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如影随形 章四(3)[鬼怪灵异]

(3)

万幸的是,等叶修的头晕症状好转,他那失控的“灵觉”也随之停止了。

起码不用担心一个不小心摸到沙发就“看”到自己和那谁的啪啪啪。

而周泽楷除了看他的眼神比以往来得还要炙热之外,也没有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这让叶修觉得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样他在面对周泽楷的时候,还可以维持表面的淡定,假装他们仍然是一对普普通通的室友。

 

三天之后,叶修吃午饭的时候,周泽楷接了一个电话。

周泽楷并没有特意回避,而是直接坐在餐桌旁就接了起来。

叶修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断断续续听到电话那头的应该是个年纪和他们差不多的人,而且身份应该是周泽楷的同事。对方向周泽楷道歉,说他那边有点儿突发情况要处理,没法近期赶过来荣耀市这边云云。

周泽楷脸上表情没有多少改变,只用“嗯”和“唔”两种回答应付了通话全程。

挂断电话之后,周泽楷垂着眼,继续一口一口吃完了午餐。随后他抬起头,对叶修说道:“下午出门,你也一起。”

 

很快的,叶修就知道周泽楷把他带出门的原因了——因为周泽楷不乐意说话,所以他需要一部人形翻译机。

T大历史系的民俗学办公室里,一个三十出头的女讲师神色有些犹疑,“你们是要找郑教授吗?”她为难地皱起眉,“他已经有快一星期没来上班了。”

在女讲师的说明下,他们很快了解到,他们要找的这位郑教授,已经年逾花甲,是T大民俗学研究室的技术骨干。

他主要的研究方向是西南传统祭祀风俗,因为醉心学术,一直没有成家,平日独居在学院分派的单身职工宿舍里,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带着学生跑外研,一半的时间则以资料室为家。

只是这样一位老学究,却已经失踪近一周了。

他没有来学校上班,也没有回到他独居的小公寓里,手机无法打通,院方联系过所有能找到的他的亲戚和学生,也都纷纷说这些天没有和他联系过。

叶修听完之后女讲师的说明之后,侧头看了看周泽楷,见对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轻咳一声,然后问道:“会不会是他一个人到外地去了?”

“不知道。”

女教师摇摇头,“不过,郑老这人平常一直挺靠谱的,做事情很有交代,就算要出门采风,也会和院里做好报备,而且他年纪大了独自外出不方便,所以出远门一般都带上学生,这还是第一次一声不响就不见了人……而且……”

她顿了顿,又低声说道:“学校报了警,警方调查过郑老的身份证信息和信用卡,说是没有购票离开本市的痕迹,加上自己又不会开车,我有点担心……”

话到这里戛然而止,显然“担心”后面的猜测,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叶修又扭头看了坐在旁边的青年一眼。

“看看。”周泽楷淡然说道。

——他居然听懂了!

叶修对自己的理解能力感到了震惊。

他心头隐约有种感觉,就像他们已经相处了足够长的时间,以至于他可以从周泽楷那细微的表情变化和只字片语中,猜到对方想表达的意思。

“我们可以去看看郑老工作的地方吗?”

叶修微笑着看向女讲师,将周泽楷那简单的两个字扩充成一个主谓宾完备的句子。

女讲师一愣,毕竟民俗学研究室的资料室里放着许多珍贵的资料和古物,一般连本科生都不让进,更别说是外人了。

可她又偷偷瞄了周泽楷的俊脸一眼,想到方才他拿出一张奇怪的证件和介绍信时,系主任露出的讶异和震惊的表情,随后千叮万嘱吩咐她一定要好好配合调查的样子,又犹犹疑疑地点了头。

 

资料室里比他们想象中的热闹。

正是工作时间,里面有一个助教,带着三个研究生在整理资料,看到女讲师带着两个陌生人进来,都纷纷停下手里的动作,从故纸堆里抬起头来,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

“咳。”女讲师轻声咳嗽了一下,转向年轻的助教,“这两位是来调查郑老失踪的事儿的,你们要是方便,就配合一下。”

助教是个有些微胖的矮个子青年,鼻梁上架着副近视眼镜,镜片足有啤酒瓶底那般厚,显然度数很深,他推了推下滑的眼镜,朝女讲师点点头,爽快地回答:“好的,我知道了。”

于是叶修便拖着周泽楷,开始满资料室绕来绕去,一边看一边和屋子里的人搭话。

这是他记忆里头一回干这种“侦探查案”的活儿,但却不如想象中的困难。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平常就心思缜密,而且周泽楷会从旁提醒只言片语的缘故,一圈绕下来,他已经大概弄清楚了郑教授失踪的细节。

戴眼镜的男助教姓彭,刚好是郑教授带过的学生。根据他的说法,郑教授的责任心很重,不管平常多晚走,第二天都几乎是最早到研究室的人。

“所以,你们也不能确定,上周三郑老到底来没来研究室咯?”叶修确认道。

“嗯。”

彭助教点点头,“不过……应该是没来吧,不然学校就这么点儿大,郑老在这么儿工作了快四十年了,还能自己走丢不成?”

