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一(4)[天师PARO]

(4)

楼冠宁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定一些,但一想到自己的手还在那染过血的扶手上摸过,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连汗毛都根根竖了起来,“刚、刚才,到底……是什么东西抓了我的脚?”

众人的脸色都很难看,钟少瞪着眼,表情在手电筒的光照下显得十分狰狞:“不会的,我、我不信!”

周泽楷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师兄,正对上江波涛的视线,只见对方摇了摇头,神色中透着几分疑惑不解。

江波涛看得很清楚,在楼冠宁摔下楼梯前后,他手里的罗盘都没有太大的反应,指针仍然只是轻轻颤动着,连一个幅度明显一些的偏移都看不出来。

周泽楷回过身,一手握着手电,一手拉起楼冠宁的右腿裤脚——楼道里顿时响起复数的倒抽气的声音——他们都看到楼冠宁的脚踝上排列着四道紫黑色的手指印,像是被人用很大的力道捏住以后留下的淤青。

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

钟少的瞪着眼睛,盯着那黑漆漆的指印,内心惊涛大浪,表情骇然。如果不是楼冠宁故意在自己脚脖子上掐个淤痕来吓唬人的话,那只能说明这楼里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可先不说楼冠宁和自己二十年的发小交情,单看在他这次也在这个项目上投了两个亿的股份上,对方就没必要装神弄鬼坑自己,但要让钟少一个受唯物主义理论熏陶这么多年的人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鬼,还能在楼梯上拉人脚脖子,实在是太颠覆他的三观了……

正在纠结的时候,钟少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转头一看,梁大师堆起笑脸,搓了搓手说道:“钟少啊,你看,这楼也闹得怪凶的,要不咱们先退出去,合计合计再说?”

钟少一咬牙,“不行,继续走!”

开玩笑,楼外面还有个工程队在盯着,看到连老板都被吓出来了,以后就更没人敢进了。而且这地皮闹鬼的传闻全港城几乎无人不知,如果不彻底摆平了,日后写字楼就算建好了也没人敢租,那他不得亏本亏到姥姥家去!

“上楼看看,就算真有什么东西,我们这么多人还摆不平几个幽灵吗!?”说着,他瞪了梁大师一眼:“你不就是专门对付那些玩意的吗!?”

梁大师心中暗暗叫苦,他一个跑江湖混饭吃的,仗着嘴皮子利索,平日里批命看相忽悠客人还能差不多,让他去捉鬼那根本就是要了他的命,加上这楼可是实打实出过一百多条人命的地方,可想而知到底有多猛鬼。他觉得自己的脚肚子在直打转,但又不能当着老板的面扭头就跑,只能盘算着看找个没有人注意的机会,偷偷溜出去。

打定主意以后,一行人继续往楼上走去。

也不知是不是众人有了心理阴影,比刚才更加注意脚下和周围的环境的缘故,他们很快发现了更多的血迹,有喷溅状洒在墙上的,也有蹭在扶梯上的血块,甚至还有血液反复滴落形成的圆形血泊——他们在看到的时候都忍不住抬起头,果然在上一层的楼梯底部发现了范围更大的血迹。

“……老板,我听说,当年这楼里的人,死得都很诡异……”

钟少带的一个保镖,名叫约翰,是港城本地人,今年二十出头,十年前还是个中三的学生,在学校和家里,还有各种媒体上,没少听过这栋那场百人命案的传闻,现在亲身走在凶案现场,回忆起种种细节,更加觉得毛骨悚然,连说话声音都有些抖。

约翰的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楼道里,众人都听得分明。钟少心中暗自恼火下属为什么偏要在这时候提起当年的凶案,但又不好叫他住嘴,只重重地哼了一声。

“虽然警方在事发以后就封锁了消息……”约翰用带着浓重方言腔的普通话说道:“但根据一个参与调查的退休警察后来爆料说,案发时间推断是凌晨十二点到凌晨五点这段时间,周围的住户和行人都没有任何人听到酒店里有什么特别的动静,直到第二天给酒店厨房送菜肉的冷冻车司机发现平常自己走的侧门没有人开,酒店大门也从里面反锁了,这才报的警……”

“然后呢?”有人轻声问道。

约翰吞了吞口水,“后来警察撞门进去,发现到处都是血迹,两个女前台已经死了很久了。后来他们搜索酒店,一共发现了一百零六具尸体,散落在各处,有些在自己房间,有些在楼道,有些在电梯……总之,是真的……散落……”

听到这个词,江波涛皱了皱眉,视线从罗盘上移开,“什么意思?”

“就是很多尸体都是支离破碎的……”

约翰挠了挠头发。

“我也不知应该怎么形容给你们听,总之我听说,酒店里的人都死得很惨,死法特别离奇。很多尸体因为死相太过诡异,警察必须把尸体切开了才能弄出来,有些甚至根本就没办法全部取出……所以到最后,几乎没有几具是完整的,送去尸检,法医对着那些七零八落的‘部件’,拼了好久都拼不起来……”

昨晚周泽楷在网上搜索过案件的概况,今天在来时的路上也听江波涛详细讲过,但他们两师兄弟都是第一次听说原来还有这样的细节,一时间都无法理解非要“切开了”才能弄出来的尸体到底是个怎样的死状。

只是人死后若是尸首不能完整,魂魄所带的怨气自然更重……周泽楷刚刚想到这里,忽然听到江波涛轻轻“啊”了一声。

“小周,”江波涛压低声音,对周泽楷说道:“难不成罗盘失灵,是因为这酒店里阴气太重,负荷超过了罗盘的极限?”

道家理论中,易有太极,始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故万物皆以阴阳为依始,罗盘的指针正是利用这个原理指点出偏阴或偏阳的所在。

但罗盘也有自己的容差范围,在阳气过盛或者阴气过盛的情况下,超过了罗盘本身的感知范围,就会严重影响指针的灵敏度。例如地磁效应严重的磁铁矿山,或者在极高、极低的海拔,罗盘失灵的现象并不少见。

但周泽楷他们现在身处五楼的楼梯间,按照楼层高度推算,大概也就15米左右的高度,实在够不上“海拔极高”这四个字——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这楼里的阴气已经大到能够让罗盘无法正确感知阴邪之物的靠近了。

“钟少,五楼客房部到了。”这时候走在最前面的保镖出声问道:“您要进去看看吗?”

钟少听了,先是一愣,然后点头回答:“好,我们去房间看看。”

大家在窄仄的楼道里走了这么久,加上无论想不想听的,都听说了当年酒店的惨案真相,心中全都不迫不及待想要摆脱这个环境,一听钟少同意了,众人都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于是两个保镖合力推开已经锈住的楼道防火门,一行人鱼贯走进五楼的走廊。

周泽楷走在最后,进门时向身后的黑漆漆的楼梯看了一眼,在余光之中,他觉得自己似乎看见一抹金光飞快地一闪,又迅速地隐没在黑暗之中,等他抬起电筒扫视的时候,楼道里早已空空如也,别说人影,连个鬼影都没有看见。



--------------TBC--------------


明天要出门,不知道几点能回家,尽量日更,更不了就后天将两天的份一起补上⊙▽⊙

评论(30)

热度(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