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仙客来 章三(9本章完)[天师PARO]

(9)

叶修弯下腰,放下一只陶泥捏的人俑,那小人只有成人巴掌大小,做工十分粗糙,勉强能分辨出头身和四肢,脸上黑乎乎的一团,看不出五官。

那小人一下地,就迈开长短不一的两条腿,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

叶修后退两步,千机伞的伞尖点地,手臂一挥,绕着身周划了一个圆,把自己圈在了里面。

不多时,他放出的小陶俑已经走出了十多米,却好像凭空撞到了什么一般,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向后仰倒在地。下一秒钟,无数黑雾从四面八方涌来,像许多粘糊糊的触手,缠住倒地的人俑,瞬间将那小泥人捏成了齑粉。

同一时间,叶修将千机伞往身前一钉,伞尖陷进铺着瓷砖的水泥地面中足有十公分,直直立在了原地。然后他掐起指诀,以自身为中心,周围一个用朱砂和鸡喉所绘的庞大开阳阵,瞬间发出了刺目到晃眼的红光,将那些黑色的雾气牢牢囚困在其中。

仿佛蛞蝓遇到了盐巴一般,丝丝缕缕的雾气在红光大盛之中飞快地萎缩、收敛,痛苦地盘缠、扭曲着,团缩成一个拳头大的黑球,挣扎了三、四秒后,又骤然炸开,如同垂死的疯狂困兽,分出无数缕黑丝,扭动着向四面八方蹿去。

黑雾撞击红光形成的无形屏障,两种截然相反的能量互相抵御形成的强大气流,将叶修略长的额发吹的凌乱不堪。插在地上的鸡喉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像烤箱里的爆米花一般,纷纷爆裂折断,弹飞出去数米,开阳阵眼看着就要支持不住了。

叶修抬起手指,在千机伞锋利的伞缘一划,割出一道深深的伤口,血珠顿时像小泉眼一般从伤口处涌出。叶修将血滴在脚边,原本黯淡的红光顿时大盛起来,重新将那些眼看着要冲出重围的黑丝严严实实地罩住。

鲜红的光晕与影影绰绰挣扎不休的黑雾纠缠抗衡了足有数分钟。终于在叶修割开了第三只手指的时候,红光完全吞噬了黑雾,一声巨大的仿佛爆炸般的巨响后,一同彻底弥散于无形。

叶修撑着伞的手臂晃了晃,喉头一甜,咳出一口鲜红的血。

“果然,还是有点托大了……”叶修抬手擦去唇角绯红的血丝,又捂着闷胀的胸口,深深地吸了两口气。

对他们这些修士来说,这种血就是俗称的“心头血”,是直通心脉、阳气最强的那股鲜血,浓稠、味甜而色红,十分珍贵,只有在伤了根本时,才会吐出——是施法时被术法冲击所伤,元神受损所致。这伤轻则需要休养百日,重则损修为、折阳寿,甚至心脉断绝暴毙当场。

叶修以手按胸,又静待了半响,直到胸口翻涌的血气稍加平息,才提起千机伞,走出开阳阵,向着方才娃娃被黑气捏碎的地方走去。

他早在与喻文州研究地图时已经注意到,这个游乐园的地形,虽然骤看像个勺子,但除去“勺柄”位置的乐园大道,剩余的部分,建筑物和大型装饰所分割出的区域,居然隐约可见是个八卦的造型。

叶修此时所在的地点是一座小型的4D剧院中心,正好位于这个八卦的西南坤宫位,是八门中最凶险的死门。

在此前的时间里,他已经调查过了这个巨大的八卦阵的数个方位,几乎能够确定,虽然只能算是个仿冒了八成的赝品,但这的确是个威力巨大的“登仙阵”。

 

