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狐狸娶亲(一发完⊙▽⊙)

最近忙得不要不要的,新坑只码了两千字没办法贴_(:з」∠)_

先用没贴过的旧文充个数唧唧唧……《仙客来》实体书的特典哒~


【周叶】狐狸娶亲

小狐狸周泽楷生活在轮回山靠南的碎霜崖上,那儿山清水秀、灵气充沛,是处非常好的修炼地点。

虽然周泽楷现在还是一只只有一条尾巴的小狐狸,但他身上流着九尾天狐的血统,长得又特别漂亮,狐狸形态时一身火红毛皮油光水滑,变成人形时又眉眼清秀五官清朗,俊得像一棵嫩生生的水葱。

在离家到轮回山修炼之前,他常常听到族中长老们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大妖怪的。”——周泽楷对此深信不疑。

小狐狸来到轮回山以后,落脚在碎霜崖上的一间茅庐里。

那茅庐麻雀虽小但却五脏俱全,虽然多年没有人烟,但家具古朴结实,布局精致用心,书房里藏着几百卷古籍,他甚至还在五斗柜上找到一个烛台,造型是一只翘着尾巴的胖狐狸。

于是周泽楷高高兴兴地收拾了房子,修理了有点儿漏雨的屋顶,又从悬崖边上挖来一株蕙兰,栽在盆中,放到书案边。看着自己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新家,他兴奋极了,两眼不自觉地笑成了两弯月牙。

 

山中无日月,春去秋来,百年过去了,少年模样的小狐狸渐渐长成了青年形貌,修为和法力高强了不少,只是变成人的时候耳朵虽然藏得住了,但尾巴却还露在外面。这令他每回下山都要先把尾巴盘在腰上才能套上裤子,让劲瘦的腰身平白膨了一圈。

岁月静好,狐狸周周每晚现出原形,在山崖顶端石台上晒着月光,盘膝打坐吸取天地精华,闲时采些草药去山下集市换点米粮,又或者看看茅庐里那一柜子的古籍,日子过得舒心又快活。

可是有一天,周泽楷的生活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日天气晴好,周泽楷一大早出发去北边浮屠山挖了些石斛,一直忙碌到日落西山才回家。

可就在他离家还有两里地的时候,远远看到了一缕炊烟袅袅,看方向,居然是从茅庐方向升起的。

狐狸周周吓了一跳,连忙加快脚步飞奔回家——果然看到,他从来没有用过的屋后灶台竟然升起了火,一只小铁锅咕噜噜地冒着热气,灶前还站了个青衣男子,正躬身揉着面。

周泽楷躲在树后边,忐忑不安地看向那个在灶台旁忙碌的人。

那青衣男子背对着他,他奋力伸着脑袋,也只能看到他的侧影。

那人衣着简朴,头上用一支木簪盘了个单髻,鬓角发丝乌黑,皮肤白皙,看上去年纪应该不大,正在揉面的两只手纤细修长,骨节不显,指甲整齐,指尖菲薄,形状极是漂亮。

狐狸周周心头着急,差点儿就要绕着树团团转了——他的茅庐,居然给这个人占了!

他狼狈地回头看了看自己耷拉在地上的大尾巴,想起族里长老叮嘱过他,决不能让凡人发现他是只狐狸精,于是苦闷地一瘪嘴,扭身一头扎进灌木林里,逃跑了。

兹事体大,要从长计议!

 

周泽楷背着半筐石斛,拖着尾巴,垂头丧气地去东面山腰的泉眼边,找他的老友,柳树精江波涛。

江波涛性情温和,人又机灵多智,听周泽楷说他的狐狸窝被一个陌生书生占了以后,摸了摸下巴,眼珠一转,笑眯眯地给他出了个好点子:“读书人多怯懦,你又擅幻术,何不给他来个魑魅魍魉百鬼夜行?待他吓出个好歹,定然自会离去!”

