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如影随形 章五(20本章完)

(20)

蚀尸蚁的母虫在巢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睡眠状态,只有生殖系统仍然处于活跃状态,以每月近万颗的速度大量产卵,而工虫的寿命虽然很短,但不断孵化的工虫足以保持群体的数量,它们会外出寻找那些被母虫的暗系能量引诱到附近的怪物,成群寄生在它们脑部,从而通过操控它们的尸体获取猎物。

然而在这只母虫此时正当壮年,并非濒临死亡,当然不需要一个继承者的时候,另外一枚母虫的虫卵所发出的强大能量,对它来说,就是如同一个强大的入侵者一般,是个无法忽略的重大的威胁,这刺激足以将它从睡梦中唤醒,将对方视为必须最优先排除掉障碍。

蚀尸蚁某种意义上来说,仍然是智商接近昆虫的生物,无法进行太过复杂的思考和预判。因此即使它现在面对的是自四面八方的攻击,母虫仍然执着地以叶修为目标,此刻,它长长的弹簧似的脖子正延伸到极限,倒三角形的头部口器大张,向着叶修的方向扑过来。

不过叶修等的就是它这反应。

他且战且退,把母虫从开阔的地方渐渐往角落引导。

虽然因为体型太大的缘故,母虫的灵巧度远远不足以和几个人类相提并论,但同样因为体型的关系,落在它身上的攻击往往无法造成什么太过明显的伤害,普通的子弹甚至连它坚硬的甲壳都无法打穿。

而且蚀尸蚁母虫的自愈能力惊人,仅止于甲壳的伤口,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虫体分泌的墨蓝粘液覆盖,然后粘液迅速变硬,凝结成硬度和甲壳所差无几的一层新保护膜。

加上母虫身上除了黑色的坚硬甲壳之外,口器、前螯、十二对长足、楔形的尖尾都是足以致命的武器,密集的锯齿和刚毛覆盖在这些部位上,哪怕轻轻挨上一下,都足以刮掉一层肉,若是被迎面挥了个结实,前胸后背立刻就会多个通风的窟窿,或者穿肠破肚内脏横流。

不过对在场的这些人来说,蚀尸蚁的母虫还远远称不上他们遇到过的最危险的对手。

仅是几句简单的交流,他们便迅速达成了战略共识——由叶修将母虫引到石窟的夹角里,将它卡在里面,使它的攻击部位无法完全展开,同时其他众人负责围杀,专挑它脆弱的足关节和颈部管状结构甲片接缝打。

叶修手里擎着周泽楷的荒火,跳上母虫迎面挥来的一只前螯,脚下借力一蹬,大胆地踩在母虫背上,引导着那长长的脖子扭了个一百八十度,像一个旋转的弹簧一般,脑袋正面刚好对上等在母虫斜后方的张佳乐和周泽楷两人。

“现在!”叶修大声叫道。

张佳乐手一挥,一个闪光弹擦着叶修的脑袋飞过,砸在母虫的第二对复眼正中,碰地一声炸裂开来。

刺眼的白光顿时在漆黑的洞穴中炸裂开来。

这闪光弹的亮度,如果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正视它爆炸的话,足以对人眼视网膜光感细胞造成永久性的伤害,最严重的甚至会当场失明。

而母虫的八只复眼所能聚集到光线强度,比人类要强上不止百八十倍,它被闪光弹当头砸了个正着,所有眼睛都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强光照之中,背上一对翅状甲壳顿时发出如同摩擦铁皮互相摩擦的刺耳挣扎声,颈脖大力甩动,在眼睛的剧痛中痛苦挣扎起来。

在闪光弹强光消失的下一秒,周泽楷和张佳乐两个枪系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枪,两行子弹几乎同时射穿了母虫的两对复眼。

四只巨大的眼睛好像四个被戳破的气球一般,腥臭刺鼻的黄白内容物四散飞溅,沿着母虫大脑袋甩动的弧度,扬起一道恶心的秽物轨迹。

叶修方才为了躲避闪光弹的爆破光,单手抠住母虫的颈部关节甲片,从正面晃到了后方,松手的同时往下一滑,直接趴伏在了它的背上,两眼紧闭,掐着时间默数等待两秒的强光过去。

在母虫眼睛中枪开始挣扎的瞬间,叶修飞快地一跃跳起,手脚并用,如同攀崖般跳上它三角形的头顶,上半身从母虫头部倒挂下来,手中荒火枪口直直指向嵌在母虫额头正中的半截人体。

“再见。”

