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悬空之境 章一(11)

(11)

周泽楷和叶修两人找来些摔坏的摆设残片,开始撬地板。

工具虽然并不趁手,但在两人合力丁零桄榔一番乱砸之后,终于将翻倒的书案前的两块地板都起了,露出了下方一个长和深都约有半米的空间。

那地方放着一个匣子,用红木所制,盖子上雕刻着并蒂莲花团,做工十分精致。

“你觉得,里头放的是什么?”叶修丢下手上的木板,咽了口唾沫。

周泽楷偏头看向他,双眼中明晃晃写着“还用问吗”四个大字。

“好吧,这的确并不难猜。”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做了三秒钟的心理建设,然后伸出手,将那盒子抱了出来。

“真是……我只是个玩游戏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他一边靠吐槽给自己壮胆,一边伸手去启盖子上的搭扣。

盒子在地下埋了有些年份,虽然地板下面还铺着白陶土与草木灰混合的防潮层,但在这等每个月都必定下雨的江南小镇天气里,这等防潮措施的作用毕竟十分有限,于是盒盖上的铜搭扣早已落满了绿锈,环口蚀得很紧,但也很脆,叶修一扭没扭动,再用力一试,就干脆“咔吧”一声直接给拧断了。

盒盖掀开,一股难以形容的潮腥气,混合着若无似无的腐臭味,在房间中迅速弥散开来。

两人都不由自主地以手掩住口鼻,蹬蹬蹬一连倒退数步。

叶修只觉得头皮发麻,连后颈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虽然他们早就从盒子的尺寸和现有线索猜到,搁在木盒里的东西应该是水生那据称“不见了”的人头,但在两人的料想中,他们看到的,应该是个软组织都烂光了的骷髅。

就算叶修没有多少法医学知识,但一个脑袋搁在盒子里埋在湿润的水乡地下整整十年,别说这盒子明显密封性就很不咋样,就算层层棺椁密装的尸体,在地里埋上那些时日,也早化成枯骨了。

可是他们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却是一个完整的少年的头颅。

虽然脸色泛青,没有一丝活人气儿,但那少年面目清秀、五官鲜明,皮肤饱满,仿佛仍然弹性犹存,脸上一对狭长凤眼大睁,连根根睫毛都仍然清晰可辨,除了眼球早已浑浊灰白,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刚刚砍下的新鲜脑袋。

只是这头颅臭得很不对劲,那气味,仿佛在陈水池子里泡了许久的鱼虾,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草腥气儿和潮水味儿,在这股强烈的腥气之下,连那原本应该最为恶心难闻的腐臭味,也被遮掩到几乎不可察了。

“难怪外头那些纸人们不敢进来。”

叶修一边说一边一连打了好几个冷战。

“我以前听说过一种说法。”

他伸出手,将盖子推回了原位,让盒盖挡住那股难以描述的水腥气,“当年听深夜电台鬼故事的时候,有个故事说,死者的尸首如果怨气异常深重,尸体就不会腐烂,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吧……”

周泽楷表情也不太好看,眉头紧锁成一个深深的“川”字,脸色有些苍白,他伸手指了指那个木箱:“所以,怎么办?”

叶修沉默数秒,咬牙回答:“还能怎么办,把这盒子带走!”

“带走?”周泽楷明显不太同意他的这个决定。

对任何人来说,随身带着个死了十年但仍然没有腐烂的人头一起行动,在心理上真不是什么容易过的坎儿。

“不然呢?”叶修耸耸肩,“首先我们现在被一大群猛鬼围在这小院里,如果没有这能震慑它们的人头,咱俩想要囫囵出去,怕是要好一番周折。”

他顿了顿,“而且……你有没有想过,这头颅对每个月都会游荡在镇子里的厉鬼来说,意味着什么?”

周泽楷摇摇头。

说实话,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周泽楷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神神叨叨的事儿,因为不感兴趣,他甚至连恐怖片都没看过几部,所以光是一路上遇到的各种怪事就够他抓瞎的了,如果没有叶修带着,怕是根本连找到水生头颅这一步都做不到,更谈不上提出什么特别有建树的提议。

“以我以前打的游戏经验,”叶修开始解释,“这些死后不能成佛的冤魂,通常都有一个必须达成的‘怨念’,玩家所以做的,要么就是武力干翻鬼魂,要么就只能帮它达成心愿。”

“嗯。”周泽楷点头表示他在听。

“我们现在不知道水生的武力值到底有多高,所以非到必要时,最好不要动手硬拼。”叶修继续说道:“所以另外一种选择,就是帮它完成心愿了。”

周泽楷有些好奇,“怎么做?”

“其实很简单,”叶修神秘地笑笑,朝周泽楷勾了勾手指:“来来来,附耳过来……”

 

*** *** ***

 

周泽楷和叶修抱着从祈少爷书房地板下挖出来的箱子,形如佩了张百鬼莫侵的护符,一路上没有遇到半点阻碍,大摇大摆就出了祈府。

两人径直回了收留他们的祈三爷家,并没有走大门,而是像出去的时候一样,从院子西墙翻进去,甚至连守门的两个家丁都没有惊动。

此时已经是寅时,再过一个时辰就该天亮了。

他们在雨里跑了许久,又翻墙越脊跳桥滚地的,早就浑身上下哪里都泥泞不堪,尤其是周泽楷,衣服左右两襟都少了一大块,看起来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两人于是点了油灯,翻出两套干净衣袍,又在院子里找了个僻静角落,轮流用水缸里的水冲洗一番,把自己收拾整齐以后,这才将装着水生人头的箱子小心翼翼收好,回到里屋,爬上榻去,抓紧时间小睡一阵。

“明早能顺利吗?”

周泽楷侧过身,面向躺在自己旁边的叶修。

他们的头发现在都很长,刚刚洗过以后现在只擦了半干,此时纷纷披散在枕头上,发梢交缠在一起,透出一种让人莫名心跳的亲昵和暧昧。

“应该可以。”叶修也侧过头看向周泽楷。

帐外油灯的光十分昏暗,只仅仅够他们看清彼此的脸庞。所谓灯下看美人,婆娑灯影之中,叶修觉得睡在身边的青年,五官轮廓真是漂亮得要命。

“祈家这种大族,肯定有自己的家族墓地,人都是埋在一起的,要找到那个祈小少爷的棺材,应该不成问题。”说着叶修笑了笑,“至于另外那个,反正……它自己会来找我们的……”


--------TBC--------


最近比较浪,更新有点少_(:з」∠)_

评论(17)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