狐狸周周一听,耳朵呼啦一下冒了出来,兴奋地高高竖起,一张俊脸笑得春光灿烂,像一棵吸饱了水的嫩菜苗,顿时又精神抖擞了起来。

 

是夜。

周泽楷蹲守在他的小茅庐附近,眼巴巴地等到三更天,终于看到屋里的灯吹了,他又耐心地等了一阵,盘算着里头的人应该睡下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溜到窗户边,扒着窗棱张望了一阵。只见傍晚远远看过一眼的书生正躺在他的榻上,一张薄毯遮住半张脸,呼吸轻慢,像是睡着了。

第一次对凡人施幻术的狐狸周周心里紧张极了。

他想,人类都是十分胆小的,不能做得太过,万一把人吓坏了,得了失心疯,那他的罪孽就大了,日后经天劫的时候,必然会被记上一笔,多加九道雷劫的。

他纠结了片刻,揪了两根草叶,蹲在窗户下捣鼓一阵,扎了个十分粗糙的小人,然后他对着那小草人吹了一口气,悄悄将它投进了屋子里。

 

草人落地,化成了一个脸色惨白惨白的女人。

周泽楷活到现在,刚满两百岁,前一百年他还不会化形,被族中长辈护着,无忧无虑地活在宽敞、神秘而阴暗的轩辕墓里,近一百年在轮回山上修炼,和世人有所交集的机会只在一月一次的赶集时,所能接触到的也都是些山野村民,实在对“女人”这种存在没有多少认识。

所以他变出的这个女子,相貌极其妖媚,用的是族中某位姨娘的面容,自然美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还带着七分狐狸精特有的娇艳诱惑,一眼就能令男人移不开视线;但她的身材衣着,却是上月赶集时那用一只烤鸡换了他一支老参的茶肆老板娘的,又矮又胖,一身灰扑扑油腻腻的粗布短裳,两只袖子扎起,露出粗壮黝黑的双腕。

那女人扭着胯,轻飘飘来到茅庐中唯一的矮榻前,掩着脸,开始嘤嘤哭泣起来。

狐狸常常出没在坟间野地里,周泽楷幼时没少见过夜哭的女鬼,若是有夜行人恰好经过,只消远远看到一眼,就会吓掉半魂,落荒而逃,他觉得既然女鬼夜哭能吓跑那些行人,应当也能吓跑这睡在他房里的书生。

果然,女人尖细凄凉的哭声很快惊动了榻上的人,书生翻身坐了起来。

借着月光和狐狸夜视力,周泽楷这才看清了那书生的长相。

那书生约莫二十出头,长了一副温雅清秀、唇红齿白的好皮相,只是好梦方醒,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表情有些呆愣,他定定地看着床头哭得好不伤心的女人,眨巴着眼睛,目光从女子肥硕的身躯移到绝色的脸孔上,眼角微微一抽,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周泽楷惊呆了,他连隐藏身形都忘记了,脑袋探出窗台,看着那年青书生从一开始的低声忍笑到后来的放声大笑,那人笑得那么放肆,翻在榻上,捶着薄薄的床板,那清朗的笑声和女鬼犹自嘤嘤啜泣的哭声混在一起,格外诡异。

狐狸哪里见过这般阵仗,尾巴毛都吓炸了。

很快的,夜哭女鬼的幻术时间到了,那凄切哭泣的胖女人突兀地消去了身影,“噗”一声现出原形,一个两寸长的小草人掉在塌边,而屋里的书生还没止住笑,一张清俊脸庞眼角湿润,脸颊发红,看起来愉快极了。

而小狐狸简直要哭了。

他扭头跑进树林,边跑边在心中指天发誓——明晚!明晚一定要吓跑你!

 

第二日,周泽楷坐在一株大槐树下,痛定思痛,琢磨了一整天,终于想到了新的主意。

这夜,书生睡得很晚。

狐狸周周蹲在窗边,一直等到月上中天,那人却还在书案前,翻着一本杂记,小口小口地慢慢地品着茶。

周泽楷呆呆地等着,有些放空的脑瓜子里,忽然没来由地浮现出一个疑问:昨晚那书生反应那么奇怪,难道是说他以为自己在做梦,才会毫不恐惧,反而乐得笑出声来?