虽然此阵名为“登仙”,却并非如它名字那般仙气飘渺淡泊无害,而实际上,这是一种非常伤天害理的阴损阵法。

它脱胎自茅山术法的五行甦遮阵,却是降术演变到巅峰的产物之一。

它将原本仅为将敌人困在其中,使其迷失方向的一种无伤害性的阵法改头换面,令它不仅能困住入阵者的肉体,还能禁锢住生人的魂魄,即使人死后,三魂七魄离体也无法离开阵法的范围。

“呵,陶轩啊陶轩,吃下我肉身给你那两百年的时间,算算也快到头了吧。”

叶修低声讪笑道,“所以为求保命,你才这么着急搞出这些事来……”

说着,他手上运起真阳,千机伞深深钉入地下五寸,只听咔擦一声,尖锐的伞尖触到脚下一个触感与凝固的水泥完全不一样的器物。有了前几次的破阵经验,他抽出千机伞,将一张雷火符卷成纸卷,塞进伞尖戳出来的洞里,退后十数步,催动符咒,干脆利落地给这块地儿来了一个小型爆破。

沙土石块随着雷火符的威力四溅飞去,留下一个直径半米大小的洞,洞中露出一个被炸得裂开的漆黑盒子,一股腐肉的恶臭扑鼻而来。

叶修皱着眉走过去,脚尖拨了拨盒子,盒盖“咔擦”一下错位滑落,露出了盒中盛放的东西。

那是一个蜷缩在盒子里的,差不多有小臂长的婴儿尸体。

也不知这具婴尸在里面埋了多久,但肯定经过了某种特殊的处理,虽然腐臭扑鼻,但却未真正烂到见骨,还勉强保持着大部分发白肿胀的皮肉,也未见绳蝇虫蚁啃噬,保存得尚算完好的婴尸表情痛苦,烂得浑浊的眼球外凸着,一根锈渍斑斑的长铁钎从婴儿大张的口腔里刺入,又从肛门里穿出,贯通了他的整个身体。

虽然这是第六回看到八个方位的“阵眼”里埋的人殉,但叶修还是忍不住低声咋舌。

他虽然活了很久,正确的说,应该说是在这世上存在的时间很长,但也不代表他已经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即使看到这样的场面也能无动于衷。

登仙阵的制作方法极为逆天道、伤人和。

它需要分别用生辰八字与方位对应的不满周岁的婴儿,用铁钎活活穿过身体,然后和各种材料一起封在柳木盒中,埋在八门方位的地下形成八个小阵,再互相呼应组成一个大阵。

这阵布好之后,阴怨之气在五行乾坤中不断回环往复,不仅干扰地磁,令人丧失空间和时间感,形成一种无限循环的“鬼打墙”的状态,而且被困在阵中的人若是死去,魂魄便会立刻被拉进这股怨气漩涡里,渐渐失去自我,变成维系这个阵法的怨力的一部分。

这登仙阵布置起来极为麻烦,既需要地利,又要耗费极大的人力,看这游乐园特意修建成八卦的造型,就能轻易猜出,这一切必定是早有预谋的。

在叶修知道的人中,不仅懂、而且有能力搞出这玩意的人,绝对在一只手的数内,而其中迫切需要收集这大股阴怨气息的人,他只能想出一个人——当年嘉世观的掌舵人,陶轩。

一个真正完整的登仙阵力量极为强大,被困在其中的人会被错乱的空间感和无限拉长的时间感逼疯,死时不得逃脱,怨念极深,魂魄的阴气自然也格外强烈而纯粹,不需要再经过炼化就能直接成为“素材”。

可是这登仙阵所需的材料,在现今的时代几乎不可能凑齐,而且困死一个人需要的时间也不短,效率明显不够高。所以布置了这个阵法的人,并没有完全按照原始的方法,而是精简了不少难找的施法材料,又加入了一些西方传入的巫毒手段,弄出了这个游乐园和这场不中不洋的“游戏”。

只是这阵法原理虽然难不倒叶修,但破起来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舍不得周泽楷去冒险,于是关于这个登仙阵的存在,除了喻文州之外,他连一个字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只能自己一个人去撬那八个阵眼。现在看来,他毕竟是有点儿高估了自己,这阵破起来比想象中的损耗要大得多,尤其是刚才那到死门,逼得他直接吐出了一口心头血。

“……毕竟不是原装货,用起来还真累啊……”叶修点了一把火,把婴尸连同盒子烧了个干净,摸了摸隐隐作疼的胸口,低头深吸了一口气,“接下来去……”

话音还未落,他忽然觉得颈间一凉,原本拴在脖子上的一块拇指甲大的黑色石头掉在脚边,“啪”一声裂成了两瓣。

“小周!”


