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甘蓝

不要转载不要转载!!转载的直接拉黑!!!

【周叶】悬空之境 章一(1)

新坑_(:з」∠)_

世界观设定来自于蜂蜜柚子茶 @蜂蜜柚子茶,已获授权,这么熟了我就懒得截授权对话了啊哈哈哈~|・ω・`)

伪快穿,表里世界PARO,惊悚恐怖(?)向。

说好暂时不写长篇的我又自打脸了,好了以下正文……TUT


【周叶】悬空之境


一、古镇夜游

(1)

“呼……”

叶修摘下虚拟全息头盔,长长舒了一口气。

作为十年来横行网游界的金牌大神、荣耀公司的皇牌测试员,他几乎参与了“荣耀”系列的每一款游戏的运营前内部测试,最近他正在做的,是一款名叫《荣耀江湖》的全息网游的第三次分段试测。

和之前的每一个游戏不同,《荣耀江湖》这款游戏,从设计期开始,就像中了诅咒一样,诸事不顺,进度拖延至今,已经延期快半年了。

问题的最开始,是不断有程序员反应,分段程序经过整合之后,常常会发现一些莫名其妙的多余冗句掺杂在正常语言中,谁都不承认那是自己写的,而且无论任谁如何检查,都无法彻底将这些多余的句子抽离出来。

明明是看不出作用的语句,删除以后,段落一运行就会出些奇奇怪怪的BUG,反倒是视而不见不去动它们的话,运行便不会出半点儿问题。

这些被程序员们戏称为“灵异事件”的冗句,一直持续到游戏投入内部测试时,大家都依然对其毫无办法。

其后的问题就更加严重了。

原本《荣耀江湖》的宣传语“圆梦侠义世界”,是一款定位在金古梁式新派武侠背景的全息网游,以武功秘籍、江湖秘辛和门派对抗为噱头,是一款快意江湖、热血激情的游戏。

但开始游戏实测的时候,大部分测试员都反应,游戏氛围不知为什么特别压抑。

任谁进了游戏,十次里有八次遇到潇潇冷雨、浓雾漫天、大风黄沙之类的极端天气,都不会觉得心情愉快;而且连各个游戏NPC都一副“你欠我一百两纹银多年未还”的表情,发布任务全沉着一张脸,就更加令人不爽了。

除去坏天气、臭脸NPC之类这些完全不知道为何要如此设定的奇怪细节,许多游戏测试员还在私下里交流说,退出游戏以后,总觉得很累,明明只有正常三四个小时的测试时间,却跟通了个宵似的,而且晚上睡眠质量会变差,总是乱梦不断,虽然说不清到底梦了些什么玩意儿,却感觉睡了比没睡还累。

这个问题可就十分大条了。

虚拟全息游戏可是通过游戏头盔的微电极直接将信号输入大脑皮层神经元的,从研发伊始就特别强调安全性,若是发现哪个游戏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不良影响,可是要惊动消委,甚至造成公司股价大跌影响的严重问题。

上头对这反馈十分重视,组织了一大帮子专家调查来调查去,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没有发现会对大脑造成影响的技术性BUG。

若不是BUG的问题,那就只能是心理作用了。

毕竟全息游戏问世至今已经超过十年,“荣耀”系列游戏作为全息网游的翘楚,开发的游戏向来以技术过硬、制作精良、可玩性高著称,口碑极佳。

兼且“荣耀”系列游戏都配有完备的安全保护限制,自动监测人体各项生命体征和脑电波活跃度,一旦发现玩家超时游戏、疲劳值过高或者身体不适等情况,没有商量直接由系统控制,强行切断链接踢下线去,所以从来没有批量反馈哪一款游戏会令人失眠多梦、影响健康的。

可不管这令人做噩梦的锅是不是真要让游戏来背,但测试员们对游戏的反馈不佳却不是假的,连专业人士都觉得这样不行了,若是直接拿到玩家面前,还不得被骂个狗血淋头,影响“荣耀”系列口碑不说,这游戏也是要亏大本的。

《荣耀江湖》毕竟是公司下了血本的大项目,还是今年力推的新作,轻易不能放弃,于是只好一次次返工调整、一次次分组内测,前前后后已经折腾了快半年了,项目组负责人和公司高管为此都愁得不行,头发大把大把的掉,直接从地中海秃成了半瓢。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这次叶修在《荣耀江湖》里总共呆了三小时四十七分钟,以他习惯熬夜通宵的精力来说,这点儿游戏时间原本根本算不得什么,现在却觉得眉心似有针扎,隐隐作疼。