想到这里,狐狸一握拳头,决定今晚改变策略,趁着那人还在看书的时候闯进去,吓他一个措手不及。

主意已定后,周泽楷从屁股下抽出他早就准备好的槐树枝,披在身上,默念口诀,摇身一变,就成了一头青面獠牙的怪物。

那怪物身形足有五米,头生三角,脸似青狮,眼如铜铃,血盆大口中露出白森森的利齿獠牙,模样极是骇人。这是周泽楷照着轩辕墓里的镇墓兽模样变的,也是他能想像出来的,最惊悚的怪物样子了。

见万事俱备,周泽楷摇摇脑袋,撒开四爪,向茅庐奔袭而去。他的幻术时限不长,半盏茶时间就会恢复原样,他得抓紧时间,把那占了他屋子的嚣张书生吓得屁滚尿流方是正理。

正想着,茅庐柴门已近在眼前,狐狸斗志昂扬,发出一声震天大吼,一头撞了进去……

只听“咯啦”一声,狐狸周周只觉得浑身一紧,一股无形的推力硬是阻了他的冲势,他先是一愣,随后立刻意识到——他、被、卡、住、了。

是的,和以前每一次进门时的体形都不同,他现在是只身长五米的大怪物,而茅庐柴门极窄,根本容不下他这体形……

周泽楷绝望地抬起头,正对上案前书生的目光,他们四目交接,可怜的狐狸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三分笑意七分怜悯,那眼神,简直令他一瞬间羞愧得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化作一只甲虫,此时就可以就地找条缝钻进去了。

这边厢卡在门里的怪物心头羞愤,那边厢书生却淡定起身,向前两步,开口柔声问道:“需要帮忙吗?”

周泽楷“嗷”地大叫一声,用力挣扎起来,只听门框“嘎吱嘎吱”一阵乱响,居然裂开了一道狭缝,生生被他挤变了形。好容易挣脱了束缚,狐狸周周只觉得自己面子里子都丢尽了,顾不得吓唬书生,扭头狂奔进了远处黑暗的山林里。

书生站在开裂变形的茅庐门前,看着怪物逃跑的背影,双眼中笑意盈盈。

他清楚地看到,怪物圆滚滚的屁股上拖着一条红彤彤的狐狸尾巴,正随着它逃跑的脚步,傻乎乎地左右扑腾着。

 

夜凉如水,狐狸周周现出原形,坐在山崖边一株大榕树旁的大石头上,呆愣地看着天上的半月。

他感到伤心极了。

连续丢了两次脸,面皮薄的小狐狸,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儿,就是硬撑着一口气,不肯掉下来。

周泽楷想,也许他应该搬家了,他住了百来年的茅庐已经回不去了,还被一个可恶的人类占了,他非但赶不跑,还出了大丑……

想到这里,他抬起爪子抹了抹眼角的一颗泪珠儿,心里恨恨地想着:如果他是一只强大的大妖怪就好了,可以嗷呜一口吃掉他,又或者给他变一条长长的耗子尾巴,把那书生吓得哇哇大叫……

想到这里,狐狸周周翻了个身,抱住自己的尾巴,趴在了冷冰冰硬邦邦粗粝粝的大石头上。

睡惯了茅庐床榻的柔软被褥,他觉得这里睡起来一点也不舒服。

周泽楷觉得更难过了——他舍不得自己住了那么久的小家,舍不得软绵绵的被窝,舍不得那一柜子的书,舍不得那盏别致的狐狸油灯,舍不得他栽在床边的一株兰花……

他终于忍不住落下眼泪,一会儿惦记着那本还没看完的杂记,一会儿记起后屋新晒的被子还没收,一会儿又想起自己上次下山还扯了半尺丝带,原本打算系到狐狸油灯的尾巴上的……

终于,他哭累了,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次日周泽楷破天荒睡到日上三竿,直到树荫再也遮不住照到他屁股上的日光,才终于醒了过来。

睡饱了觉,他整个狐都清醒了许多——对啊!人类区区几十年的寿岁,对他们九尾天狐一族三千岁的生命来说,简直就是打个盹的光阴,他惹不起,难道还等不起吗?

