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二(3-4)[天师PARO]

(3)

魏琛的节目名叫《灵异守则》,是一档总共12集的周六午夜节目。

由于剧本里绝大部分都是夜景,拍摄自然安排在晚上。周泽楷跟着节目组跑了两天后,不得不硬是改掉了自己保持了十五年的生物钟。

这天导演要拍的是《港城园田村夜间迷途真相探秘》。

港城西北部有一处屋邨,名叫园田村,村中常住人口大约有一万人,规模不大不小,周边是未开发的荒林和延绵的海岸线,最近的轻轨站和巴士站离村口大约需要步行二十分钟,在港城地图上,属于相当偏僻的地方。

而园田村里有一个很有名的传言:据说晚上十一点后在村外活动,很容易就会走着走着迷了路,明明是走惯了的地方,却怎么样也绕不出固定的区域。受害者要么就这样眼巴巴等到天亮,要么次日惊醒,才发现自己睡在了荒郊野地里。

村里有个叫Kevin的中六男生,声称半年前的某日,他参加完同学的庆生会后回家,在从轻轨站走到村口的一段路上迷了路,不知不觉走进了荒林里,一直绕到凌晨三点,怎么也找不到正确的方向,最后实在累得受不了了,就地找了块相对平整的地方,打算坐到天亮。随后少年睡着了,等太阳照到脸上,Kevin从梦乡中醒来,才发现自己坐在了一座无主孤坟那断裂的墓碑上——他当即吓得屁滚尿流,慌慌张张地跑回了家,大病一场,差点连命都病没了。

Kevin的亲身经历很快在坊间广为流传,在八卦杂志的渲染下,园田村这儿迅速成为了港城十大灵异地点之一,“夜半鬼打墙”的名声很是响亮。

这么出名的地方,魏琛的节目自然不能放过。晚上十一点,制作组就驱车前往离园田村最近的轻轨站。

按照剧本,柳非、陈夜辉和周泽楷三人要亲身上阵挑战当年Kevin的回家路线,顺着事先做好的路标,假装迷路走到荒地里,先由柳、陈两人惊慌失措渲染气氛,随后由周泽楷作法破解,众人再沿着正确的方向回到主干道上,心有余悸地作一番总结,就算完成这个单元的任务了。

周泽楷坐在保姆车后座,耳中听着导演一遍遍交代要点,侧头看向窗外,眼神深邃,似是若有所思。

“周大师,怎么了?”化妆师沉玉是个性格温柔乖巧的姑娘,她正在给周泽楷整理袖扣,一抬眼看到面前这个英俊沉默的青年似乎在出神,忍不住开口问道。

周泽楷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时间过了晚上十二点,保姆车停在轻轨站旁边的停车场里,众人备好器材,随即开始了拍摄。

摄影师和场记走在最前面开路,边走边回身拍着镜头主体的柳非和陈夜辉,周泽楷于数步开外跟着,导演魏琛和另一个摄影师则随旁跟拍。

柳、陈二人打着手电,一人一句开始介绍着园田村的灵异事件传闻,在镜头的掩护下,沿着路边不起眼的荧光标记开始偏离主干道,往小岔路里钻。

他们走了十多分钟,周围稀稀落落的民居和商铺彻底消失,脚下坚实的水泥地也被松软漆黑的腐殖土所代替,四周树木密布,半人高的宽叶灌木差不多将半米宽的泥路掩住了一半。

场记看了一眼绑在一颗小树干上的小红布,向魏琛比了个手势,示意地方到了。

场景板一换,下一幕开始。

柳非左看右看,捏着嗓子开始惊呼:“哎呀这是哪里?我们怎么走着走着就到这地方来了?”

陈夜辉连忙配合,两人假作惊惶地大呼小叫着,原地转着圈,“现在怎么办?我们怎么出去?”

按照剧本,柳非几步跑到周泽楷跟前:“周大师,这是灵体作怪吗?附近有灵体吗?”

