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ABO)RARE(1)

说好的新坑~><

ABO设定背景下的实验室PARO,理科生们的浪漫~><


[周叶](ABO)RARE(1)


RY医科大学的基础学院实验楼,常年直到深夜都依然灯火通明。

临近年底,大大小小的课题只要有心在今年交出结题报告的,都拼命在这最后一个季度里赶进度。但凡手里霸占着实验室钥匙的老板们,现在几乎都跟旧社会的周扒皮一样,狠命压榨着学生和助手没日没夜地干活。

时间已接近零点,周泽楷穿着厚厚的羽绒衣穿过实验楼的铁门,他半张脸埋在立起的衣领里,还嫌不够暖和似的袖着两手,把自己裹得像一个圆滚滚的球。

“呦,小周来啦!”门房阿姨从铁门旁的小屋子里探出头来,亲热地叫了一声。

周泽楷礼貌地回头,回给阿姨一个友善的笑脸。

“这大冷天的还要加班,辛苦了啊。”阿姨秉着职业操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准备进门的人,目光状似无意地在青年俊俏的脸上多停留了一阵。

实验楼规定出入不得携带的东西打印出来可以填满两张A4纸,违禁品一经发现都要登记没收,屡教不改者还要受到一定的处罚——例如扣实验室经费甚至记过处分什么的。

不过周泽楷一向操行记录良好,从来不在门房阿姨的怀疑对象名单里。比方说今天,他连包都没带,只在胳膊下夹了一本硬皮笔记本,浑身上下坦率得毫无破绽。

周泽楷笑着点了点头,回身轻轻替阿姨虚掩上铁门,这才慢慢踱到电梯间前,乘电梯上了楼。

“唉,这小伙子怎么能这么棒呢!”

门房阿姨重新窝回烧着电热暖气的小屋子里,抱了杯热茶感叹道:

“长得帅、有礼貌、学历高,以后前途妥妥儿的,除了性格闷点不爱说话,还真挑不出别的毛病啊!但闷也好啊,闷的人他不作啊、老实啊……我咋就没个十八二十的闺女呢,唉!”

 

可惜周泽楷听不到门房阿姨的心声。

电梯停在七楼,这一层只有最南边的一间实验室还亮着灯。周泽楷一路直奔目标而去,到了也不敲门,从兜里掏出备用钥匙,自己开门进去了。

这间实验室不大,统共十来个平方的空间分成内外两层,塞满了各种仪器,还要安上流理台和换气通风管道,已经不剩多少空间。

叶修正窝在一张带滑轮的转椅里,身上穿着白大褂,大约因为冷的关系,又在外面搭了一件深蓝色的毛线外套,脚上没穿袜子,为了保暖干脆把自己整个人蜷缩起来,光溜溜的脚丫搭在椅面上,努力把自己的占地面积缩到最小。

占据实验室最显眼空间的FACSCalibur正发出轻微的嗡嗡声,指示灯显示正在“RUN”的状态。

叶修右手夹了两个EP管,正放在振荡器上做着摇匀,他的手指伸得极稳,子弹头状的尖端恰好和震荡平面持平,管底体积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的两种液体立刻以肉眼不可分辨的速度瞬间混合,然后他迅速把管子插回试管架上,又夹起下一组,重复上面的动作,效率显然非常之高。

“呦,小周。”叶修听到开门的声音,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但周泽楷听得出,他招呼自己的声音带着亲昵的笑意:“来得正好,我这边马上就好了,就等你江湖救急了。”

“嗯。”周泽楷罕见地应了声,将笔记本随手放在一边,然后开始解衣服扣子。

 

厚厚的羽绒服前襟松开,他开始从内侧的口袋里一件一件往外掏东西——两包方便面、一小袋火腿肠、一包雪里红、装在保鲜袋里的茶叶蛋,最后还有两双竹筷子。

这些当然是实验楼规定不能带进的“违禁品”,但是架不住劳动人民的智慧和熬夜的食欲,它们总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混进来。

当然,当一个合格的运货人也需要点天赋条件,如果换成叶修,受到的盘查大概会比周泽楷严格十倍。

当周泽楷把口袋里的私货掏空的时候,叶修也完成了手里那批标本的制备,他回过头来,看到桌上的食物,露出十分愉快的表情,起身洗了手,又从柜子拆了两个新开封的大烧杯,点了酒精炉开始烧蒸馏水。

“哇,香菇炖鸡和酸菜牛肉面,都是我爱吃的。”

叶修说着,拆开泡面,一边一个塞进烧杯里,又挤好调料,对周泽楷晃了晃两个杯子:“你要哪个?”