这样想来,他顿时又觉得精神了,撒开四爪向茅庐奔去——哼!我就每天盯着你!等到你白发苍苍的时候,我就吃掉你!

 

如此三天过去了,狐狸周周已经摸到了书生的作息规律。

那青年每天都睡得很晚,起得也晚,非要到午时才起,把早饭和午饭并成一顿,在屋前的炉灶上做吃食。

这天,周泽楷又晃悠到了茅庐附近,趴在的草丛后面,盯着书生做午饭。

他好奇地看着书生从灶膛里扒拉出一团烘得干巴巴硬邦邦的大泥团,然后就这么大大咧咧蹲在灶旁,一边吹着气,一边敲开了泥巴团——顿时一股鲜香扑鼻而来,周泽楷抽了抽鼻子,耳朵“唰”地竖了起来——烤鸡!

狐狸周周遵着本能,忍不住伸出个毛茸茸的脑袋,探头探脑地盯着那香喷喷的烤鸡。

真的太香了,他眼巴巴地看着书生撕开一只大鸡腿,微焦的金棕色鸡皮下,雪白滑嫩的鸡肉中流出浓香的金黄油脂,那口感、那味道,光是用闻的、看的,就令周泽楷馋得连眼都直了。

他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口水,尾巴焦躁地上下甩动,不由自主地又探出了半截身体,红艳艳的皮毛在深绿的树丛里格外显眼。

“小狐狸,来吃吧。”

忽然,一只香喷喷的大鸡腿划着抛物线,并着青年书生和缓而略有些沙哑的声线,落到了狐狸周周的面前。

周泽楷受惊地向后一跳,嗖一声蹿出一丈远,一头扎进树丛里。

他戒备地卧在浓密的枝叶下,竖着耳朵等了片刻,没有听到一点声音,这才又悄悄伸出半个脑袋,却看到远处的茅庐里,那书生已经端着烤鸡和一盘米饭两碟小菜,转身进了屋,而那只金黄流油的大鸡腿还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犹自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这天中午,狐狸周周蹲在大榕树下,一边大口大口啃着鸡腿,一边想,那书生也不算太可恶,起码烤的鸡真香。

鸡腿真好吃,太好吃了。

如果下次还请他吃的话,他的房子就暂时借给书生住吧。

 

就这样,用一只鸡腿刷了狐狸周周好感度的书生,开始了和小狐狸投喂与被投喂的生活。

在第九次叼起书生抛给他的鸡腿儿的时候,周泽楷终于没有扭身就跑,而是蹲在原地,低头吧唧吧唧吃了起来。

书生今天穿了一套青布袴,他擦了擦沾了鸡油的手指,慢慢踱到吃着鸡腿的小狐狸面前。周泽楷抬眼瞥了瞥他,没有逃跑,而是低头继续埋头苦吃——这烤鸡实在太嫩了,他吃得忘乎所以,连占屋之仇也忘得一干二净了。

见狐狸吃得正香,书生也不着急,他袖着手等着,待到周泽楷连骨头渣子都啃干净了,才忽然伸出手,手指快如闪电地在狐狸的脑门上一弹——

狐狸周周咕噜噜滚出去两米,天旋地转趴在地上,重新化为了人形。

他抬起头,惊恐地看着书生。

“你这小妖精。”书生好笑地看着他:“竟敢占我屋子,着实可恶!”

