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如影随形 章四(6)[鬼怪灵异]

(6)

睁开眼睛时,叶修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幽暗的废墟之中。

他从破石瓦砾中爬起身,首先确认自己并没有受伤,随后他几乎立刻就确定,自己现在肯定不在T大的民俗学资料室里。

“……不会是穿越了吧……”

叶修脸色苍白,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前一秒还在民俗学研究室里,下一秒就来到了这种荒芜偏僻的废墟之中。

虽然对自己的处境没有一点儿线索,但一直留在这儿也不是办法,叶修纠结了一瞬,决定四处走走,好确定自己到底是在哪里,周泽楷他们又到哪儿去了。

那片废墟像是爆炸后的产物,大片大片的焦黑、破碎的砖瓦水泥、周围倒塌大半的低矮建筑群。叶修一脚深一角浅地从废墟里爬出来,又顺着狭窄盘曲的巷子小心翼翼往外蹭。

他很快发现到不对劲的地方。

巷子里有几家破破落落的商店,多半店门紧闭,招牌上油漆脱落,锈渍斑斑。虽然上面的字是中文,却用的是繁体字,他仔细琢磨了一阵,发现居然还都是从右到左的阅读顺序。

“不会吧……”叶修喃喃自语:“难不成我真的穿越回民国了……”

然而他又很快推翻了自己的猜测。

因为他注意到,商店门口贴着一些陈旧的广告画片和招贴画,有些民居也用旧报纸糊了窗户,无论是画片里的人物,还是报纸上的照片,上面的人都看不清脸孔。

当然,照片出现曝光过度导致局部不清晰的情况并不罕见,而且画片时间长了也会出现褪色现象,但像这般,一连七八张通通都看不清脸,就不可能仅仅只是巧合了。

最近经历的事情多了,被锻炼出来的不仅只有胆量,还有警觉性。

他一步步蹭出迷宫一般的弄堂,外头是一条相对开阔的街道。

比起他逛了半天还没有碰到半个人的弄堂,街道外面到还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在走动。

叶修猫在巷口一盆枯萎的大盆栽后面,谨慎观察了许久,终于确定了一点:这个古怪的城市里,每个人脸上都戴着面具。

虽然面具大都模样不同,从单纯的白面具,到精雕细琢涂满釉色的美人面,而最多的则是一张凶狠的鬼面。叶修打了个冷颤,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这些面具后面的人到底长成啥样儿。

他蹙眉想了一阵,又扭头溜回弄堂里,寻了处店铺的后门,那儿横七竖八堆放了些纸皮和包装袋。

叶修飞快撕下一片纸箱盖子,比划了一下,大小正好可以遮住自己的脸,于是他寻了块破铁片儿,在纸皮上刻出两个眼洞来,又扯了两根破破落落的尼龙绳,穿过眼洞绑在两侧,一个手工粗糙到堪称丑陋的面具就算是搞定了。

戴上面具,叶修才终于感到了一丝安全感。

他一步一腾挪地离开弄堂,走到外头的街上。又悄悄融入了来往的行人之中。

万幸的,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同样戴着面具的叶修。他们沉默地行走,沉默地交易,没有任何人说话,整个街道安静得落针可闻,犹如死城。

叶修在街上走了一阵,越看越觉得这个城市哪里都透着不对劲儿。

终于,他在走过一个报摊前时,恰好看到一个戴着面具的行人从旁边经过,那人拿起一份报纸,又放下一张钞票,报摊的主人连头也不抬,同样戴着面具的脸低低垂下,只伸手摸走了那张钞票。

叶修狠狠倒抽了一口凉气。

因为他看到,那人丢下的是一张标价一万元的,冥币。

 

……莫非,我已经挂了?

叶修坐在一条空荡荡的石阶上,托着腮开始思考人生。

以前他曾经在赶工程件的时候,听过深夜电台的鬼故事,里面有一个故事令他印象深刻。

故事大致是说有一个清洁女工,某天深夜从厕所隔间里醒来,发现她工作的大楼里人来人往,每个人都表现得好像在进行紧张的工作一般,但每一个人的行动中都透着不似活人的诡异。而当她向其他人表示她的疑惑和怀疑的时候,所有人都对她说了同一句话——“你是新来的吧?”