叶修侧头看向周泽楷,内心充满了疑问。

郑教授失踪的那天,职工宿舍那边有晨起锻炼的老师看到郑老一早便出门上班去了,但那之后,就再没有人见过他。

从职工宿舍到学校,步行也只需要短短的十五分钟,老教授一个几乎无亲无故,又清贫廉洁的人,难道还能遇到绑架吗?再说郑老步行的路段是学校附近的热闹路段,就算不幸遇到车祸,也不可能无人发现,所以,一个人怎么就能平白消失了呢?

“啊,对了!”

彭助教一拍脑袋,似乎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虽然我们也跟警察说过,不过他们说和郑老的失踪没啥关系,但是……”说着他抬了抬再次下滑的眼镜,又偷瞄了周泽楷也叶修一眼,“在郑老失踪前几天,我们这资料室曾近失窃过。”

“什么?”叶修睁大眼睛,脱口而出。

“不不不不是没有丢什么重要的东西!”见到叶修的反应这么大,彭助教连忙摆手,“虽然资料柜被翻得一团糟,但我们最后清点过,似乎只丢了几页不太重要的残页而已……”

“内容?”周泽楷却突然打断他。

叶修惊讶地看了周泽楷一眼,转头对彭助教翻译到:“他是说,那些残页的内容是什么?”

“这个……”彭助教苦恼的抓了抓头发,“我没有看过,资料的粗分类都是郑老自己做的。我只听说是那应该是一些云南少数民族的图腾学相关记载,但因为不在我们这次课题的重点范围里,所以没有优先研读,只是粗略翻过以后就放在一边了。”

周泽楷眉头微蹙,脸上难得出现一丝表情变化,“备份呢?”

叶修立刻领悟:“你们有没有那些残页的备份?”

彭助教摇头,“没有啊,因为还正式开始研读,而且还不算入库,连修复程度都还没做呢……所以……”

没办法,叶修只能退而求其次,“那么,我们能借阅郑老最近的研究资料吗?”

这次彭助教很爽快的点头,“可以,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整理好,你们若是想要,过两天在来一趟可以吗?”

周泽楷和叶修自然没有说“不”的道理。

 

现在的叶修是彻头彻尾的外行人,而周泽楷虽然受过系统的古代文字和文物鉴定教育,但这会儿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两人在资料室里溜达了两圈,和每个人都聊过一轮之后,便决定打道回府了。

临走前,叶修看到其中一位女研究生似乎正埋头在捣鼓着什么,便好奇地过去搭话。

“你在弄的这是什么?”他俯下身,仔细打量姑娘桌前的玩意儿。

听到叶修的提问,女研究生抬起头,似乎没有料到这年轻的帅哥的脸居然离她这么近,脸上不由得一红,说话也有些结巴:“这是、是一面铜镜……”她定了定神,继续解释道:“顶部这个虎头摔断了,我正在修补……”

“哦!”叶修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又仔细看向姑娘摆弄的那面铜镜,越看越觉得好生奇怪。

那面铜镜的镜身保存得十分完好,虽然他一个外行人,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年代的古物,但明显镜子上的锈蚀得并不厉害,光洁的镜面还能隐约能映出模糊的光影。

但那枚被女研究生小心翼翼捏在指尖的虎头,却布满绿锈,尤其是虎目部分,简直被锈渍完全覆盖,看不出半点万兽之王的威仪,如果不是姑娘告诉他,那虎头是从镜子上掉下来的,他根本不会将两件东西联想到一起。

叶修觉得有趣,正想再看个仔细,忽然听到周泽楷站在门边,远远地叫他:“走了。”

于是他只好遗憾地站直身体,笑着和姑娘告别,又和彭助教约好,两天以后过来拿郑教授的研究资料,便跟着周泽楷一起离开T大,回家去了。



---------TBC----------



这章是副本前的铺垫!><

评论(20)

热度(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