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终章(全文完)[天师PARO]

终章

周泽楷和叶修回到港城之后,仍然蜗居在周泽楷租住的那间狭窄的廉租房中。

两人挤在十多平方小房子里,虽然地方小了些,倒也显得非常亲密。这天清晨,两人手脚交缠着从单人小床上醒来,又抱着亲了一会儿,这才爬起来,一起出门晨跑,顺便吃早餐。

两人沿着海岸线跑了两小时,在周泽楷常去的早餐摊上买了三鲜素包和豆浆,边吃边往回走。

周泽楷见叶修两口啃掉半个包子,吧唧吧唧嚼得很香,忍不住笑了起来:“当人比当猫好吧?”

叶修咽下嘴里的食物,笑着答道:“你做的饭也不错。”

青年知道他指的是自己做的猫饭,不由有些好奇,“你都吃了?”

叶修哈哈笑了起来,“你弄的猫饭虽然淡了一些,但味道还不错,还有你从小楼那搞来的生鱼片也很好吃,变成猫以后嘛口味也跟着变了,妙鲜包也尚可接受。不过那些干巴巴的猫粮我一口都没吃过,全都用五鬼搬运术给弄走了,只是你那时候修为太浅,才会被我忽悠到了而已。”

周泽楷斜睨了他一眼,眼睛里带着笑意,“你忽悠我的就这些?”

叶修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眯起眼,笑着问道:“你不是也挺喜欢那些忽悠的?”

周泽楷闻言,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叶修入他梦时那些糜丽悱恻的幻境,耳尖微微红了起来,但毕竟经过两辈子的锻炼,脸皮也磨砺得厚多了,自然不能只被叶修牵着鼻子走。

现在天色还早,港城又是出了名的不夜城,这一路上除了他们,都难有几个行人经过,于是周泽楷四处看了看,干脆一把捞过叶修的肩膀,摁在怀里狠狠吮住他的嘴唇,等亲得过瘾了,才松开他红肿的唇瓣,“喜欢,日后必将回报。”

“日后?”叶修伸出手,揽住周泽楷的脖子,嘴唇贴着周泽楷的唇瓣,低声笑问:“那现在呢?”

周泽楷回了他一个悠长的亲吻,手掌隔着一条薄薄的练功裤,用力捏了捏叶修浑圆挺翘的臀部,用气音答道:“等回去……”

两人话还没说完,天空中忽然传来鸟雀扑翼的振翅声,周泽楷和叶修同时抬头,只见一只灰色的鸽子扑扇着翅膀向他们飞来,落到了叶修的肩膀上。

“虚空的情报来了。”

叶修从鸽子脚上解下一个小竹筒,放开鸽子以后,那鸟儿便立刻扇动翅膀扑棱进了云间,很快没有了踪迹。

虚空山庄是一个出名的情报世家,号称天下没有他们查不出来的事情,但要价自然不菲,幸好这次叶修和周泽楷从蓬莱遗府里搜出不少前世攒下的家当,用一瓶子紫霞散才换来了这薄薄一张宣纸和十五字蝇头小楷。

只是这些修真用的灵药、灵丹、灵器也不可能真拿到典当行里换成现钱,所以周泽楷和叶修现在以现代人的标准来看,还是两袖清风身无长物的无产阶级。

不过现在他们有修为在身,又都不是注重物质享受的人,比起赚钱,他们还有更要紧的“前情”需要了结。

“就是这里了。”叶修看完纸条,递给旁边的周泽楷,“我们什么时候去拜会一下?”

周泽楷看完,手心攥紧,再松开时,纸片已化为灰飞。

“今晚。”

 

港城的老城区的“红砂街”巷子里,九层高的“旺福楼”仍然和以前一般,楼身被密密匝匝的广告和招牌挡住,连墙体的红绿漆色都显得更加暗淡了。

晚上刚过九点,周泽楷和叶修乘电梯到了顶楼。

这一层上月里有个补习天王刚开了家中考辅导班,这会儿正是放课的点儿,三个小姑娘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笑,一边和两人擦肩而过,注意到周泽楷的长相,全都突兀地停住了话头,双眼怔楞地盯着青年看,直到两人消失在走廊拐角处。

两人停在顶层北向最后一个套间,看了看门上写着“风水堪舆,铁口直断”的木牌,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叶修抬手敲了敲门,门里很快有了动静,“来了,”一个男人应声开了门:“谁啊?”

应门的是个枯瘦的男人,他打开门,看到门外的两人,先是一愣,脸上浮现慌乱的神色,两手摁着门板就要关门。

“陈夜辉,好久不见,干嘛急着关门谢客啊!”叶修三指扳住门扉,微笑着说道。

陈夜辉见来人认出了他,不由更加慌乱,用力拽着把手想要关门,只是那被叶修轻巧抵住的木板似有千斤之重,任他怎么拉也不能移动分毫,他额头上渗出汗水,口中慌慌张张地说道:“你……你们、你们想做什么!?”

