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悬空之境 章一(5)

半分钟,抱歉说一段废话。

上次更新以后收到了一封谩骂私信,太脏已删拖黑懒挂,不给SJB出镜的机会。

反正我喜欢的叶神和小周,就是这么好,虫爹盖章又帅又苏,不管别人说什么,都是最好最棒最优秀的一对!

以上,对待黑掐,码字更新以报。


-----OVER,以下正文-----


(5)

叶修一掌拍出,窗棂哗啦一声碎裂开来。

屋里的中年夫妇惊呆了,嗔目结舌盯着从窗户里蹿进来的两个不速之客,连叫都叫不出声来。

待到两人走到近前,那两夫妻才像回过神来一般,猛地“噗通”跪下,连称好汉饶命,额头磕在地板上,碰碰作响。

“闭嘴。”叶修腰间长剑出鞘,剑气一荡,地面上立刻留下了半尺长一道划痕。他声音不大,表情淡然,吐字沉稳清晰,虽然全身湿透,衣衫不整,但那随意一剑便带出的凛然气势,却着实骇人,那两人顿时收了声音,只伏身低头抖如筛糠。

叶修收剑还鞘,用剑鞘敲敲地板。

“老老实实将你们这镇子的龌龊事全都说出来,饶你们不死。”

两夫妇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和自己同样的决定。

要说镇上的那些事儿,一来不是他们干的,二来时间也很是久远,说到底他们也是受害者,这两人要是知道了,大约要勃然大怒,但就算要杀,也该找引他们到镇上的祈老三报复才是——于是两人把心一横,一个说一个在旁补充,将事情始末竹筒倒豆子般掉了个底朝天。

明月镇十年前曾经出过一桩丑事。

镇中有户姓祈的人家,家主名叫祈榕,在朝中做到三品大员,后因年老体弱、病痛缠身,被当今圣上恩准致仕还乡,主宅便建在明月镇中心。

时年祈榕有四子,头三个儿子皆为庶出,在各地担着不大不小的官儿,只有一个嫡幼子年方及冠,名叫祈子旭,随老父归乡,每日闭门读书,专心准备三年后的春闱。

祈榕发妻早逝,几个小妾出身性情都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于是内宅中的管家权柄便都落在了祈子旭正妻严氏手里。

祈少夫人当年年方二十,虽相貌无盐,但出身名门,乃当朝尚书家嫡幼女,因从小浸淫在后宅的勾心斗角之后,养出了一副面上笑说好、心里杀千刀的性子,当真可算是心思深沉、狠厉毒辣。

她与祈子旭成亲三年多,夫妻两人之间并无甚感情,表面上相敬如宾,但严氏能看出,她家相公并不喜欢她。

果然,很快的,她便察觉到,祈子旭与他一名唤水生的书童有染,两人假借温书之名,每日闭门在书房中厮混。对那个容貌秀美的少年,祈少爷甚至以夫妻之礼待之,感情极是深厚。

严氏气得牙痒,又苦于那是相公的书童,她无法轻易收拾。

然恰逢那年大旱,开春以后便滴雨未下,十里八乡水源枯竭,连明月镇后山处的明月河也在入秋后断流了,民间传言此乃龙王发怒,顿时人心惶惶。

有了这个机会,严氏顿时心生一计,她设计让水生误闯祈老爷一房小妾院中,又带人当场捉住,污这两人通奸多时,有违伦常、天理不容,这才惹恼了龙神,若不惩治,这大旱必然无法缓解。

严氏故意将这事闹得很大,利用镇民舆论的压力,对水生和那小妾施了家法,然后将无辜少女捆了石头投入后院枯井里,又命人将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水生拖到门槛上,身体在屋内,脑袋伸在外头,几名粗壮家丁合力推动厚重的黄杨木门板,待门扉硬生生合上的时候,少年已经身首分离。血淋淋的人头咕噜噜滚到祈子旭脚边,水生两眼还睁得溜圆,眼中满是屈辱与不甘。

“没有人知道水生的尸首是怎么处理的……”

说道这里,两夫妻对视一眼,犹犹豫豫地道,“不、不过,我们听说是随意拿草席卷了,投进了干枯的明月河河底淤泥里……还有、还有……”

见丈夫说不下去了,中年妇人连忙补充道:“还有,听说尸体投进河里时,没有、没有头……”

“哦?”