在故事的最后,这位女工在醒来的厕所找到了自己服毒自尽的尸体,才终于醒悟原来自己已经死了,她是刚刚加入这群亡灵中却不自知的“新来者”。

叶修仔细回忆自己失去意识前的发生的事情。

当时的他只是在民俗学资料室里找失踪的女研究生小邓,刚刚绕过一张书桌就断片儿了,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来到了这个诡异的世界。

“不行!”

叶修一咬牙,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不管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他估摸着小邓突然失踪,也是和他一样,不明不白就跑到这个世界来了,所以当务之急,还行应该先把姑娘找回来再说!

 

*** *** ***

 

“……你、你们是说,问题出在这面镜子上?”

彭助教虽然尽力令自己显得镇定一些,但身体仍然不自觉地往后退,屁股只有三分之一是确实落在椅面上的,整个人已经快要贴在了墙边的书柜上。

他摇摇指了指桌上立起的铜镜,又畏畏缩缩地看了看站在桌旁的周泽楷和喻文州,表情很是不安.

“这铜镜……初步判断是宋朝的物件,是郑老上回采风的时候,辗转从辽东一带的古董贩子那儿收来的,据说是墓里倒出来的陪葬品……以文物的角度,当然是很珍贵的……不过……”

说着彭助教咽了口唾沫,视线在周泽楷投影在墙上的影子上来回打转。

青年身材挺拔修长,影子自然也清瘦修长,宽肩窄腰,很是标致。可在他的投影旁边,却有一只巨大的野兽影子,正驯服地匍匐在他的影子旁边,像一只驯服的猫,粗长的尾巴甚至虚虚地盘住了周泽楷影子的裤腿。

彭助教身为一个专门研究民俗学的新世纪有为青年,虽然没少前辈们说的那些怪力乱神的故事,但毕竟骨子里还是个无神论者,对那个不可言说的鬼神之事,一向都是本着敬而不信的心态的。

可是,现在他却的的确确目睹了两个人凭空消失,还有那团盘踞在周泽楷脚边的怪兽影子,令他在害怕之余,还有点儿三观瞬间粉碎崩溃的虚脱感。

“不过……当时郑老曾经说过,这镜子的民俗学研究价值,主要是顶上那个虎头装饰物所代表的图腾文化象征……”

彭助教抬了抬眼镜,顺便擦掉额角吓出来的冷汗,“可要说它、它会让人凭空消失……这怎么可能……”

“那不是虎头。”喻文州脸上神色凝重,“它是狴犴。”

“龙、龙子的那个狴犴?”不愧是历史专业出身的人,彭教授立刻就听懂了喻文州说的是哪两个字。

喻文州点点头,又伸出手,拍了拍面色冷凝的周泽楷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狴犴形似虎而性好讼,又具威能,可辨是非而凛正气,明清两朝多用以装饰公堂牢狱大门。”

他说着,指了指周泽楷脚边的那只猛兽影子,“而狴犴身为龙子,当然不可能轻易被青铜雕饰禁锢,那虎头里藏的,应该是高人借形来的狴犴的一缕神魂。”

说着他伸出手,指尖划过铜制的镜面,“所为的,当然是封住这面镜之中的‘通道’。”

“什么……通、通道?”

彭助教觉得自己好像在听民间乡野怪谈,若不是有两人大活人在他面前消失,又亲眼看到周泽楷脚边的那只大老虎影子,他简直没有一点儿真实感。

“所谓‘镜能通阴阳’,”喻文州解释道:“这面镜子,正是阴阳两个空间的连通点,失去了狴犴神魂的镇压后,这个通道便会在特定的时辰开启,让‘通过’它的人,到达彼岸的世界。”

“你的意思是说,小邓他们穿越到阴间去了!?”

彭助教对阴阳的理解和喻文州他们这些“专业人士”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于是便直截了当地将所谓的“阴阳”理解成传说中的“阳界”和“阴间”了,此时听到喻文州的说明,当场大惊失色,“那、那他们还能回来吗?”

喻文州撇头看向周泽楷。青年一直压低眉头,嘴唇紧抿,默默隐忍着自己内心翻涌的情绪。

他轻声叹了一口气,“当然,还是有机会将他们找回来的……”

喻文州说道,“只要……他们能坚持到下一次‘开门’的时候……”


------------TBC------------


找O感词找了N久_(:з」∠)_

5.29了呢,叶神生日快乐!!!

欠一场飙车肉,下次补!><

评论(20)

热度(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