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一(11本章完)[天师PARO]

(11本章完)

脱险之后的江波涛、楼冠宁、钟少等一行人,惦记着还在楼里的周泽楷和叶修,根本不敢走远,简单地处理过伤口,便寸步不离地守在酒店前庭外面。

很快的,他们惊讶地看到五楼起了大火,噼里啪啦烧得好不热闹。饱受惊吓的钟少差点儿心跳骤停,幸而江波涛仔细观察了片刻,告诉他这应该是术法招来的天火。

即使如此,他们还是不得不联系了警局和消防署,等警车和救火车呼啸着赶到的时候,大火已经从五楼烧到了八楼,高压给水管道还没拉好,顶层几声雷鸣之后,紧接着也突然烧了起来。

这时身为投资人的钟少已经觉得自己差不多要崩溃了,在凡人的世界里生活了二十四年的京城大少,实在不能理解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第一次独立投资就遭遇到如此脱离常识的犹如恐怖片的场景,他甚至觉得,接下来就算大楼飞出一只长角的恶魔,他也不会觉得诧异了。

然而钟少还是太天真了,几乎就是顶层起火的刹那,一声惊天动地的炸雷声随之传来,十二层楼的玻璃几乎全部碎裂炸开,聚集在楼下的所有人——包括投资方、施工队、警察和消防队,全都仰着头,目瞪口呆地看着迎着阳光漫天飞舞的碎玻璃片,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天破!”江波涛最先反应过来,又惊又喜地叫道:“他们破了酒店里的邪祟!”

钟少扭头看向他,麻木地问道:“你确定不是瓦斯爆炸?”

江波涛的肩膀伤口很深,只做了点简单的处理,现在都疼得提不起力气解释了,他苦笑着点了点头:“总之,快把火救了,好让小周他们出来……”

话音未落,他忽然睁大眼,目光越过跟他说着话的钟少,向远处看去。

钟少等人随着他的视线转过头,惊讶地看到一个人影从酒店侧面绕出来,向着人群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小周!”

江波涛叫了起来,顾不得肩上的剧疼,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去:“你没事吧,怎么出来的!?”

听到江波涛的问题,周泽楷露出一个很微妙的表情。

“……”他微微撇过头,回避着师兄的目光,低声回答:“是叶前辈……”

一旁的楼冠宁听到叶修的名字,连忙挤上来:“那叶大师呢?怎么不见他出来?”

“……他说,先走了。”周泽楷回答。

“啊,好可惜!”楼冠宁一拍大腿:“我还打算好好谢谢他呢!好吧,不过人家是世外高人嘛,行踪飘忽也是可以理解的!改天我一定亲自登门,给他封一个大红包……咦?”说着,他挠挠头:“……奇怪,是我记错了吗?我怎么好像没他的联系方式?”

“总之,你们平安出来就好。”

钟少再三确定了酒店不会再有问题之后,他恢复了那个干练早熟的青年实业家形象,果断安排起后续来:“之后的事儿还多得很,先把江大师的肩伤处理好再说吧。”

说完,他打电话联系了律师和司机,派车送他们往事先联系好的私家医院去了。

 

去往医院的路上,周泽楷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侧头呆呆地看着窗外,脑中还不断重复着十分钟前的情景。

——叶修拽着他跳出窗户,他立刻被强烈的失重感包围,身体飞速下坠,随后他感到叶修将他紧紧抱住,脸颊贴着他的脸,耳边除了撼动鼓膜的破风声,还有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温热的吐息和带着气音的低笑声:“小周,别怕……”

周泽楷在坠落的重力加速度中艰难地偏过头,正对上叶修笑得弯弯的眉眼。

不知为什么,周泽楷觉得,那从第一眼见到叶修时就莫名浮现的熟悉感,此时格外强烈,他甚至没法将目光从叶修脸上移开,在悬空坠落的短短瞬间,他的脑海中似乎闪过万千念头,但其实又什么都没琢磨明白……

反正到了最后,周泽楷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落地的了,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被叶修搂在怀里,两脚轻飘飘地踩在了水泥地上。

着地以后,叶修随即大大方方地放开了怀中的青年,退后几步,微笑着对周泽楷说道:“好了,这里的事儿了了,我也该走了,替我向小楼说一声。”

“前辈!”周泽楷下意识地叫出声来。

叶修潇洒地挥了挥手:“小周,后会有期。”说完拎起他那把奇怪的伞,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

……

……

周泽楷一手托着腮,额角靠在车窗玻璃上,嘴唇轻轻开阖了两下:“叶修……”

坐在前排的江波涛听到自家师弟居然说话了,吃惊地扭过头来:“小周你说什么?”

周泽楷回神,羞窘交加,连忙用力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半掩在鬓角下的耳朵悄悄地涨得通红。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

虽然江岛中心酒店的勘察事件闹出数条人命,外加还把房子烧掉了大半,但钟少还是在家族势力的帮助、以及警方对不可说的灵异事件的暧昧态度之下,花了一笔钱把事儿当成一场意外事故摆平了。

另一方面,江波涛被送到医院处理伤口,虽然血已止住,但那五道爪印几乎深可见骨,加之带着尸毒,熟糯米饭第一遍滚过伤口的时候,米粒全都变成了灰黑色,把师兄弟两人吓了一跳。

因为伤口太深太长的缘故,总共耗费了半锅糯米饭和两壶柚子水,才总算把上面带的尸毒拔除干净了,之后又是碘伏消毒又是缝针又是打破伤风针又是挂消炎药,等一切都折腾完毕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于是钟少干脆给他们安排了留医观察,在VIP病房里凑合一个晚上,也省去了次日换药来回折腾的麻烦。