他右手两指捏了捏睛明穴,闭眼休息了一会儿,伸手拉出游戏仓里的语麦,按下录音键,开始汇报今天测试内容的试玩体验。

等这些事情都做完了之后,也不过只是下午四点。

原本叶修还在想是不是应该再做一段测试,但休息了半小时,仍然能感受到额际一阵一阵若有似无的刺疼,于是打消了继续工作的念头,到“荣耀”系列的其他游戏里玩了会儿,然后煮了个面填饱肚子,又回到游戏里,带着一帮小弟下了个百人副本。

很快就到了晚上十二点,叶修打穿百人本,和小弟们招呼一声,退出游戏,摘下头盔从游戏仓里爬出来,头疼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于是他把自己收拾清爽,心满意足准备上床睡觉。

 

*** *** ***

 

只是这一觉,叶修却睡得十分不踏实,他觉得自己像是在睡梦中忽然一脚踩空,从高处猛然坠落,他浑身一激灵,骤然睁开眼睛——映入眼中的却不是熟悉的自己房间的天花板,而是两堵青砖墙头框出的一片夜空,以及不断飘落在脸上的绵密雨丝。

“卧槽!”叶修整个人都吓精神了,连忙从地上爬起,茫然四顾。

他发现,自己在一个挺熟悉的地方——那是他白天刚刚去过的,《荣耀江湖》里的一处江南小镇,名叫明月镇,按照传统徽派建筑风格做的设计,整座小镇皆是白墙黑瓦、青砖翠竹、曲径通幽。

虽然叶修白天做测试的时候,明月镇也像现在这般下着雨,天色也有些阴郁,但小镇好歹仍是一副温柔水乡的缱绻风情,远不若夜里这般阴森。

此时万籁俱寂,只能听见密集的雨声,四周皆是漆黑一片,唯一的光源便是他身边放着一盏纸扎的白灯笼,油纸已被雨水淋了个半透,灯笼里半截蜡烛,豆大一点火光摇摇曳曳,眼看就要坚持不下了多久了。

叶修打了个冷颤。

天空飘下的雨丝很冷,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叶修低头看看自己,他身上穿着一套窄袖过膝的布袍,在过暗的照明里看不出颜色,但从样式上不难看出,那是《荣耀江湖》里的默认新手套,原本应该是淡青的颜色,他在地上躺过之后,已经浸透了雨水,变成了极深的颜色,并且布料全都紧紧贴在他身上,触感很不舒服。

——难道……是自己睡着了以后梦游了,迷迷糊糊坐进游戏仓里,又跑到《荣耀江湖》里去了?

可是也不对啊。

叶修迷惑地摇摇头,《荣耀江湖》里虽然有白昼和黑夜的变化,但为了不影响玩家正常操作,所谓的“夜晚”,设定也不过是太阳刚刚西沉时的天色,环境略暗而已,只意思意思就行,绝对不会整成这样伸手不见五指,不打灯笼就要左脚绊右脚的程度。

而且他也不记得,交给他的测试内容里,明月镇有哪一个副本是设定在深夜里的。

莫非是出BUG了?

叶修做出了最符合逻辑的推论,张口喊了声“界面”,试着用口令调出操作界面,从控制面板里强行下线,但他反复尝试了三五七次,仍然毫无反应,那平常应该一接收到语音口令便自动漂浮在视野里的透明面板,根本没有出现。

——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叶修从地上捡起那盏半湿的灯笼,整了整身上湿淋淋的衣袍,又将耷拉在额前的刘海捋到耳后,摸着墙慢慢地往前走。

他记得镇子不大,镇口有一个驿站,也就是俗称的传送阵,同时有储存点的功能,从那儿就可以安全下线。

 

*** *** ***

 

小镇里真的很暗,而且江明月镇里到处是曲曲折折的小弄堂,叶修苦闷地琢磨着,若是等这丁点儿烛火熄了以后,他到底还能不能走路了?