这些日子来,周泽楷已经接受了港城称呼阴魂为“灵体”的这等不中不洋的叫法,也懒得开口纠正,抬头四顾,然后点了点头。

柳非得到了“专业人士”肯定的答案,立刻露出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小声抽噎着表述自己对目前处境的担忧害怕之情,又和陈夜辉一唱一和地表示要按照原路返回出发地。

于是一行人又顺着路标往前走了几分钟,到达一处视野相对开阔、周边植被较少的荒地上。

陈夜辉对着摄影机比划着腕上特意调过时间的手表:“哪,现在深夜一点了,我们又走了半小时,已经完全认不出这是哪里了!”然后让了让身体,让镜头拍到自己斜后方的柳非:“Faya现在很怕,一直在哭,我们听听她有什么想法。”

镜头移动到刚刚滴了眼药水的柳非脸上,姑娘立刻抓紧机会眨了眨眼,让泪水顺着眼眶滑落,“我头好疼……觉得自己听到好多声音……不知为什么觉得很危险,不想再往前走了……”

陈夜辉立刻回身问周泽楷:“周大师,我们现在是不是离灵体很近了?”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眼神有些尴尬地往旁边飘了飘,看着慧眼中那远远飘荡着的灰白色光韵,“……算……吧……”

陈夜辉马上接话:“哪,刚才周大师说我们离灵体算近了!应该是受了它们的影响,Faya才会觉得头疼,灵感重的人,在这种环境里会很辛苦的!”

柳非看到镜头移过来,摄影师背后的魏导正对着她拼命打着手势,她连忙往前方一指:“那边……我好像感觉到了,它们好像好恼火好生气的样子……我不想再往前走了!”说完她掩面干嚎了起来,演技浮夸极了。

周泽楷已经不想直视镜头了,简直尴尬恐惧症都要犯了。

他慧眼中那白光已经越飘越远,根本就不屑搭理他们这群三更半夜扰人清净的闲人,而前方的柳非和陈夜辉还对着空无一“物”的树林演着“发现灵体”的戏码。

好不容易折腾够了,魏琛向周泽楷的方向比了个打枪的手势,示意他该出手了。

周泽楷巴不得能快点解脱,立刻掏出早就备好的黄符,快速地掐了几下指诀,夹在他指尖的纸符无需点火,骤然自燃了起来,青绿色的火苗一窜半尺高,腾腾升起一缕青烟。

林中山风不小,摄像机可以清晰地拍到树枝哗哗摇晃的幅度,但周泽楷点燃符咒后升出的青烟,却并不随着山风立刻消散,而是以肉眼可见的轨迹在众人头顶盘旋了两圈,才袅袅化去。

此情此景,配合上周泽楷俊俏的长相和沉静的表情,气氛显得格外肃穆,格调一下子上升了不知多少个台阶,让魏琛都错觉自己可以去申请个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了。

导演满意地竖起拇指,表示这条过了。

周泽楷作过法后,柳非立刻觉得头不疼了、腰不酸了,正确的方向也找到了,几人随着标记回程,很快走回到大路上,纷纷露出谢天谢地大难不死的兴奋表情。

魏琛又指挥摄影师抓拍了几个周泽楷的镜头:身穿浅灰色中山装的周天师,在一群不淡定的人中垂眼敛目,神色自若,全然不受周围的影响,画面美如画,气质超凡脱俗犹如天际真人。

 

结束了今天的拍摄,一行人回到保姆车上。

化妆师沉玉晚间几乎都不需要随行,所以和司机留在车里,这会儿正抱着周泽楷的猫,左手捏着叶秋的爪子,右手拿着手机,给粉红色的猫爪肉垫拍特写。

因为叶秋很乖,即使放在篮子里大半天也从来不乱跑的缘故,魏琛已经默许了周泽楷将猫带上车,跟着拍摄小组满港城到处跑了。

“喵呜~”见到主人回来了,叶秋软软地叫了一声,从沉玉大腿上爬起来,摇了摇脑袋,一头扑进周泽楷怀里。

“哎呀,周大师你家猫真的太可爱了,这么粘你。”沉玉笑着举起手机,对着抱着猫,低头笑得一脸温柔的周泽楷卡擦了一张照片,然后埋头噼噼啪啪按着手机,码起了推特。

因为摄影组人太少的缘故,工作相对清闲的沉玉,还被委派了负责节目前期宣传的工作,管理着官方推特,在账号上发布一些拍摄进度、灵异事件探讨,以及日常花絮照片之类。

不得不说,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还是非常巨大的。

比起选秀出道、相貌平平的女星柳非,和在娱乐圈混了近十载仍然只能算个谐星的陈夜辉,周泽楷的一组抱着猫的玩耍的照片发布在推上之后,立刻引来了大量的转发,玛瑙台也趁机发起“型男天师加盟《灵异守则》”的话题和专访,很快将这个长相俊美、笑容羞涩、出身神秘的道门美青年的人气炒热了起来,连带着周天师的爱宠猫咪叶秋也网红了一把,成为了网民心目中的知名萌猫。

眼看着周泽楷人气高涨,魏琛高兴得满脸都笑出了喜悦的褶子,特地叮嘱沉玉隔三差五发点儿照片,吊吊关注者胃口,顺便维持话题度和人气度。沉玉欣然答应,随后开始了化妆之外不时跟拍帅哥和萌猫的副业。

 

车开到沿海公路,坐在前排的柳非回过头来,笑着问道:“周大师,我们等会儿去码头吃宵夜,你要不要一起呀?”