“都行。”

周泽楷心说:就是知道你爱吃才带的。只是这话无论是字数还是羞耻度都超出了青年的承受范围,他只好回了最有他的个人风格的两个字。

“哦,那我就要香菇炖鸡好了,酸菜牛肉的留到下次吧。”

叶修也不客气,干脆地做了决定,语气听起来还略有些惋惜。

酒精炉的效率很高,水已经烧开,叶修戴上绝热手套,把烧瓶里的开水倒进两个杯子里,一股泡面特有的浓香混杂着调料的气味,立刻扩散在小小的实验室里。

叶修自诩烧杯泡面的手法炉火纯青,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两个隔热垫,在中间各戳了一个孔,盖在杯子上,又立刻趁着这三分钟的空隙去拆火腿肠、雪里红和剥茶叶蛋,时间卡得刚刚好,真是半点都不浪费。

周泽楷作为冒险“走私”食物的功臣劳苦功高,照他们默认的习惯,泡面的过程当然是不用动手的,这会儿他正呆呆地坐在叶修之前坐过的转椅上,两手搭着膝盖,规规矩矩地等着吃。

他的人虽然没有动,目光却像被磁铁吸引的细铁砂一样,牢牢聚拢在他的前辈身上。

 

叶修是个Omega,一个男性的Omega。

这就意味着,他是一个在人群里极为特殊的小概率存在。

基因工程学很早就已经得出了结论,决定人ABO三性存在的基因序列在第23对性染色体上,像一条短尾巴一样缀在末尾,X染色体带的“尾巴”分为A、B、O三种类型,而Y染色体的“尾巴”只有A和B两种类型。

O相对于A、B来说是隐性基因,只有OO型的纯合子才会表现出Omega的性别:也就是说,只有性染色体为XX型的女性,才有可能出现OO型的纯合子,理论上,同样应该只有女性才会表现出Omega的性征。

但A和B两种基因编码,起始部分都有一段比较特殊的碱基序列,他们较容易错义突变成终止密码UAG,从而使得整一段“尾巴”失去遗传效应。带有这种突变的男性,其体内的基因组就会变成单O型,成为如同OO的女性一样,同样表现出Omega性别的特殊存在。

这个概率很低,根据统计,单O基因型的Omega,大约只占每年男性新生儿的0.1‰,而且这些特殊的孩子们,出生时会被性别普筛定性为普通的Alpha或Beta,直到青春期才会因为突然来临的发情期和信息素潮被发现。

——简直,比大熊猫还稀罕……

周泽楷压在膝盖上的手无意识地换了个动作,撑在桌子上,托着腮看着珍稀度完败国宝的叶修。

……而且比大熊猫还可爱……

他看着前辈光着两脚在阻燃毯上走来走去,雪白的脚背和深灰色的毯子形成异常鲜明的色差。叶修的脚和他的手一样漂亮,白净而且足弓修长,骨节圆润,趾甲像泛着珠光的编贝。

在周泽楷的认知里,叶修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性别,没有刻意隐瞒,但也从不示弱。他比绝大部分人活得潇洒,又比绝大部分人都要强大。

这种强大不仅因为他超乎寻常的智力和能力,还有只有熟悉他的人才能体会的,那种坚韧到无懈可击的性情,令人越是了解,就越是喜欢;越是喜欢,越是迷恋得不可自拔……

 

“在想什么呢?”

周泽楷听到叶修说话的声音,连忙把陷入了自我世界中的意识捞了回来,回神时正撞上叶修笑眯眯地看着他的视线,不由得一阵脸热,掩在鬓角碎发下的耳垂悄悄地红了起来。

泡面已经好了,叶修拉了把椅子,在周泽楷旁边坐下,把其中一只烧杯推到他面前。烧杯里的泡面胀了起来,占了三分二的容量,看样子时间掌控得刚刚好,连廉价食品的味道也变得诱人了起来。

“快吃吧,吃完还要整理昨天的数据。”叶修把配菜放到两人中间,一手抓着剥了外封的火腿肠,一手拿着筷子,西里呼噜地埋头苦吃了起来。

他傍晚时错过了饭堂的打饭时间,又懒得出去,只随便啃了半包饼干就算对付了一顿,到现在胃早就瘪得连胃酸都分泌不出来了,一口泡面下肚,像尝到了什么人间美味似的,长长呼了一口气,匆匆嚼了两口,又去啃火腿肠,两个腮帮子塞得鼓鼓的,吃相略有些狼狈。

“……慢点。”周泽楷担心地说道,他怕前辈噎着了。

“没事,我知道……”叶修嘴里含着食物,吐字十分含糊,却听话地把进食速度减慢了一些。

周泽楷低下头,唇角翘了翘,不再做声,默默开始吃他的泡面。

青年算个海归,RY大学临床系毕业以后交换到剑桥大学,又因为老板的实验室和RY大学的合作课题重新回到母校,和叶修分在了一个组里。

周泽楷和叶修的接触时间不算长,满打满算才刚刚满四个月而已。只是他很早就知道叶修这个人,对方的经历一直是RY大学里的一个传奇——非要归纳起来,只有八字可表:跌宕起伏、风云莫测。


---------TBC--------


上面那遗传原理纯属胡诌,为了科学地胡诌我也满拼的→_→

反正莫要当真= =

因为BLG现在也不能放太点点点的内容了,所以《双链》更新暂停,之前的河蟹部分也暂时屏蔽了,大概会考虑待我网络修好后搬到十区去~><

评论(58)

热度(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