*** *** ***


在刚才那一秒前,周泽楷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

五米高的机械人用与它那笨重的体型完全不匹配的速度,抡起手里的金属棍子,向着墙根的周泽楷砸去,就仿佛他的脑袋是一只熟透的西瓜。

青年咬紧牙关,用意志力克制着闪避的求生本能。

他的身后护着已经伤重昏迷的江波涛,若是躲开了,那么被百余斤的铁棍击中的就是他那毫无还手之力的师兄了。

就在棒子落下,他抬起手臂打算硬接的一瞬间,周泽楷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似是某种硬物裂开的声音,从他腰侧挎着的装满各种材料和符咒的小包里传来。

与这声脆响同一时间出现的,还有一股看不见的力场——周泽楷看到那脱了漆的铁棍凭空被什么东西挡住,又猛然往后一推,巨大的机器人擎着它的棒子踉跄了两步,左脚绊到了右脚,随即轰然倒地。

周泽楷先是一愣,又连忙翻身跃起,连扶带抱将江波涛拖得更远一些。

待他把师兄安置在一面矮墙背后的安全三角中,以免被落石瓦砾砸到的时候,那机械人已经从四脚朝天的状态挣扎着翻身站起,重新拾起了它方才落在地上的铁棍。

青年抬起手,抹了抹眼皮上黏着的汗水和血水,抬头看了看远处的钟楼。

离两个时辰的游戏时间还有不到十五分钟,钟楼的时针仍然停在“Ⅲ”的位置,游乐园里还剩下三个人。

事实上,周泽楷觉得自己耗到现在,已然是强弩之末。他身上的伤绝对不比江波涛的轻,唯一令他能够支撑到现在的,就只有他比常人要坚强许多的意志,以及没有像师兄那般,被铁棍抽飞出去之后,后脑直接撞到墙上的一丁点儿幸运而已。

只是比起不知疲惫的巨大机械人,他毕竟是血肉之躯,体力透支到了极限,左侧锁骨和肋骨骨折、左肩脱臼、小腿上大片的擦伤,周泽楷看着机械人挥舞着武器向他冲来,他有预感,也许自己和江波涛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周泽楷咬了咬牙,扶着断墙站了起来,做好以命相搏的心理准备,打算拼死再战一轮。

就在这时,一声锐似哨鸣的尖响,伴着一股寒风迎面袭来,一道白烟落在奔跑中的机械人脚下,骤然窜起两米高的参差冰棱。

机械人的一只脚冻在了冰棱中,它一个踉跄,摇摇晃晃收住脚步,先是低头看了看脚上挂着的大冰坨,又左顾右盼起来,似是对忽然出现的变故十分不解的样子。

周泽楷睁大眼睛,呆愣愣地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挡在他身前的身影,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小周,辛苦了。”

叶修没有回头,千机伞横在身前,右手从伞柄中缓缓抽出一把长剑,“剩下的,交给我吧。”

 

周泽楷定定地看着叶修的动作。

比起他和江波涛面对那个机械怪物时的狼狈,这个神秘得甚至可以用“诡异”来形容的“前辈”,显然游刃有余许多。

在短短的十数招之内,叶修已经卸掉了机械人的一条胳膊,又在铁棒落地的一瞬间高高跳起,稳稳落在了棒身上,顺着对手抬起手臂的动作,脚尖踩着铁棍形成的斜角,飞快地疾驰而下,几下起落,已经跳到了对手的肩头,剑尖卡进它的下颌豁口处,斜斜地插入颈部。

