知道,我的本体可是一颗千年肉芝啊,和蘑菇一样是菌类植物,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我怎么能吃自己的同类呢?不吃,不吃!”

虽然是歪理,但周泽楷还是觉得很有道理竟不知从何反驳,只好捏着调羹将叶修那份汤里的蘑菇一颗一颗挑出来放到自己的饭盒里,又怕小奶猫吃不饱,捞了些肉脯过去,最后替爱宠把压缩饼干掰碎了混进汤里,小心翼翼地放到猫崽面前,拍了拍他的脑袋:“现在,吃吧。”

小猫这才满意了,低头把脸埋进汤碗了,哼哧哼哧吃了起来。只是吃了几口,又抬起头,双眸水汪汪地盯着喝起蘑菇炖肉汤的周泽楷:“小周,你要吃蘑菇吗?那可是我的同类啊!”

周泽楷无语地瞥了他一眼,见小奶猫抬着脸,两眼圆睁,胡须上还沾着白乎乎的汤汁,表情看上去要多傻有多傻,顿时觉得自家这位前辈的精分症状明显又严重了,再这么下去自己很快要将他曾经威武英明、霸气侧漏的样子都忘精光了。

他屈指在小奶猫额头弹了一下,示意他不要捣乱赶紧吃饭,又低头安安静静地去啃饼干。

见周泽楷不再理会自己,叶修无趣地扁扁嘴,乖乖地吃饭去了。


夜间为了以防万一,三个人决定轮流守夜。

喻文州守的是下半夜。

蓬莱位于南太平洋上,虽然岛上灵气充沛,是不为世人所知的秘境,但气候却与纬度相仿的海岛相似,晚上并不寒冷,加上他们三人都有修为傍身,最弱的小奶猫又有周泽楷贴身暖着,所以喻文州把篝火的火苗拨小了一些,拿了一本经书在火光前慢慢翻看着。

看了一会儿,他忽然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扒拉他的裤脚,喻文州低头一看,原来是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周泽楷的睡袋里溜了出来,看样子似乎是要来找他聊天。

“叶修,有事吗?”喻文州合起书,微微笑了一下,轻声问道。

“文州啊,”大约是嫌一直仰着脖子累得慌,他大大咧咧地爬上喻文州的膝盖,趴在上面,“我想我大概知道,我们要找的是什么地方。”

“哦?”喻文州好奇地摸了摸下巴,“你知道?”

“嗯。”叶修舒服地躺下来,“我曾经看过嘉世观不外传的典籍里的一篇记载,这座岛上有一个五代时期的道修大能的遗府,其入口禁制就在阴阳槐的根部。但上次我来时只为了采几株六珠连环草回去做药引,根本没闲暇也没心情去研究这遗府到底是真是假。不过这事我曾经当趣闻和小周上辈子提过,如果他真如自己梦中所见那样,曾在前世死前上过座岛,那很可能就是去找这座遗府了。”

“原来如此。”喻文州点了点头,了然道:“你是担心,他上辈子怕是折在了那座遗府里了?”

叶修心想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他抬起爪子拍了拍喻文州的膝盖,“虽然他上辈子实力不俗,但你知道的,那些遗府禁制通常都不是什么易与之物,机关阵法层出不穷,万一不小心着了道,那就……”说着他翻了个身,尾巴和耳朵耷拉下来,看起来有点儿萎靡:“说到底,他会生出闯遗府的心思,八成应该是以为我死了,想要找些重生还魂之类的秘法禁术吧……”

喻文州摸了摸他的脑袋权当安慰,想了想,又说道:“如果真像你猜测的那样,那也不知周泽楷前世将洞府禁制破到何种程度了,我们明天若是也要进去,怕也会十分危险吧。”

叶修抬起头:“对,所以我才来提醒你啊。”

喻文州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条皮绳,上面穿着一个拇指甲盖大的祖母绿玉扣,他不由分说系在了叶修脖子上,“本来想晚些再给你戴上的,不过既然你自己提了,那干脆就现在拿出来吧。”

叶修嫌弃地扒拉了两下:“呦,是魂石啊,干嘛要戴啊?”

“因为现在这儿最弱的人就是你啊。”喻文州回答地十分理所当然:“明日要闯遗府,你这么点儿大的小身板,万一不小心掉进哪条旮旯里,怕是都没有人察觉。挂一颗魂石在你身上,起码丢了跑了受伤了,我们都能及时发现,算是多个保险措施吧。”

小猫崽虽然对他现在这“累赘物”的人设十分不满,但也不得不承认喻文州的话很有道理,亮出爪子在石头上划拉两下,蔫蔫地熄火了。

叶修又对喻文州详细说了典籍里关于那座遗府的记载,交换了一下猜测,就跳下对方的膝盖,重新钻进周泽楷的睡袋里,贴着自家后辈的胸口,闭眼睡了过去。



--------------TBC--------------



下次更新入副本!

评论(29)

热度(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