周泽楷给叶秋顺着背,轻轻摇了摇头。

见对方拒绝了,柳非也不勉强,回了他一个笑容,又扭回身去继续和其他人说话。

旁边的沉玉笑道:“柳非姐人挺好的,难怪她运气又好机会又多。”

柳非前年参加了一个选秀节目,实力和长相都无甚突出的她,居然磕磕绊绊一路过关斩将杀进了决赛,最后还赢了个亚军。随后又机缘巧合签进了玛瑙台,拿下了一档深夜情感节目的主持人身份,去年又唱了一首大热宫斗剧的悲情插曲,知名度骤升,硬是从三线小明星混到二线新秀,算是台中力捧的新人了。

这等运气,不知让多少人感到眼红之余,又暗自羡慕不已。

沉玉曾经私下和柳非聊起她的好运气,那十九岁的年轻姑娘露出一个神秘兮兮的笑容,压低声音回答道:“天机不可泄露,我不告诉你。”

听沉玉说完这件小事,周泽楷皱起眉,向着柳非的方向瞥了一眼,最终什么也没说。


-------------TBC-------------


本章案例设定参考《香港警察怪谈》和《十四年猎诡人》,感谢!><




=====补发(4)=====




(4)

一周过去了,《灵异守则》在港城的拍摄结束了,准备前往马来西亚进行下一个部分。楼冠宁身为重要的投资人,又和导演关系特好,这日早早的来给摄影组送行,顺便接走周泽楷的爱猫叶秋。

要搬上车的行李、摄影器材和道具都挺多,光靠杂务一人忙不过来,怕耽误飞机时间,众人都主动帮忙,一时间忙得不可开交。只有柳非一个人缩在保姆车的后座上,弓着背,捂着肚子,脸色很是苍白。

“柳非姐,你还好吗?”沉玉提着行李和化妆箱上车,看到柳非的样子,关切地问道。

柳非抬起头,脸上冷汗涔涔,“还……还好,可能昨天吃坏肚子了,现在胃有点不舒服。”

沉玉担心地说道:“吃过药了吗?要不要去看医生?”

柳非摆了摆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不用,让我休息一下就行了……”话还没说完,她忽然捂住嘴,推开面前的沉玉,几步跳下车,蹲在路边吐了个天昏地暗。

沉玉也下了车,慌慌张张的跟在柳非身后,本想给她递张纸巾,但刚刚走近,就闻到一股怪异的腥味,那味道像死了有些时间的海产品,难闻极了。沉玉顿时也觉得一阵恶心,干呕两下,捂住嘴退后几步,实在不敢靠近。

“哎呀,Faya这是怎么了?”其他人也发现了柳非的异状,纷纷跑了过来,把她扶了起来,搀到车上,又是送水又是拿药,折腾得够呛。

周泽楷没有上车,只是皱着眉,远远看着路基上那摊腥臭的呕吐物,似是若有所思。

“喵~”

他听到脚边传来熟悉的猫叫声,低头一看,果然是叶秋。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从车上放着的篮子里跑了下来,正趴在他的鞋子上,用身体蹭他的裤脚。

周泽楷弯腰把叶秋抱起来,摸了摸它油光水滑的长毛,转身回到了保姆车上,把猫重新放进了篮子里,盖上盖子,扣好篮栓,这才重新下车,去拿自己的行李箱。

待到收拾得差不多了,楼冠宁也开着自己的奔驰到了,和众人打过一轮招呼,又同导演魏琛聊了一会儿,见时间差不多了,起身道了几句“一路顺风”、“一切顺利”之类的吉利话,随后准备告辞。

周泽楷拎起装着猫咪的沉甸甸的篮子,起身跟着楼冠宁下了车,“麻烦你了。”他依依不舍地看了眼篮子,然后将它递给了楼冠宁。

“放心,包在我身上,保证帮你照顾得好好的!”楼冠宁拍着胸口保证,高高兴兴地接过了周泽楷手里的篮子,随后一愣,心想这篮子怎么这么轻,他抬头看向猫的主人,刚准备开口说话……

“哎,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这时,一把懒洋洋的男声突兀地插入到他们的对话中,周泽楷和楼冠宁一同回头,正好看见一个他们都认识的男子,身穿黑色T恤和牛仔裤,站在他们数步之外,抬起手,向着两人的方向挥了挥——这人居然是叶修。

“叶大师!”楼冠宁惊讶地睁大眼睛,快跑几步上前,“你怎么……?”