剑身一沉一转,只听“咯吱”一声,那机械人的头部关节就被扭断,在叶修拔出剑的下一秒,那做工粗糙而锈迹斑斑的金属头颅就挑飞了出去,咕噜噜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被卸去了头部的机械人晃悠了两下,四肢一僵,咣当倒下。

叶修从它的肩上轻轻一掠,落到地面,几步走到周泽楷面前。

“时间不多了,”他轻轻拍了拍青年的肩膀,又礼貌地后退半步,语气淡然又疏远,“小周,你带着小江先出去吧。”

周泽楷看到叶修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片眼熟的金属片,赫然就是他们一直在找的“门票”,立刻领会了对方的意思。他皱起眉,用力摇了摇头。

“你们俩,谁也没拿到这个玩意吗?”叶修睁大眼,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是……”周泽楷卡了壳。

他想说,不是这个问题,这个游乐园里面只剩下他们三个活人了,如果他们就这样先走了,叶修要如何是好?

“那就是拿到了?”叶修挑起眉,“在你身上?”

周泽楷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叶修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瞬间的表情变化,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他伸出手指,在千机伞叶片的锐角上划开一道血口,低头在票面上刷刷两下写上了周泽楷的名字。

“等等!”周泽楷焦急地挡住叶修硬要把票塞给他的手,“时间到了,你怎么办!?”

“周泽楷道友。”叶修唇角浮一丝淡然的笑容,低头吮了吮还在流血的手指,“我觉得你还不太了解我。”

说着他轻巧地格开周泽楷挡在身前的手,两指捏住血迹刚刚干透的门票,中指挑开他的衣襟,将金属片塞进了他怀里,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捏住对方的左肩,另一只手夹住他的手臂,将他脱臼的手扭到背后。

在周泽楷忍不住哼出声音的时候,肩膀已经一阵剧疼,他听到关节囊发出一声脆响,脱臼的肩关节就已经被叶修重新安了回去。

“好了,快走吧。”叶修指了指靠在墙角边,还未曾恢复意识的江波涛,“不然你师兄可就要留下来陪着咱们啰?”

顺着叶修的手指看到一旁的江波涛,周泽楷的表情更加纠结。的确,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师兄折在这里,可是要他带着江波涛一起先走,只留下叶修一个人,他又实在做不出来。

“我……“周泽楷的手不由自主地按着胸口,他觉得自己得心脏似乎又在隐隐抽疼,如同塞进一大团沁水的棉花。

他想说,把江波涛送出去,我留下来陪你。

在生死选择的时候,他才终于不得不承认,叶修在他心目中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值得尊敬的前辈。在知道了对方身份神秘,甚至不是人类之后,仍然将他摆到了甚至可以不惜性命,生死相随的位置上。

“快点儿,抓紧时间,别耽误我干活。”叶修大大咧咧地挥了挥手,轻轻推了周泽楷一把,“你们这两个拖油瓶不在了,我才方便用粗暴一点的方法脱身啊。”

周泽楷张了张嘴,话到了口边又说不出来。

“小周道友……”叶修伸出手,捏住周泽楷的下巴,轻佻地用指尖搔了搔青年的脸颊,“我有多厉害,你难道不记得了?”

说着,他凑过去,嘴唇在周泽楷的唇瓣上印了一下,留下一点温热而柔软的气息,“快走,你们还剩五分钟。”

周泽楷觉得自己尝到了血的味道,他想那一定是叶修刚刚吮过受伤的手指的缘故。

他沉默了许久,最后抬头看了叶修一眼,什么也没说,蹲下身,将昏迷的江波涛弄到自己背上,然后扭过头,忍着胸口和肩膀的疼痛,向着游乐园大门的方向快步跑去。

——如果是叶修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青年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


看着周泽楷背着江波涛很快跑远,直至消失在路边的转角处,叶修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呵,这场面看着还真眼熟啊。”他轻声说着,用手背擦去唇角溢出的又一口心头血,“两辈子做了一模一样的选择,果然是我家小周……”

说完,他从千机伞里抽出一把半寸长匕首,毫不犹豫地,反手刺进了自己胸口——反正这具身体损毁到这个程度,也不差这一点儿了,再彻底毁掉之前,就最后物尽其用一把,将这登仙阵破了吧!

