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如影随形 章五(17)

(17)

张佳乐和叶修盯着刘皓的脸,不知道他们还能说些什么。

“快啊,你们快去啊……”刘皓已经无法站住,缓缓滑倒,半坐半靠在石壁上,嘶哑着声音说道,“不要再拖了,快去……”

他面前的地板上有一个简易地图,是刘皓用手指沾着朱砂粉画出来的,显示的是从他们所在的洞窟到达母虫位置的路线。

张佳乐十分犹豫,他实在不觉得,光凭他自己,还要带着失忆的叶修这么个啥战斗力都没有的负累,就一鼓作气直冲BOSS点是什么明智的行为。

但根据刘皓的说法,所谓的母虫全靠驱使子虫控制怪物,本身并没有多少战斗力,而且现在正处于休眠期,只要一路上没有遇到其他被其控制的怪物,正是下手弄死的最好机会。

一则刘皓没理由欺骗他们,二则他们实在无法估计,还要多久才能等到救兵,如果真如刘皓所说的那样,叶修体内的虫卵随时都有可能孵化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等不及韩文清他们赶来,就要团灭在这里了。

“你确定,没有其他办法可以阻止孵化了?”

张佳乐不死心地再三确认道。

刘皓点点头,似乎连呼吸都有些艰难,眼皮半磕,连说话的力气都聚集不起来。

“好吧……”

张佳乐扭头看向叶修,斟酌片刻,长叹一声,“好吧,我们就去看一眼,如果能动手就动手收拾了母虫,情况不对我们就赶紧开溜。”说着他又回头看向刘皓:“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有没有问题?”

刘皓没回答,只是费力地点头,然后闭上眼睛,再也不动了。

于是计划就此敲定,张佳乐和叶修再次看向地图,确定自己闭着眼睛也不会记错几个转角之后,对留下的刘皓交代一声不要动,等他们回来,便从豁口钻出,照地图所示的顺着靠左一条甬道往前走。

 

刘皓半阖眼皮,用一线余光看张佳乐和叶修钻出洞口,很快消失在视野之中。

他又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一动也不动,如同一座无生命的石雕。

很快地,他外套衣摆掩盖下隆起的肚子骤然膨胀起来,衬衣扣子纷纷崩裂,翻卷的皮肤在骤然飙升的腹压中纷纷裂开,血液从龟裂的伤口处疯狂渗出,染红了他的衬衣和外套。

刘皓倒在地上,痛苦地扭动、惨叫,以仅存的力量抓挠自己鼓胀的肚皮。

很快的,他的肚子已经隆起如同怀胎十月,但与孕妇圆润的弧度不同,他血肉模糊的肚皮上隆起了许多大大小小的鼓丘,好像他肚子里塞的,是许多坚硬石块一般。

紧接着那些大小不一的鼓丘从顶部撕裂,钻出一只只如同指甲盖大小黑色甲虫,吱吱震动背上泛着紫金金属光泽的双翅,如同一条会移动的黑色毯子,成群结队爬满了刘皓的身体,然后又飞快移动着它们细小的十二条长足,纷纷爬进了黑暗之中,消失在石窟的层层裂缝里。

刘皓的肚子终于瘪了下来,好像一只千疮百孔的破轮胎,汩汩鲜血打着泡沫,混合着一些不明出处的碎肉,从伤口中涌出。

他四肢大开,瘫在地上,两眼圆睁,视线逐渐模糊,弥留之际,他听到自己干哑的声音发出呵呵的笑声:

“……我们谁也别想活……叶修……我死了……你也……别想……活……”

 

*** *** ***

 

在地下走了约莫十五分钟,终于找到了刘皓地图上那个最大的洞穴。

“这好高。”

叶修扒着岩洞的裂缝往下看,他们刚刚扔了一块荧石下去,而那幽蓝的光源,现在距离他们足有十五米,“跳下去的话会摔死吧?”

“叶修你这个战五渣!”