周泽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身体累到极点以后,精神反而格外亢奋,他满脑子都是白天惊心动魄的经历,还有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神秘又奇怪的“叶修前辈”,琢磨得累了以后,又想起被他留在家里的猫咪叶秋——虽然出门前给它的食盘倒满了猫粮和饮水,但养猫经历只有不足二十四小时的周泽楷,实在没把握一只猫一天的食量到底是多少。

好不容易熬到天快亮了,满腹心事的青年才终于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周泽楷睡到八点多,起床等医生查了房,又陪着江波涛换好药,确定伤口已无余毒后,一心着急着想要回家看他的猫咪,然而刚刚打算走人,楼冠宁却到了,一脸感激的拉住师兄弟两人,表示一定要招待他们吃一顿大餐。

周泽楷本想回绝,但一听楼冠宁说等会儿要给他们一人封一个大红包,又默默地把脚步挪了回来。

俗话说一文钱逼死好汉,特别是像他这样初出茅庐没有靠谱的收入,平日里靠师兄接济,还要拖猫带宠的,实在没办法抵受住金钱的诱惑。

楼冠宁亲自把他们载到离医院不远的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吃的是精致到极点的日式料理。

楼少钱袋子丰满,点菜自然很是豪爽,大大小小装饰精致的餐盘摆了满桌,几个人放开肚皮吃得很是痛快,等到所有人都酒足饭饱之后,桌上的盘子大多还没清空。

周泽楷盯着桌上剩了一半象拔蚌和石蚌刺身,英挺的眉心拧出一个小小的褶皱,嘴唇微微张开又合上,一脸的欲言又止。

坐在他对面的江波涛向来了解师弟的性情,知道他是有话想说,又不知怎么开口,于是体贴地问道:“小周,怎么了?”

“……”周泽楷想了想,老实回答:“……家里,有只猫。”

江波涛有些意外:“你养猫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

这时楼冠宁听明白了。

他一个京城富二代,老家大宅里也养了不少身价名贵的名猫名犬,什么精贵的宠物饲料没有见识过,一点不觉得周泽楷想给自家宠物带点吃的念头有什么问题。

于是楼冠宁爽快地招呼侍应生过来,将刺身和一些调味清淡的鱼肉料理打包好,递给跟自己有过命交情的周大师:“来,给你家猫咪带回去。”

周泽楷接过用纸袋装好的两个餐盒,高高兴兴地道了谢。

 

午饭后楼冠宁要送江波涛回医院继续挂消炎药,周泽楷则揣着出师以来第一份像样的报酬,还有装得满满的两盒猫食,自己打计程车回了家。

周泽楷租住的小出租屋里,叶秋猫咪正蹲在主人的电脑前,用毛茸茸的爪子艰难地操作着鼠标。

屏幕显示的是GOOGLE的界面,搜索栏里的关键词是“猫卖萌”。

叶秋一爪子按下回车,满满的图片和视频链接弹了出来,它一目十行,飞快地点开它感兴趣的一条链接。

很快的,视频播放器里出现了一只银灰色毛发的布偶猫,肚皮朝上,用四只爪子扒拉着主人逗弄它的羽毛棒子,一边发出软绵绵的喵喵声,一边娇俏地打着滚。

叶秋猫咪看得很认真,二周目的时候,干脆往桌上一躺,四脚朝天,模仿着视频里布偶猫的动作表情,喵喵叫着滚来滚去。

待到它自觉掌握了这只猫的萌点,又一咕噜翻身坐起,正儿八经地继续翻开其他“猫片教程”,勤奋地学习起来。

如此过了大半小时,叶秋正对着屏幕里的一张照片,练习单爪托腮,一只爪子优雅地放在身前,两眼半眯,摆出一副冷艳又无辜的高贵表情。

忽然它耳朵一动,一跃而起,两只猫爪飞快地在电脑键盘和鼠标上一阵乱按,所有浏览窗口瞬间关闭,系统也随之关上,确认屏幕黑掉了以后,它又跳到桌下,一脚踩掉了主机电源,然后“嗖”一下蹿到门边,摆出刚刚学到的蹲坐姿势,挺胸抬头,睁大双眼盯着大门。

两秒之后,门锁咔哒一声开了,周泽楷提着一只纸袋进门,正对上叶秋眼巴巴看着自己的猫脸。

“叶秋!”周泽楷连忙蹲下身,一把将猫咪抱起,搂在怀里又搓又揉,表情开心得仿佛一个未成年的大男孩。

“喵喵~~~”叶秋猫咪拖长了嗓音,嗲嗲地在主人身上蹭了个够,又伸出舌头去舔对方脸上被玻璃碎划到的那道小伤口。

周泽楷被自家萌宠蹭得心满意足,单手抱着猫,另一只手从纸袋里掏出两盒食物:“饿了?”

叶秋闻到鱼香味,喵喵叫的更欢,上半身从周泽楷的怀里探出去,两爪扒着他拿饭盒的手腕,扭头四十五度角仰望着主人,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两个字:“想吃”。

于是周泽楷干脆拿了一双筷子,抱着叶秋猫咪,亲自夹了投喂饿了一天的爱宠,一人一猫相处得好不和谐。

叶秋一边嚼着嘴里肥美鲜甜的鱼片,一边在心中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勤学活用,我真是个天才!


---------------TBC---------------


第一个故事搞定了,下次更新开新副本~(*´∇`*)

评论(67)

热度(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