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如影随形 章四(9)[鬼怪灵异]

(9)

周泽楷一枪击碎一只长着人脸的蜘蛛,借着月色,沿着长街飞奔。

他已经能确定,这是一个碎片空间。

经常有那样的传说,有些人误入某地,结果发现时间不断循环,周而复始地重复着同一天或者同一段时间,而除了他这个“外来者”,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没有察觉任何不对劲儿的地方,直到侥幸脱离该地,那人才重新回到正常的时间之中。

这样的世界,便是所谓的“碎片空间”。

它们通常是由于混乱的阴阳之气被某些因素局限在一个小的范围之中,无法逸散也无法流通,最终导致形成一个阴阳循环几乎完全静止的密闭空间,与原本世界的正常时空概念脱离,成为一个自成体系的小世界。

这样的碎片空间,有可能是大山腹地里的一个偏僻村落,也有可能是一处建在乱葬岗上的小工厂,甚至像他现在身处的这处,不是存在于人世的碎片,而是阴间的碎片——正确的说,这是一个由无法外流阴怨之气汇聚而成的,日复一日模拟着生死轮回,却无法令陷入其中的魂魄真正进入轮回的空间。

碎片空间常常自成一套规则,这规则通常由它的阴阳之气混乱根源所决定,循环的时间和周期也不一定相同,但这些规则却都有一个要命的共通点,那就是——极端排外。

那些因各种意外而闯入这个世界的外来者,如果不能很快适应并且照着这个世界的规则行事,都会被判定为异类,要么被杀死,要么被同化,除了像他们这些能力者,普通人少有足够警醒也足够幸运,能够从碎片空间中全身而退的。

……如果是叶修的话……

周泽楷咬咬牙,只觉得心乱如麻。

就算叶修现在记忆全无,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周泽楷清楚他的本性,以他的机敏和果决,若是说有哪个普通人最可能在这种诡异的碎片空间中活下来,那就应该只有他了。

——坚持住!

叶修一定还活着,这块碎片空间不大,周泽楷相信,只要将这座鬼城彻底搜寻一遍,一定可以找到叶修。

 

同一时间,叶修正陷入了生死攸关的艰难挣扎之中。

那丛水藻虽然只是一丛水藻,但却非常难缠。柔软的触手如同灵蛇一般又韧又滑,哧溜溜缠住叶修的手脚,将人往水里拖,显然是要将他活活溺死在河涌中。

万幸的是水不深,而且叶修也挣扎得起劲,所以虽然全身湿透,衣服也在撕拉中被水草扯得七零八落,但好歹肩膀以上还露在水上,不至于溺死在这条一米不到的小河涌里。

但叶修仍然觉得,现在的情况对他来说,简直糟糕透了。

那些触手已经将他的手脚都牢牢缠住,身上衬衣扯得破破烂烂,勒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红痕,深一些的都磨得破皮渗血了。

而且这些水藻还会分泌出一种味道古怪的粘液,沾到裸露的皮肤上,立刻一阵烧灼似的刺疼,虽然叶修单手紧紧护住喉咙,不至于被水藻勒到闭过气去,但也已经快没有力气继续挣扎,要撑不住了。

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忽然隐约的,听到了一声枪响。

他先是一愣,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可很快的,又接连传来了两发枪响——这两声间隔的时间很短,而且声音更清晰,明显离得更近。

叶修几乎是瞬间就意识道,那是周泽楷的枪声。

“小周!小周我在……唔、噗!”叶修刚刚放开声音大叫,立刻被水藻拉了一个踉跄,整个人扑倒在河涌里,冷冰冰的河水立刻灌入口中,令他几乎被呛了个窒息。

他连忙连踢带扯,将缠上他右臂和胸口的水藻撕下一片,狼狈地从水中半跪起来。他的脚已经被挥舞的水藻缠满了,根本无法站起来,只能保持着如此狼狈的姿势,勉强维持自己不被河水淹没。

就在剧烈挣扎的时候,他摸到挂在腰间的一件小东西——那是一个钥匙圈,上面串了两把钥匙,分别是他还没退掉的出租屋门钥和周泽楷给他的房间钥匙,而更重要的是,挂在钥匙圈上的还有一只小小的激光笔,那是大半年前设计院发的纪念品,给他当个小玩意儿,顺手圈上去了。

于是叶修顾不得护住喉咙了,他艰难地从层层水藻的包围中挣出一只手,将钥匙圈扯下来,扭开激光笔的旋转端。

万幸的是,虽然在水里泡了许久,但里头的电池还没短路,激光笔尖亮了,顶部闪出一点红光。

此时水藻已经将叶修整个人都缠住了,他像一只绿色的大蚕蛹,痛苦地扭动着,被无数绿色的触手牢牢束缚住,往水底淤泥厚重的地方拖去。

叶修努力睁开眼,河水漫过了他的口鼻,他憋着最后一口气,手腕晃动,将红色的光点打在最近的一处水塔顶部,让它如同一只飞舞的蚊蝇般,快速跳跃着。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水藻勒住了叶修的脖子,逼得他将苦苦憋住的最后那口气也吐了出去。

冰冷的河水瞬间灌入口中,叶修只觉得喉头火烧火燎般剧透无比,连视野都变得模糊,意识也渐渐恍惚起来,身体深处压抑着的某种强大的能量,似乎也要在他逐渐游离的意识中爆发出来……

 

然而就在他即将彻底沉入黑暗的这一秒,他忽然感到勒住喉头的力量猛地一松,随后一股更大的力量撕裂开了许多水藻的纠缠,硬生生托住他的后脑,将他从河水中托举了上来。

一离开水,叶修当即咳了个撕心裂肺,差点儿没把整个肺部从嗓子眼里吐出去。

他边咳边抹掉脸上的水珠,还没来得及睁开眼,便觉得脚上那拉扯纠缠的力道猛地一松,随后被一股更大的力量抱住,凌空而起,从河中飞上了桥头。

耳边枪声不断,箍着他的腰的手臂力道熟悉,叶修忽然体会到死里逃生后的虚脱感,他低低喊了一声“小周”,便两手紧紧圈住对方的腰,头埋进他的肩窝里,一动不动任由对方摆布了。

“嗯。”周泽楷也低声应了,抱着叶修落在桥上,但却没有松开抱住自家前辈的手。

他抬起手腕,手中碎霜出膛,砰砰砰砰打空一盒弹夹。

子弹入水后爆炸,冰渣连同一种特殊的胶状物将河水冻成一片,水藻被寒冰与胶体团团裹住,彷如一只特大尺寸果冻里的芦荟块儿,顿时失了刚才耀武扬威的劲儿。

周泽楷将枪重新揣回胯间枪套里,这才松开抱住叶修的手。

他低头打量着叶修狼狈不堪的模样,此时衬衣已经几乎全撕破了,牛仔裤湿透,紧紧贴在臀上,白皙的胸膛上、背脊上,布满横竖交错,深浅不一的红痕,好像被人用鞭子狠狠抽了一顿。

青年不悦地皱了皱眉,解下自己的腰间的皮带,在叶修手腕上拴了一圈儿,同时将另一头抓在自己手里。

“这……”叶修抬起手,疑惑地眨眨眼,“小周,你这是干嘛?”

“不会再走丢。”

周泽楷言简意赅,拉了拉手里的皮带,示意叶修紧跟着他。

 


------------TBC------------



一章写不完_(:з」∠)_

放飞自我Let it go………………

评论(27)

热度(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