叶修点点头,心想果然是万恶的封建糟粕,不作死就不会死为啥就是不懂!这剧本若是真放到游戏世界里,八成因为太过血腥要被和谐掉的,“那之后呢?”

“那之后……”

严氏处置了水生和小妾不久,三日后的十月十五,果然下了场大雨,明月镇中人人阖首称幸,皆道那两人果然该死。

然而自那以后,明月镇中便开始怪事不断,先是严府传出闹鬼传闻,夜夜都能听到女子嘤嘤哭泣的声音,府中不住有人横死,或失足落水,或摔下阶梯,或怪病缠身,用不了半年,偌大一幢宅院,已经死的死、逃的逃,破败荒凉得不成样子了。

但更可怕的事情仍在后面,自从水生死后,无论时令节气,每月十五必然都会天降大雨,镇民们常常在深夜中听到屋外传来铃声阵阵,经久不息。等到次日起来,镇民总能发现镇上少了些人,连失踪者的家里人都说不清楚,那些人是什么时候、又是如何消失的。

随后,镇民们都会在明月河下游打捞到失踪者的尸体,不多不少正好十三具,全是溺毙的,而且其中一人头皮连着头发被活活撕去,血迹被河水泡净,露出里头白惨惨的颅骨,让人看了就觉遍体生寒。

“每个月都丢十三个人?”叶修想了想,问道,“那十年来,你们镇上不就已经丢了一千五百多人了?那你们为什么不逃离这个镇子?”

这夫妻俩皆目不识丁,自然不通算术,这些年来具体溺死了多少人他们也没个准数,只知道很多很多,“是、是的……咱家小闺女,就是上月里丢的,她才十三岁啊……”

他们边说边开始抹泪,“也有好些人打过逃出镇子的念头,但只要出了明月镇的地界,三日未归者,便会莫名染上疫症,全身皮肤溃烂,药石无用,待到下月十五之前,必会流脓吐血而死……而、而且……”

两夫妻偷眼瞅了瞅叶修和周泽楷的表情,“就、就连您二位这般路过的旅人,只要在镇上留宿过,也会受那三日时限所制,若要离开,也会染上怪病……”

中年男子略做停顿,又哆哆嗦嗦地补充道:“而且今日已是农历十四,最迟明日、明日便又要出事的……如你们这些外乡来的人,总是最、最容易……容易……”

瞥见叶修和周泽楷越发沉郁的面色,他最后半句话憋在了嗓子眼了,只闷声砰砰磕头,希望这两手里都提着家伙的主,不要一气之下将他们宰了泄愤才好。

“万幸今天才是十四号……”

叶修低声自言自语道,“照这个‘你们出不去了’的发展,估计只有想办法解决整个事件才能结束了……”

他食指抵着下巴,轻轻点了点,略一沉吟,扭头问跪在地上的两夫妻,“那祈家老宅在哪里?”

“啊?”

中年男子完全没料到叶修会有此一问,呆了半晌,才讷讷答道:“就、就在镇子正中,最大最破落的那间便是……不、不过,里头闹、闹鬼……”

叶修没有管他,扭头朝周泽楷笑笑,“我要去那宅子看看,你要一起来吗?”

周泽楷毫无准备忽然对上叶修这一笑,心跳骤然乱了一拍。

他觉得面前这人的笑容实在是太好看了。

明明叶秋相貌只是清俊,算不得顶好顶帅,但那种宠辱不惊、淡定闲适的气度,却有种莫名的安抚人心的力量,让人想要信赖和依靠,就仿佛天大的事情,只要有这个人在,就定然能够迎刃而解一般。

“好。”周泽楷点点头,唇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我也去。”



---------TBC---------



今天也十分准时!(*´∇`*)

评论(45)

热度(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