“……就是不知道……大眼如果知道……我这么糟蹋他家的宝贝,还肯不肯再……”

炽热的、鲜红的血液顺着匕首往下滑,滴滴答答落在地上,很快形成一小块血泊,叶修艰难地提起千机伞,用伞尖蘸着新鲜的血液,在地上画起了巨大的符咒来……


*** *** ***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八个小时之后了。

天色早已大亮,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港城最有名的公立医院病房那雪白的天花板。

他的伤口已经处理妥当,左肩缠着三角巾,把他的手臂吊在胸前,折断的锁骨甚至装好了钢板。周泽楷挣扎着坐起身,按响了床头得呼叫铃。

很快漂亮的护士小姐帮他叫来了医生,在得知江波涛也没有什么大碍,现在正睡在他隔壁的病房这个消息之后,又通过医生联系到了警方的负责人。

很快,警方的负责人来了——出乎他的意料,除了一个据说负责善后工作的制服警员之外,另一个人竟然是先前和他连一句话都没有单独说过的喻文州。

“叶修……怎么样了?”周泽楷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喻文州的嘴角挑起一个笑容,眼睛弯弯地眯了起来,“他很好。”

周泽楷注意到,笑眯眯地回答他问题的喻文州,他的双眼里其实并没有半点笑意,“我能……见见他吗?”

“现在恐怕不能。”喻文州仍然保持着一个礼貌却又疏离的笑容,“他还有点儿别的事要处理,现在已经离开港城了。”

青年咬住自己的嘴唇,他觉得那儿似乎仍然残留着叶修留下的血的味道,不知为什么,对于喻文州的话,他一句话都不信。


这次夜探游乐园的行动,除了“据说”平安无事的叶修之外,只有楚云秀、周泽楷、江波涛和刘皓活着离开了那儿。

刘皓的伤势最轻,在医院简单处理了伤口之后,就很快离开了,据他本人所说,要将他的两个同门的遗物带回嘉世观去。

而江波涛因为伤到了头部,需要留院观察三天,楚云秀的伤势还要更重一点,怕是有十天半个月才能稳定,于是周泽楷自己一人先出了院,由警方派车将他送回自己租住的小公寓里。

一路上,周泽楷心不在焉地望着车窗外飞驰倒退的风景,表情淡漠,脑海中一直重复着叶修最后和他说过的话,还有那个带着血腥味的亲吻。

他觉得这个画面无比熟悉,好像曾经有什么刻骨铭心的痛楚,在他的灵魂里刻下了一个即使喝过孟婆汤、过了轮回台也无法抹去的烙印。

他的手里攥着一块断成两截的黑色石头,无意识地摩挲着。

那是叶修送给他的,据说从太行山面阳处开出的定魂石,尽管当时他并不情愿地勉强收下了,但仍然好好地收藏在总是随身携带的工具腰包里。然而,他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发现这块石头已经碎了,断面整齐,像是用锋利的快刀切开的一样。

周泽楷觉得,就是这块石头,替他挡住了那个机械人的铁棒的当头一击——这应该是叶修悄悄留在他身上的一道护身符。

“叶修……”

青年用力攥紧手中的黑色断石,嘴唇上下碰了一下,用低得无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轻轻叫出了叶修的名字。


难得今日港城的路况不错,在警车的通行属性加持之下,周泽楷很快被送到了家。

他身心皆疲,情绪低落,低垂着头,用钥匙打开了租处的房门。

屋里静悄悄的,窗户关得严实,一丝风也没有——他的猫,消失得无影无踪。 


 

---------------本章完---------------


 

(*´∇`*)准时!

刚刚BUG了,改了~><

评论(96)

热度(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