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如影随形 章四(8)[鬼怪灵异]

(8)

那钟鼓之声,似乎具有某种摄魂夺魄的魔力,令叶修也不由自主地侧耳聆听。

他觉得自己明明只是站立在原地,便觉得那钟鼓之声犹如梵音佛谒,直击灵魂、穿透意念,余音缭绕,回荡与神识之中,全副心神都为止所摄。待他猛然醒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跟随着人群,向着河边走去。

此时的“河”,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与“白天”时的清澈见底不同,河水黑如墨汁,又似沸腾的滚水,咕噜咕噜翻腾着气泡。漆黑的墨河之上,凭空架起了一座狭窄的独木桥,一直延伸到对岸的红云深处,不知道究竟通往何方。

而河堤上挤满了“人”,他们眼神空洞,表情茫然,互相拥挤着,朝着狭窄的小桥挤过去。有少数一两人挤上了桥,然而更多的却摔进了下方翻涌的黑水之中,立刻被滚滚浪头吞噬,再也没有浮上来过。

叶修眼睁睁地看着居民们如同落水的饺子,一个接一个掉进了翻滚的河水之中。

他在人群中看到了脸上血肉模糊的小邓,还有脖子折断的那失踪的老教授,他们挤在人堆里,表情麻木、无知无觉地朝着独木桥拥过去,然后被更多的人从后方推搡,一脚踏空,转瞬消失在河水中。

叶修可一点都不想知道那条独木桥通向哪里,河水又流往何方,掉下去的人又将如何,他只觉得如果自己也掉下去的话,那就真的别想好好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很快的,河堤上的人越来越少,最终只剩下叶修一个人。

随后,钟鼓之声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漫天红霞也随之散去,天际只剩一轮满月,整座城市陷入了黑夜之中。

 

*** *** ***

 

叶修最艰难的时间,现在才开始。

入夜后的荒凉城市里,如同雨后冒出的笋子一般,在各处的阴影中,冒出了许许多多奇形怪状的“东西”,完全超乎了叶修的认知范围,根本不知应该怎么形容。

“它们”有的还保持着人形,但头部是各种奇形怪状的猪、牛、羊脑袋;有的看似人模人样,但却足有十层楼高,一个人就可以挡住整条街道;有的则干脆是长脚的桌椅板凳,甚至是一只长着八只手形如蜘蛛的五斗橱;有的则干脆是一团扭曲变形的雾气,或者是个头足有牛大的巨大耗子……

这些玩意儿,它们或者成群结队,如同游行般,一边吹拉弹唱,一边手舞足蹈地穿过街道,有些则似乎更喜欢安静和黑暗,远离同伴,流窜入深深的巷子里头。

叶修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百鬼夜行”。

冷汗从额头涔涔流下,他可没有把握,光凭一个粗糙的面具,他可以瞒过这些鬼怪……

“天啊,这一定是鬼怪版的《全员逃○中》……”

叶修猫在一处骑楼转角去,探出两只眼睛,借着朦胧的月色,胆战心惊地看向一队鬼怪热热闹闹地从街口走过去,唇角牵起一抹苦笑,在心中默默吐槽道:“而且,现在只剩我一个参赛选手了,被抓到不是奖金清零,而是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他也不能只蹲在这里,因为大街上那些载歌载舞的游行队伍虽然好躲,但喜欢蹿进巷子里的“东西”却危险得多。

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在极度的紧张和恐慌之下,叶修觉得自己对时间的概念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他缩在骑楼拐角处,那儿是两栋老建筑中间的夹缝,非常狭窄,只能容许一人侧身通过。他觉得时间似乎过了有一个小时,然而又有可能只是短短几分钟。这儿的建筑物太过密集,他看不到月亮的位置,自然也无法从光影的移动看出大约的时间。

万幸的是,落入这个世界之后,他似乎已经不需要饮食,也不知疲惫,若非如此,他早就因为过度的疲倦和焦虑直接虚脱过去了。

 

就在他精神紧绷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轻细的,如果竹竿点地的,笃、笃、笃的声音。

那声音由轻到响,从隐隐约约到越来越清楚,明显声源是正在向他接近。叶修整个人都毛骨悚然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往墙缝里缩了缩,让自己整个人融进了黑暗之中。

“拜托……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叶修在心中默默期待。

笃、笃、笃的声音越来越响。

他从墙缝中看出去,顿时吓得差点儿要背过气去。

他看到了一个老太婆,只有一条腿,还是竹做的假肢,她佝偻着身子,一跳一跳地,从小巷中经过,那笃笃的声音,就是落地是竹制的假肢敲击水泥地板的动静。

月色下,叶修勉强看清了那老太婆的长相。那老人极老,老到五官都皱缩在一起,只剩下纵横交错的无数道沟壑,嘴里牙齿掉光,却偏偏还带着诡异的笑容,嘴巴咧开,如同在一只脱水发霉的橘子上豁了一刀,露出里头黑洞洞的喉管。

