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四(8)[天师PARO]

(8)

遗府入口的口令打开以后,三人一猫从豁开的石头中央进入到一条地道之中。

地道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平坦宽敞许多,至少容周泽楷、喻文州和黄少天三人并行是一定没有问题的,而且地道中空气清爽干洁,连土腥味也闻不到,一点不像封闭了数百年的样子。

“哎,我说,没想到这路还挺宽的,”黄少天手里提着防风汽灯先行两步,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地道的光滑的四壁,一边问道:“我们走是要去到哪里?”

“没文化了吧少天大大,”猫咪叶修从周泽楷胸前的口袋里探出头来,“通常这种大能遗府,都是找个灵气充沛的地方捣鼓出一个足够他布阵的空间,再布上芥子阵法将其拓宽到需要的程度。不然你以为哪能随随便便就找到一个上千平的洞府呢?”

黄少天听到叶修损他,扭头伸手作势要去掐他耳朵,猫崽反应神速,“嗖”一下缩回了口袋里,让对方的手扑了个空。

“得得得,就你见识广博行了吧!也不知道刚才到底是谁,好歹活了几百年呢还为了个口令折腾了几个小时,我差点都以为要就此打道回府了!”

黄少天隔着一层布料,在周泽楷胸口那团鼓囊囊的球状物上弹了一下,“话又说回来,那开门的口令到底是什么?你怎么就忽然想出来了?”不等叶修回答,他又继续说道:“刚才看你忽然跑过去,指挥周泽楷蘸了朱砂去抹符文的时候,可把我吓得够呛,你也忒大胆了,也不怕万一错了就再也进不来啦?”

小奶猫团在口袋里,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没什么,我忽然记起书里的记载有线索而已……”

走在周泽楷旁边的喻文州听到这话,眼神闪烁了一下,侧头看了看旁边的青年,却什么也没有说。

 

叶修其实也很疑惑。

嘉世观里的古籍做不了假,这座遗府毫无疑问是五代时期的道家大能布下的旧址,距今已逾千年了。

入口的阵锁阴刻的符文是比现存的殄文更原始的肂文,这是一种可以令阴物辨识的文字,最早是用于书写符箓的,但因为字体过于古老而且流传不广的缘故,存世的典籍已经快要绝迹,现在能认出来的人更是少得可以用“珍稀”二字来形容。

然而,用这么古老的符文铸就的“门锁”,它的开启口令却居然是他的名字——叶修。

虽然只是发音相同,但叶修发誓这一定不是巧合,的的确确就是他的名字。

想到这里,小奶猫抬起爪子,隔着衣服摸了摸自家后辈温热宽厚的胸膛。他的心情十分复杂而且极为纠结——越发不确定自己把周泽楷带来这里的决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若是说周泽楷对这里的记忆是因为他上辈子曾经闯进过这座遗府,那么为什么要连开门的口令也改成他的名字?更何况这里的主人并不是青年本人,虽然叶修觉得以周泽楷前世的修为,要做到这一点的难度虽然不小,但并非不可能,可若是周泽楷的目的仅仅只是探府寻宝,他大可不必费这大把的力气去修改门锁口令,除非……

想到这里,奶猫叶修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体。

感受到胸口那团毛球不安分的动作,周泽楷用手掌覆盖住猫崽小小的身体,安抚似的轻轻拍了拍。

事实上,他居然想起了入门口令这件事,对青年的冲击,其实远比叶修感受到的惊吓要大得多。

对于周泽楷来说,受胎中之谜所惑,那些湮没在忘川之中的种种前尘还只是一些零散纷乱的片断,他甚至无法将碎片中那个强大而又深情的男人和今生的自己联系起来。

可那些片段中却又真真切切的存在着另一个人的身影,每次回忆起有关叶修的零碎画面,都令他思绪翻涌、心头剧痛——那是仿佛连魂魄都可以撕碎的怀念、恋慕、不甘和遗憾之情。

不过,无论他对叶修的感情到底是因为前生的记忆还是今世的纠葛,周泽楷都已经认定一点,那就是,他们两之间这段因果缘分是再也无法斩断的了……

 

“哎叶修,你快别球在那儿装袋鼠宝宝了,赶紧出来看看!”

黄少的叫声在四面都是光滑石壁的空旷甬道里产生了明显的流体效应,多次反射后带着隆隆的回音,听起来特别清晰,叶修从周泽楷的前胸口袋了冒出脑袋来,“怎么了?”

原来地道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尽头,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扇三米高的云石大门,左右两页门扉紧闭,把手雕成一雌一雄两只狮头形状,两狮口中各衔着一条足有两指粗的铜索,连着一枚形状极为古怪的器物。

“这不是六环玲珑双蝠扣吗?”猫崽被周泽楷用手托着,举到两条铜索之间挂着的那块形似两只蝙蝠倒挂的铜制器物前,几乎只看了一眼就叫了起来。

“什么什么?”见叶修认出了那件怪异器物,黄少天连忙凑过去看,手也不自觉地抬起想要摸一摸,“叶修你快说说这什么玩意?”

“少天别动!”叶修大声喝止,虽然声音听起来奶声奶气的,但语气却十分严厉。

黄少天险险停下手指,低头惊讶地看着小奶猫。

“这道门锁,是从鲁家设计的狗尾双蝠扣改良来的六环玲珑双蝠扣。”

叶修解释道:“这锁的设计原理和现代的九连环相似,两只蝙蝠扣里两翼中藏着利刃,解锁人需要将左右各四只手指从两扇蝙扣中间穿过,以特定的手法和力道先后挑开中间的六个环,稍有差池,这两枚蝙蝠扣就会立刻弹开,将你的八根手指齐根切断,而且两蝠间的六个铜环从此互相扣死,无论如何也再别想拆开了。”

黄少天听完,连忙缩回手指,倒抽一口凉气,心有戚戚焉地抹了把冷汗,“不就是个门锁,要不要如此凶残!”说完他又看了看叶修:“既然你知道得这么清楚,想必也肯定能开这锁吧?”