叶修飞快地放开门板,有闪电般探出手去,一把扣住了陈夜辉的手臂。

这六月的港城,天气早就入暑,满街上的姑娘们早就穿起了超短裙,可陈夜辉在一个暑热的屋子里却还穿着长袖衣服,加上和半年前那个琥珀台小生的样子相比,已经瘦的只剩一把骨头,叶修一眼就觉得不对劲儿了。

他在陈夜辉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中撸起他的袖子,果然看到那枯瘦的手臂上,生满了斑斑勃勃的紫色斑点,皮下还隐隐可见蠕动之感,似有小虫穿行其中。

“既然是故人前来,那就进来吧。”

套间里传来一把低哑的声音,那嗓音极为苍老,嘶哑且虚渺,听起来竟似年逾百岁。

叶修松开陈夜辉的手臂,单手一扬将他甩到一边去,回头朝周泽楷点了点头,两人踏过门槛,越过倒在墙角的陈夜辉,大赫赫地向室内走去。

 

窗户上拉着厚厚的天鹅绒窗帘,窗外的霓虹灯几乎一点儿也照不进室内,屋子里黑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只有香案里点着三柱线香的点点微光,以及一盏味道腥臭的油灯的微光。

房间正中摆了一张长桌,一个人坐在大班椅上,背对着两人。

叶修脸上表情淡然,叹了一口气,“陶轩,久违了。”

大班椅上的男人并未回身,低声咳嗽了两声,嗓音哑得几乎难以听清,“是啊,两百年不见了……”

叶修呵呵笑了起来,径直拖过长桌对面的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你和也算百年的交情了,客套话就不多说了,当年你的嘉世观于我有知遇之恩,后来你炼化我的肉身为丹药赚了这两百年光阴,咱俩之间的恩怨算是就此扯平了,不提也罢。”说着他顿了顿,“我来这里,是想问你一件事。”

陶轩沉默了片刻,说道:“说吧,什么事?”

“陶轩,”叶修两指轻轻在长桌上叩了叩,“你为什么要修习降术?”

降术和道术师出同源,是宋年间由茅山弃徒将茅山术法改造成一种利用阴阳五行之力残害生灵、谋取私利的害人之术。

和道术为匡扶正道、平衡阴阳不同,降术就是利用扭转阴阳引动怨气的原理,通过损人达到利己的目的——比如当年陶轩所用的炼魂灯就是降术中的一种,他用人魂作为灯芯燃料,炼化了叶修的半仙之躯,夺了他的寿元,给自己续了两百年的命。

听到叶修的问题,陶轩从嗓子里发出嘶哑的笑声,“我们修道之人,为的不过就是寿岁绵长、得道成仙,既然修正道不能的话……那么……”

“那么,你就干脆修降,对么?”叶修说道。

陶轩低笑一声,因为声音太过嘶哑的缘故,听起来竟似抽泣。

“那么你应该知道,修降者逆转阴阳,逆天而行之人必然会为其所噬,你……”叶修又叹了一口气,“应该是你们,想必也是做好心理准备了?”

“我做了很多努力……”

陶轩答非所问,又发出一阵似哭般的笑声,“我自知时日无多,压箱底的手段都拿出来了……可不管是儡童子还是登仙阵,都不是你的对手,通通不是你的对手啊……”

说着,他两手按住大班椅的扶手,慢慢地、慢慢地转了过来。

借着朦胧的烛火,叶修和周泽楷看到了一具苍老干槁如骷颅的活死人。

陶轩已经很老很老,老得整个人都只剩下一张枯皮蒙着一副骨架,眼窝深深下陷,一只已经失了眼球,只剩黑洞洞的窟窿,另一只因为眼睑萎缩无法闭合的缘故,眼球倒是异常凸出,只是浑浊的眼球表面蒙着一层白翳,显是已经失明了。

“果然……”叶修回头看了还缩在墙角的陈夜辉一眼,低声叹道:“你和他一样,已经开始被降术反噬了……”

陶轩没有答话,只睁着那只失去光感的独眼,向着叶修声音的方向,定定地、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叶修站起身,伸手拉了拉周泽楷的手腕,轻声说道:“小周,我们走吧。”

 

周泽楷和叶修离开了旺福楼,走进港城的夜色中。

他们头顶是纷繁炫目的霓虹,身边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而周泽楷和叶修却两手十指相扣,如同水中两尾游鱼,悠然而默契地穿行在人海之中。

从陶轩那儿出来,见过那人的模样之后,周泽楷和叶修都知道,那个人,已经活不过三天了。

那是真正的油尽灯枯,连最后一丝法力都被反噬烧尽,生命也即将随之走到尽头,而他们之间的恩怨,也会随着陶轩的死而就此成为前尘旧事,再也没有了纠结的价值。

真正所谓的“了结”,莫过于一死万事休。

 

“小周。”

快走到两人住处的时候,叶修像是像是什么事来,忽然捏了捏周泽楷的手,“我觉得,你那屋子隔音太差,咱们‘办事’的时候不太方便,是该换个地方住住了。”

周泽楷先是一愣,然后笑着回答:“可是,没钱。”

这不是假话,港城楼价高得吓人,以他现在的收入,也就只能租得起这旧城区里鸽子笼般的小套间了。

“呵呵。”叶修挑起唇笑了起来,“钱这种东西,赚就是了,至于办法嘛……来来来……”

叶修神秘地眨眨眼,又勾了勾手指,示意让周泽楷附耳过来。

“你听我说,咱们……”

 

——全文完——


完坑啦!!!!!~\(≧▽≦)/~

呜呜呜呜呜呜解放了!!!我可以尽情摸鱼了!!!!!!!!

番外暂定是小周和老叶一起打怪坑土豪赚小钱钱的故事,还有一起养猫的故事,以及一个前世的故事,当然是有肉的。

番外会放在本子里面,宣番等封面出来再说吧_(:з」∠)_

评论(68)

热度(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