叶修冷冰冰地说道。

荒火枪口喷出火舌,威力巨大的爆裂弹在毫无遮掩之下近距离正中陶轩的身体,几乎将他的上半身轰了个粉碎。

母虫的双翅互相摩擦得更加剧烈,那尖锐刺耳的嘎吱声,犹如它发出的凄厉惨叫。

陶轩的身体和它融为一体,它从大脑中延伸出一条分支,如同一条突触一般,从陶轩的脊髓一直贯穿到延髓,母虫使用他的大脑思考,陶轩依靠它的供给继续生存。

此时陶轩的身体被子弹轰碎,那感觉对于母虫来说,就彷如大脑的一部分被切碎,痛苦得无以复加。它剧烈地挣扎起来,几条腿凌空乱舞,全身甲壳嘎吱作响,长脖子连带着头颅疯狂甩动,全身犹如一座剧烈翻滚的漆黑肉山。

韩文清瞅准机会,一旁的林敬言已经搭好手,随时准备配合,于是他踩上队友的手梯,在对方的推力下一跃而起,伴随着萦绕周身的阳火气息,如同流星坠落一般,拳头带着足以灼穿钢铁的高温,砸在母虫因为挣扎而暴露出来的最柔软的腹甲上。

蚀尸蚁母虫巨大的腹部被韩文清的火焰烧穿,豁口流出大量的粘液。

不同于先前那些用于填充伤口的墨蓝粘液,这些粘液更为稀薄而且透明,里面包裹着大量未成形的虫卵,哗啦啦淌了满地,很快便在母虫身下形成一块黏糊糊的水泊。

原本挣扎不休的母虫,此时渐渐安静下来。

它像是能量耗尽一般,虚弱地在它自己肚腹的体液中划动它的螯和足,头部流满黄黄绿绿的浆液,额头一个血洞,虚弱地搭在破碎的腹腔上,口器开合,看样子似乎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呼,这样算是结束了吧?”

张佳乐长长出了一口气,看向面前抽搐挣扎着的母虫,举起枪,比划着瞄准,准备给它最后一击。

就在这时,从洞口的方向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众人回头,只见数只怪物,大小形状不一,只是有同一个特征,那便是分明已经死去多时。它们虽然腐败程度不同,但都恶臭难闻,有些甚至已经能看清胸口斑斑白骨。

它们摇摇晃晃地靠近,无视了洞穴里表情和动作都处于极度戒备状态的几个人类,走向那个在自己的腹腔体液里痛苦抽搐的母虫,然后纷纷低下头,在它奄奄一息的身体上,手爪并用,疯狂撕咬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林敬言看着面前这怪物自相残杀的一幕,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想,那是因为,我在这里的缘故……”

叶修捂住自己的胸口,随着每一次心搏,他胸腔中的闷胀感便愈发鲜明,另外一个强大而致命的生命,似乎随着他的心跳共鸣,随时似要撑裂他的胸腔。

“工虫们知道,母虫快要死了,于是纷纷聚拢过来,控制它们的怪物加速杀死濒死的母虫,好让我体内的虫卵孵化以后,顺理成章取代前代的地位,继续繁衍它们的族群……”

“这么说,即使杀掉那玩意儿,你体内的虫卵也不会停止发育了?”

张佳乐睁大眼睛,瞬间变得严肃,目光炯炯几乎要盯穿叶修的脸,“我说叶修你现在怎么还这么镇定?那不就意味着你快要死了吗!?”

“是啊……”

叶修皱眉,苦笑道,“现在就算我重新封住自己的力量外加记忆,怕是也不能拖上几天了。”

韩文清回头瞪了叶修一眼,用眼神警告他不要说丧气话,“总之,我们先离开这里。”

他的语气中带着不容商量的威严,说完,他冲上前去,从围在母虫周边的腐尸怪物里,揪出一只体型最小的,仿佛大松鼠一般的玩意儿,三下五除二用绳索捆了,倒提在手里。

其他的怪物根本没有互相协作的精神,被工虫操控的它们,只保留着最基本的本能,自然没有思考能力,仅能接受简单的指令,此时正纷纷专心致志地撕咬着仅剩最后一口气的母虫,根本不在乎旁边那些人类绑走了它们的一个同伴。

“嗯……”

叶修点点头,半身倚靠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借着恋人身上的暖意稍微缓解胸口的疼痛和死亡迫近的恐惧。

“放心,有我在呢。”张新杰拍拍他的肩膀,语气平淡却十分的笃定,“绝对不会让你体内的虫卵那么容易就孵出来的。”

说完,张新杰扭过头去,看向母虫肚腹上那被条两只大蜥蜴撕得越发巨大创口——卵囊里头的裹挟着虫卵的粘液已经流尽,露出腹腔深处一团蓝荧荧的幽光——强烈的暗系能量毫无保留地从中散发而出,正是母虫的卵巢。

“不过,在我们离开之前,一定要带走那东西。”


 

----------本章完. TBC----------



下次更新就进入终章啦ヽ(●゚´Д`゚●)ノ゚。

爆字爆得一塌糊涂,好容易终于看到了曙光!!!

评论(29)

热度(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