“小楼啊,感谢你邀请我参加这个节目。”叶修笑着打断了楼冠宁的话,不由分说地握住楼冠宁的手,上下摇晃了几下:“没想到周末早上的车也这么堵,还好赶上。”

楼冠宁一愣,眼神呆滞了两秒,随后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一拍脑门:“啊,对,看我这记性!早就说好的事竟然给忘了,叶大师是国外取材部分的特邀嘉宾,今天是该进拍摄组了。”

说完,楼冠宁拉着叶修,向魏琛等人介绍去了。两人在导演和工作人员前面转了一圈,众人先是讶异,然后纷纷接受了摄影组忽然多了一个特约嘉宾的事实。

这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再不开车就赶不上飞机了,于是所有人都抓紧时间收拾好东西,准备启程前往机场。

楼冠宁跟大家道了再见,拎着篮子上了自己的车,扭车匙打火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咦,我干嘛要答应周大师替他暂时保管一只空篮子呢?”


车子飞驰在机场高速上。

柳非因为身体不适,这时正脸色苍白地躺在保姆车的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半蜷着身,闭目休息。因为她一个人占了四个座位的缘故,其他人只得往前面几排的位置挪,车子显得比平常来得拥挤。

叶修坐在周泽楷旁边,托着腮,一边和其他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拉扯着闲话,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身边长相俊美的青年。

周泽楷感受到对方的视线,就这么赤裸裸热辣辣地钉在他脸上,努力忽略了五分钟之后,实在被看得有些耳热,终于不得不扭过头,低声问道:“前辈……可有指教?”

叶修笑眯眯地看着周泽楷,两眼弯得像两道月牙,目光在他的脸上身上溜了一圈,伸手按住对方的肩膀,“小周你体魄不错,平时练功很刻苦吧。”说着,手从周泽楷的肩膀滑到大腿上,在青年结实的外侧肌群捏了捏。

周泽楷两腿的肌肉瞬间绷紧,脸颊涨得通红,像只受惊炸毛的小动物,睁大眼瞪着叶修。他觉得对方这举动似乎哪里不太对,但叶修的态度又像是个前辈高人评断后辈似的,坦然到让他挑不出错来。

叶修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周泽楷的尴尬一般,手掌施施然离开了青年的大腿,在裤袋里掏了几下,摸出块黑漆漆的石头,递到周泽楷面前,“哪,这个给你,算是你叫我一声前辈的见面礼。”

周泽楷看着眼前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掌纹浅淡精致的掌心托着一颗寸许长的椭圆形石头,那东西呈浓墨般的纯黑色,打磨得光洁圆润,表面隐隐透着些青绿色的金属光泽。他摇了摇头,不肯接。

“拿着吧,我跟你的掌门师伯有些交情,不必和我见外。”叶修微笑着,把石头塞到周泽楷手里,“这是太行山面阳处开出的定魂石,品质上佳,有固气养元和平定心神的效果。”

周泽楷推也不是,收也不是,眼神很是着急。但他天生不擅争辩,嘴唇嚅嗫两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只得拢起手指,握住叶修塞给他的定魂石,垂下头,低声道了句:“谢前辈。”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副驾驶座上的导演魏琛扭过头来,大声告诉众人,他们快到机场了,让他们做好下车的准备。

后座上躺着假寐的柳非听到这话,从座椅沙发上爬起来,脸色虽然还不太好看,但表情显得自在多了。

“柳非姐,你觉得怎么样了?”沉玉体贴地问道。

柳非苍白着脸回了她一个微笑:“好多了,肚子已经不疼了,但有点口渴,就想喝点水。”

沉玉立刻扭身递给她一瓶矿泉水。

“哎等等,”沉玉身边的陈夜辉截住她的手,“Faya刚刚肚子不舒服,不要喝冷水,我这儿还有装在保温杯里的热茶,等我给她倒点。”说着,从自己的行李里掏出一只保温杯,给柳非倒了一杯热红茶。

柳非接过陈夜辉倒给她的茶,仰头几口喝完,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谢谢,一杯热茶下肚,整个人都舒服多了。”说完她叹了一口气,回味似地抿了抿嘴唇:“陈哥你这茶什么牌子?有种鲜甜的香味,真好喝。”

陈夜辉笑着收回杯子:“普通滇红而已,没啥特别的,你喜欢的话,等会儿我将茶叶分你半包好了。”



-------------TBC--------------



屏掉的(4)已经补上!

评论(33)

热度(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