周泽楷委屈地瞪他:“不是你的……”

他记得凡人生命很短,而这茅庐他都住了一百年了,山脚下的村民告诉他,连人间皇帝都换了七八个了,屋主怎么可能是这么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你识字吗?”书生看到狐狸点头,笑了起来,从身后掏出一本书,正是周泽楷看了一半的杂记。

“我叫叶修。”他指了指扉页上的一个印章,那印泥年岁已久,已经有些发黑褪色,但上面确实有篆刻的四个小字——“一叶之秋”。

狐狸周周觉得这证据着实牵强,除了同有个“叶”字外,再无共通之处,他张了张嘴,还想再辩,奈何口舌木讷,长篇大论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心头着急,眼神显得更加委屈。

“我并非凡人。”

自称“叶修”的书生叶修似乎看透了周泽楷的心声,他卷起书本,轻轻敲了敲周泽楷的额头,“我乃五岳山神,掌管四境山川。”说着他回身指了指那茅庐,“此乃我旧时居所,空置百年,倒便宜了你这小妖精。”

周泽楷呆愣愣地看着这自称山神的青年,嘴唇微张,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呵呵。”叶修盯着面前呆住的狐狸,摸了摸下巴,坏笑了起来:“你现时欠我百年的租子、两床被褥、一箱冬衣、半桶灯油并九根鸡腿儿……”他拖长声音,语气中带着笑意与揶揄:“那便跟了我,苦力抵了吧。”

“苦、苦力?”周泽楷眨了眨眼,有些回不过神来,“多久?”

叶修笑道:“要多久……便要看你表现如何了……”

 

*** *** ***

 

时光荏苒,千年之后。

当年的小狐狸已经长成了真正的九尾天狐,原形拖着九条大尾巴,体形巨大、威风凛凛、气势非凡,天下罕有能敌者。

而他也早就知道,轮回山上那间小茅庐,其实原本就是那个模样穷酸的书生的,书生不是什么凡人书生,而是天帝老儿御笔亲封的五岳山神。

不过这些对他来说,已经是湮没在记忆深处的旧事了。

 

“小周,你回来了。”

周泽楷听到有人叫他的声音,抬起头来,唇角带着浅笑,眼神温柔甜蜜,冲着来人点了点头,“叶修。”

随着时代变迁,山神叶修早就换下古装,头发剪短,穿着一身普通的T恤牛仔裤,两手插在外套兜里,嘴里叼着根烟,正迈着有些慵懒闲散的脚步,向着他的大妖怪走来。

周泽楷迎了上去,轻轻拉住叶修的手。

他们身处一条偏僻的小巷里,现在临近深夜,除了远远传来的蝉鸣声,周围再无行人车辆,安静得几近落针可闻。

“来接我?”

周泽楷揽住叶修的腰,低下头,鼻尖顶住叶修的鼻尖,墨色的瞳眸里满满溢着温柔而浓烈的爱慕之意。他刚刚回了轩辕墓一趟,将自己的婚事禀呈宗族,带着聘礼回来,还没到家,却遇到了站在路口接他的叶修。

“对啊!”叶修笑着点头,朝着大妖怪伸出手,“说好要给我的礼物呢?速速呈上!”

毕竟是活了几千年的山神,叶修经历十几个朝代从甲骨文到现代简体汉字的文化跨度,虽然已经能熟练使用普通话,在上网的时候还能用上表情符号网络用语,但偶尔说话时还是会带了点不古不今的语言习惯,若不是游戏操作牛到突破天际,保不准会被自家工会小弟们怀疑“叶秋大神”真身是个老头子。

周泽楷闻言笑笑,手心一翻,像变魔术一样现出一个东西。

叶修接过一看,那是一颗三寸长的犬齿,顶端锋利尖锐,弯曲的尾端系着七色丝线和九颗黑曜石。

“这是谁的牙?”叶修好奇地问道。

“我父亲的。”周泽楷回答:“天狐族的规矩。”

叶修笑吟吟地看着面前俊美的九尾狐,“我若是收了这礼物呢?”

“收了……”周泽楷靠近叶修的嘴唇,重重地吻了下去,话语的语音消失在粘稠的亲吻声中,“收了,就是我的人……”

 

亲热够了以后,两人手牵着手一起回家了。

“我做了宵夜,是虾仁馅的小云吞,回家吃吧。”

“好。”

“明天想吃什么?”

“烤鸡。”

“行!给你两个大鸡腿儿!”

 

——本文完——

评论(68)

热度(1891)

  1. fan羽衣甘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