万幸的是,为了令玩家在游戏里充分感受时间流逝和昼夜变化的乐趣,《荣耀江湖》与现实时间的转换比率是白天六个小时和夜间三个小时,也就是说,他最多只需要等上三个小时,就会天亮了。

加上测试人员的人身安全保障措施规定,所有未正式投入营运的全息游戏,每次最多只能在线四小时,而且这个时限还会根据玩家的身体情况和情绪愉悦度适当缩减。

所以最糟糕的情况,假设叶修在蜡烛熄灭前摸不驿站,被迫困在镇子上,那么要不他就忍耐最多三个小时等到天色放亮,要么就等着被系统直接踹下线去。

叶修紧了紧自己湿透的布袍,在无法调出控制面板的情况下,他自然也无法调节身体感觉的拟真度,现在只觉得整个人又湿又冷,以他的经验,应该要不了多久,系统就该让他强制下线了。

 

这般盘算着,他踏着满地积水,绕过一处拐角。

忽然,他感到脑后传来一股劲风,直向他后心袭来。

作为纵横网游界多年、大神中的大神,且有“荣耀教科书”美名,虽然现实中的叶修是个四体不勤连个年货都提不动的技术宅,但游戏里的他,却是实打实的彪悍威武战力爆表。

就算穿的只是个新手布袍,也不妨碍他立刻一个前滚躲开这突如其来的一击,然后受身跃起,使出一个“荣耀”系列里通用的侧踢技能,照着袭击者的门面就是一脚。

灯笼落地,小蜡烛倒下,在点着半湿的油纸前,烛芯已经被积水浸没,腾起一小股青烟,火光噗嗤一声便熄灭了。

四周顿时陷入了几乎完全看不到东西的黑暗中。

就着烛火熄灭前的短短半秒钟,叶修匆匆瞥过身后那人的脸。

——那人似乎比他还要高一些,年纪约莫二十出头,面容精致,彷似冠玉,如雕如琢,一对眸子深邃幽黑,整张脸俊美到让人几乎无法移开目光的程度。只是那人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一双薄唇紧抿,眉头微蹙,看不出多少情绪。

靠,脸长得这么犯规,绝对是个NPC吧!

叶修这般吐槽着,却半分没有放松攻势。

他身上连个白板短剑都没有,只能和那人贴身肉搏,两人拳来脚去,飞快地过着招。

虽然使的都只是“荣耀”系列里最基本的通用操作,但叶修堂堂职业大神,这英俊青年NPC的设定怕也是高手中的高手,仅凭基础体术也战得胶着,加上周遭环境实在太暗,只能通过破风声和直觉拆招,一时间叶修也很难判断,他的胜算到底有几成。

战至酣处,叶修小臂上挨了一下,力道不算太重,只不巧正好扣在麻筋上,顿时半条胳膊失了知觉,但叶修却敏锐地判断出对方此时的姿势,左半边身体应当是空门大露,不及回防的。

于是他果断飞起一脚,右腿绞上对方后颈,身体一沉一扭,就要一个柔道式侧摔将人摁趴在地上。

然而对手的反应却也是极快的——叶修只觉得挂在青年颈间的大腿被一股巨大的手劲钳住,对方毫不客气地摁住他半边屁股,就着倒地的力量,另一只飞快地缠上他的后腰——于是两人以一个极为别扭的姿势,缠成一团,双双倒在了小巷中的青石板路上。

叶修单脚紧紧绞住青年的肩膀,另一只脚却被青年压制在身下,两人的体温透过湿透的新手布袍互相交融,若不是两人还在拼命想要制住对方的行动,犹自扑腾挣扎不休的话,这姿势简直就像在幕天席地里做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羞耻事儿一般。

“别动!”

青年终于说话了,他用身体的重量死死压着比他略为矮小一些的叶修,一条手臂箍着他的腰,手掌死死摁着叶修的屁股,指尖都不自觉地陷入了软肉里,另一只手艰难地腾出来,捂住叶修的嘴。

他的声音压得极低,语气却颇为严厉,“别叫!”

叶修猛然放松身体,停止了挣扎。

倒不是他被青年压服气了,而是他听到了复数的脚步声,踩在湿透的石板路上,哒哒、哒哒、哒哒渐行渐近的动静。

随着脚步声靠近的,还有一个摇摇曳曳的幽蓝色光源。

叶修撩起眼皮,随即睁圆了眼睛——透过密集的雨幕,他看见一行人从巷口前缓缓走过,排头的第一个“人”手里打着一盏白色的灯笼,烛火的颜色却是磷火一般的幽蓝色。

可比起这些,最令他悚然的是,队列最前方那个手里提着灯笼的“人”,虽然有着人的躯干和四肢,身上穿着一件男式的月白色长袍,但颈子的另一端却空空如也——他,没有头!


————TBC————


小周并不是NPC!

还有《如影随形》的预售开始啦,感兴趣的请戳:这里看详情


然后明天开始到宁波舟山和大亲友面基几天~(≧▽≦)/~

更新等我回来哒!

评论(55)

热度(769)