那老太婆边跳边念念有词,她声音沙哑粗粝,用的是叶修完全听不懂的方言。在小巷里梭巡不去,枯瘦的手指抠挖着墙上的石灰,剥下墙皮塞进嘴里,嚼巴嚼巴,喃喃几句,又往前跳几步,去抠下一块墙灰。

眼看着老太婆扒了两块巷子对面那户的墙皮,扭头要往自己这个方向跳来,叶修吓得扭头便跑,挤过狭窄的墙缝,往对面那条巷子逃去。

 

叶修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希望自己立刻能够恢复记忆。

听喻文州他们的说法,他以前很厉害,起码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至于像现在这般,被一只穿红肚兜的光屁股小鬼追得只能满巷子狼狈逃窜。

那光屁股小鬼,体形约莫只有三、四岁,光从背影看,倒是白白净净、玉雪可爱的模样,可从正面看,那娃娃却有一张脸盆大的满月脸,额头正中一只灯泡似的大眼睛,没有鼻子也没有耳朵,两抹似血腮红,一张血盘大口从一侧颧骨咧到另一侧颧骨,口中发出嘻嘻嘻、咯咯咯的笑声,露出两排鲨鱼般的尖齿,两条小短腿倒腾得飞快,速度可以追的上一个成年人。

那小鬼一边嬉笑着,一边追赶巷子里的逃窜的人类。

叶修跑得很急,一张粗糙的面具早就不知在走街蹿巷的时候掉到哪里去了。但他无暇多想,只能一边祈祷不会被其他怪物发现自己,一边尽挑偏僻的地方钻,因为他可一点儿不想亲身体验被那小鬼捉住的下场。

他几乎有点儿慌不择路了,小鬼咯咯的笑声如影随形,似乎就在身后数米之遥。此时一栋四层的小楼近在眼前,那似乎是一栋废弃的小楼,碎石砌成的墙面坍塌了一半,没倒的那半栋还挂着一道铁皮楼梯,叶修想也不想,蹬蹬蹬往楼上跑去,一口气攀到了顶层。

他听到身后的铁皮楼梯咚咚作响,明显是那红肚兜的小鬼追上来的声音。

此时已经到了最顶层,他无路可逃,只好随手拉开一扇没有锁的门,逃进了屋中。

房间果然废弃多时,屋里一片狼藉,只有一个陈旧的柜子,和一张床板残缺不全的铁架子床。叶修扭头看了看被敲得碰碰作响的房门,又看了看四层楼高的窗户。咬咬牙一狠心,抽起一块床板,搭在窗户和对面楼的阳台上。

下一秒,又薄又脆的门一股巨大的力道撞得四分五裂,红肚兜的小男孩嘻嘻哈哈地跑进房间,正好对上叶修颤颤悠悠爬到对侧的背影,它像以为叶修在和他玩什么有趣的新游戏一般,咯咯笑着追了上来。

叶修冷不丁回头,对上小鬼扑向木板的狞笑,顿时吓得心跳都要停了,他连忙伸手,抽走那块木板,让那小鬼扑了个空。

“哈哈哈、嘿嘿嘿、咯咯咯!”

红肚兜的小鬼咧开嘴,笑声更高亢,两只白胖的小手遥遥伸出,似乎要透过两栋楼之间的距离去够逃跑的叶修。

——万幸,它没有飞过来的能力!

叶修惊魂未定,拍了拍嗵嗵直跳的胸口,从阳台翻进走廊,摸黑往楼下走去。

 

那栋楼的外头,是一条流水潺潺的河涌。

和那条黑水翻腾的大河不同,那河涌很浅,两岸笔直,一看便是人工修筑的排水通道。此时河水潺潺,映出天上圆月,位置已至下中天,大约再有两三个小时就要天亮了。

他有种预感,若是坚持到天亮,这百鬼夜行的乱象就会结束。

“要不然,找个安全的地方躲到天亮吧……”

叶修贴着墙根,一寸一寸地往前蹭着。

不远处就是河涌,岸上树影婆娑,再远处是一个老式水塔,塔顶上挺着一只似鸟又似乌鸦的巨大怪鸟,嘎嘎尖叫数声,又扑啦啦飞起,展开的羽翼足有四五米宽,向着月光飞远了。

他深深舒了一口气,万幸的是那只怪鸟并没有发现躲在河涌一座桥底下的自己。

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得脚踝一凉,随后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拽住,凌空倒提了起来。

叶修强忍着恐惧,控制自己不要大声惨叫起来,他竭力扭头去看那缠住右脚的东西——只见河涌里涌动这一大团的黑乎乎滑溜溜的东西,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丛水藻!



--------------TBC--------------



最后的水藻致敬虫爹的百鬼夜行副本哎嘿嘿(*´∇`*)

下次更新这章就该完结啦,到时再一并说故事里的其他设定啊!

评论(28)

热度(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