张佳乐直接对连跳个五层楼高度都搞不定的叶修展开了人身攻击,他就近找了条粗壮的藤蔓,扯了两把,确定它足够坚固,然后将一条绳子拴在上面,另一头抛下裂缝,让它垂到底,两手两脚缠上绳索,“我先下去,你跟上。”说完,他刺溜一滑,便一溜到底了。

胸口的闷胀感越来越鲜明,叶修甚至觉得,那感觉就如同有什么东西附着在他的心脏上面,随着每下心搏撞击他的肺腑。虽然他不记得前尘往事,更不记得刘皓其人,但胸腔每分钟都更加鲜明的异物感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至少刘皓说他身上种着虫卵这一点,并不是谎话。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学着张佳乐的样子攀住绳索,笨拙地跟了下去。

下头如同刘皓的形容,是个巨大而空旷的岩窟。

他们所在的空间足有足球场大小,形状接近于规则的椭圆形,因为照明不足的关系,更远一些的距离他们只能看到石壁模糊的边界,粗略扫视一圈,他们根本没有看到所谓“母虫”的踪影。

“来,我们走几步瞧瞧。”见叶修脚下似乎有些虚浮,张佳乐搀了他一把,“你还能坚持住吗?”

叶修点头表示自己还好,也不跟张佳乐客气,将身体的一部分重量压到对方肩膀上,两人开始接着零星的荧石光芒,沿着洞壁缓缓摸索前行。

他们绕着石窟走了大约五十米,几乎是同一时间的,他们都注意到了不远处第三个“人”的存在。

那是一个嵌在石壁里的人形影子。

“卧槽!”

张佳乐大叫一声,松开扶住叶修的手臂,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悬空在离地足有三米的高度,低垂着脑袋,上半身赤裸,两手反剪在背后,双肩、上臂和下身都被岩石所覆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他们一路走来见过无数块镶嵌在石壁里的荧石一般,给牢牢固定在了里头,若不是那人的胸廓还在轻微上下起伏,显示他还有呼吸,简直要让人误以为那是什么非主流的雕刻艺术。

“这是怎么回事?”

不同于那些被硬胶封住的人,这是张佳乐第一次看到这么匪夷所思的景象,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大活人,怎么就能陷入坚硬的石头里的。

“喂,你还好吗?还活着吗?”

张佳乐大声叫道,同时左右张望,思索着是不是要爬到上面去瞧瞧。

这时,叶修也走到了他旁边,同样惊讶地仰头看向嵌在半空中的男人。

听到张佳乐的声音,那人缓缓抬起头,又慢慢睁开眼,两眼被白翳覆盖,根本看不见瞳孔。

“陶轩!”张佳乐却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他大声喊出男人的名字,简直震惊得不知应当作何反应。

“啊……“

陶轩慢慢张开嘴,喉间滚过一声嘶哑而破碎的呻吟,“啊……啊啊……”

他没有被岩石包裹限制的上半身抽搐着,尽力往前倾,似乎想要挣脱岩石的束缚,靠近声源的所在。

而同时,他背后的岩壁也跟着一起动了,漆黑的石块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摩擦声,一寸一寸剥落崩塌。

张佳乐和叶修连连后退,他们终于知道,所谓的“母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玩意儿了——因为,包裹住陶轩的那大块的石壁正缓缓变形、移动,最后终于与它身后的真正岩石彻底分离,变成了一只足有十米高的,状似巨形美洲兵蚁,但有着十二对足和巨大前螯的虫形生物。

它扭动着脖子,四对复眼睁开,每一只眼睛都足有车前灯大小,此时正转到同一方向,目光炯炯盯着下方对它来说格外渺小的两个人类,四对眼睛的中央,是陶轩嵌在它额头正中的躯体,却因为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对方脸上的神情。


--------TBC--------


结果还没写到恢复记忆,这一章的长度完全超乎预估,强迫症简直忍不住想拆成两章_(:з」∠)_

好吧下一更一定能……ヽ(●゚´Д`゚●)ノ゚。

评论(22)

热度(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