叶修亮出两只毛茸茸胖乎乎的爪子,“我是会开啊,但你觉得我现在的手指能插进这锁扣里?”

黄少天鄙夷地瞥了小奶猫一眼,“得了吧,就你现在这两爪子,伸进去还不得给吧唧切下来,成咱们今晚的加菜了?”他顿了顿,指着狮口中的铜索问道:“要不然咱就别管这锁头了,直接把那两根锁链劈了?”

“最好别硬闯。”一旁听着他们对话的喻文州摇了摇头,“这毕竟是古时大能的遗府,必然会有些防盗手段的,若是随随便便就使用暴力,万一触发了什么机关,还不知道会招来多大的麻烦。”

黄少天听了自家师兄的话,撇了撇嘴,“那怎么办?会开门的人没有手,有手的人不会开门,那咱就只能现在回家去了?”

叶修不搭理黄少天,爪子在周泽楷的手腕上扒了扒,又扭头去看自家后辈,“小周,”他压低声音问道:“这东西……你记得怎么开吗?”

猫崽的声音虽然轻,但周泽楷却听得真切,他先是愣了愣,又忍不住问道:“你怎么……?”

你怎么知道我会开?

但周泽楷的话没有说完,他突兀地将后半句咽了回去,然后听到小奶猫轻声笑着说了句“果然”,便已经猜出,叶修应该是知道了他想起许多前世的事了。

在周泽楷记起的片段里,上辈子的他,的确曾经学过怎么开这种奇怪的锁扣,而且把这项技艺当做一门趣事教给他的,正是现在窝在他手里的小奶猫。

那些纷乱破碎的记忆一盘散乱的拼图,他艰难地截获那些零星闪过片段,努力地试图拼凑出一个更完整一些的故事——他的脑海中甚至浮现出一个画面,一双沾满血污的手拿起这枚六环玲珑双蝠扣,将它锁到了这扇大门之上——那片段的视角,仿佛他就是这双手的主人一般。

就在周泽楷陷入回忆之中,又不由自主出了神的时候,小奶猫低头抓了抓他的手腕,尖尖的指甲带来的轻微刺痛唤回了青年的注意力。

“小周,既然记得,那就去开门吧。”小猫抬起头看他,脸上的胡须微微颤动,唇角似乎勾起了一个他还是人类模样时,青年极为熟悉的笑容。

周泽楷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将小猫重新塞回自己胸前的口袋里,低头就要去开那门锁。

黄少天大吃一惊,质疑声一连串不带喘儿的冒了出来,“卧槽!周泽楷你居然会开这玩意?说真的你到底行不行啊?告诉你可别逞强啊!万一手指咔嚓掉了,回陆地还要十多天啊!铁定来不及做断指再续手术的啊!”

可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将左右手四只长指分别从两只蝙蝠状铜扣缝隙里探入,同时左手小指小心翼翼地挑起了最下方的一个铜环。

这下子连黄少天都吓得噤了声,他甚至连大气都不敢抽一口,生怕喘气声干扰了周泽楷的注意力,一个失手立刻就出现了不可挽救的血腥场面。

只是周泽楷的手却非常稳,左手小指挑起最下面的一个铜扣以后,右手无名指穿过第二个铜扣,将它压到和第四个铜扣等高的位置,左手小指迅速抽出,在最下面的环扣将要下落的一瞬间,右手无名指已经带着第二个铜扣堪堪从那细小的空间穿过,将第一道锁扣打开了。

如此飞快的动作了十数次,八只手指引动六个小环,如蝴蝶穿花一般上下前后翻飞着,却丝毫未曾引动两只蝠扣中间的利刃机括,当五个小环从最大的一个环扣中全部穿过的一刹那,众人听到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六个小环纷纷落地,两片蝠扣紧接着松脱开来,像两个精致无害的装饰品一般挂在了周泽楷的手指上。

“好了。”周泽楷淡淡地说道。

他轻轻取下套在手指上的两枚蝠扣,却没有随手将它们扔掉,而是低头装进了随身腰包里。

 

六环玲珑双蝠扣之后再无其他机关。虽然用云石制成的门扉非常厚重,但合三人之力,稍费了些周折,还是将它打开了。

门后是一个巨大的正圆形空间,仿佛一个巨大的圆形殿堂,目测直径足有百米,地面上隐隐画着极为复杂的阵法,边上站着八个铜人偶,个个身高两米,身披铠甲,手执长枪利刃。

黄少天打头,喻文州断后,中间的周泽楷怀里搂着他的小奶猫,三人亦步亦趋,一路平安无事走到大殿中央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喀拉喀拉铁链带动机括的声音,三人脚下的阵法隐隐泛出暗红的光芒。

八个铜人偶一起动了。

它们倒提长枪利刃,向着圆心里的三个入侵者冲了过来。

“好极了!就等着到我出场的时候了!”黄少天从腰间抽出一柄长剑,又扭头抓住周泽楷怀里的叶修,扬手抛给了喻文州,“师兄你看好这只笨猫,周泽楷,咱们上!”

不待话音落下,黄少天已经冲向了离他最近的一个铜兵人;而周泽楷自然不需要他多说,同一时间,荒火碎霜已经上膛,弩剑夹杂着强烈的阳气向着敌人颈间关节要害处射了过去……


------------TBC------------


终于进去了_(:з」∠)_

评论(31)

热度(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